大陆历七八八年新年,特雷拉王国的国王宝座换了主人。

    老国王年纪大了,从去年八月初那场病开始,他的身体就每况愈下。等到十二月份,他甚至一度在贵族会议之中昏厥当时几个贵族正因为商业的事情在发难,他们表示特雷拉北部开拓区已经发展起来了,因为开拓而减免税收的特权也应该废除了。

    这些家伙的目标,显然是异人组织,但他们的理由却十分正常,简直无懈可击。

    自从塔拉汗家族开拓北境,一转眼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在这一百多年里面,塔拉汗家族不断将开拓区铺大,领地不断扩张,但领地内的人口和经济却并没有什么显著的提升。直到上一代塔拉汗伯爵的时候,“北境”在特雷拉人的心目中,还是贫穷落后偏僻荒凉的代名词。

    然而这种情况,在这一代塔拉汗伯爵的手上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当代塔拉汗伯爵即位之后,很快就废除了开拓令很多人都猜测是被当时还没被招安的“北境魔王”用刀架着脖子而颁布的命令。然后,不知道是破罐子破摔呢?还是真的有所想法?他跟异人组织展开了全面合作,并且任命异人“魔法阵和炼金大师”埃里克担任伯爵领的首席大臣,差不多算是把整个领地的民政大权拱手让了出去。

    在塔拉汗伯爵或者说异人组织的领导下,塔拉汗伯爵领发展很快。虽然限于矿产不够丰富,他们依然停留在以农业为主业的时代,但他们大大增加了土地的产出,不仅彻底摆脱了饥荒,甚至还有了好几种产品塔拉汗青草糖、塔拉汗酒,都是很有名气的商品。

    而更令人侧目的,是曾经的塔拉汗北境,现在的德古拉伯爵领。也不知道德古拉伯爵究竟用了什么魔法,在短短的不到十年里面,那片之前还是文明社会边缘的蛮荒之地,居然成了肥沃的粮仓。他们甚至还能大量出产被称之为“德古拉之火”的木薯烈酒,这种能够用火点燃的烈酒,喝进肚子里面似乎在熊熊燃烧一样,迅速征服了许多追求刺激的老酒鬼,因此竟然形成了一条颇有名气的商路。

    发展到这个程度的北境地区,的确已经不能算是偏僻落后了。那些贵族们提出应该取消塔拉汗、德古拉两个伯爵领的开拓特权,对两地商队恢复正常的商税,也是理所当然。

    但是……理所当然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啊!

    向异人组织的商队征税?滚啊!这什么智障主意!

    然而那些贵族却一口咬定,说是要在商言商,一切按照规矩来。他们甚至提出“国王在出卖贵族们的利益,以讨好异人组织”的论调。

    虽然这是大实话,但他们难道不知道“实话最伤人”吗!

    本来身体就不好的老国王又气又急,当场昏厥。醒来之后,他就开始安排继位仪式的事情了。

    “我是真不行了,这么多年下来,我的这点手段也早就被那些老东西们看穿了。要是身体还好,我还能跟他们慢慢磨蹭,可现在……我真的是没这份精力了!”在一家人私下商谈的时候,他无奈地说,“那些老东西们,看穿了异人组织倾向于讲道理,就想要用这种方法对付他们……他们自己找死也就罢了,别连累我们啊!”

    “父王你放心吧,我登基之后,会尽快把他们收拾掉的!”锡安王子严肃甚至于有些冷酷地说,“国家像人一样,有了脓包,总是要挑开甚至割掉的!”

    “会死很多人啊……”菲斯娜公主叹道。

    “总是要死人的。”锡安王子丝毫不为所动,“在事情闹大之前,就重重地一拳头,把那些贵族们不该有的念头砸烂,已经是死人最少的办法了。”

    “你可不能冲动!”国王提醒他,“一定要找个合适的理由才行!”

    “当然,我可不是理查德·色雷斯那种脑子里面没有脑浆只有肌肉的蠢货。杀人不是问题,为什么杀人?怎么杀人?才是最重要的问题。”锡安王子信心十足地说,“而且,我这次手段就是稍稍粗糙一点,问题也不大新王上台,总是要先立威的,他们算是撞在我刀刃上了。”

    “那些人只是被他们背后的家伙推出来试探的棋子而已。”菲斯娜公主叹道,“就算杀了他们,其实也没什么用处吧。”

    “杀了他们未必有用,但不杀他们肯定会出事!”锡安王子自然明白姐姐的意思,但他却绝对不赞成姐姐的态度,“异人们有个说法,我觉得很有道理伸手剁手,多剁个几回,就算他们想要再伸手,也要有傻子肯为他们出这个头才行!”

    他眼中杀气腾腾,嘴角微微翘起,令人不寒而栗。

    菲斯娜公主皱了皱眉,刚要再劝,国王先开口了:“仅仅只是杀人,并不是最好的办法。你负责杀,让菲斯娜出面求情救下一些来,这样我们才算是把‘道理’和‘感情’都占住,让人无懈可击。”

    锡安王子微微一愣,看向父亲的眼神也稍稍多了几分惊讶。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个无能的庸人,遇到贵族挑衅,也只会用拖延或者交换的方法解决,缺乏猛烈干脆的手段。却想不到父亲竟然能够对自己的计划作出修补按照父亲的方法去做,肯定比按照他自己的方法做,效果来得更好。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

    “您说得对!”他说,“就这么办吧。”

    想了想,他又对如释重负的姐姐说:“我可有言在先,不是每个你求情的人,我都一定会放过的。那样的话,只会让贵族们产生不必要的想法……”

    “我明白,国王必须让人无法揣摩他的思想,必须掌握完全的权威。不能有任何人可以让他言听计从,即便是他最信任或者最重视的人,也只能部分说服他……放心吧,我不会妨碍你的权威,相反,我很高兴你事先提醒我这一点。”

    在午后的闲暇时间里面,特雷拉王室一家,轻描淡写地决定了若干贵族将要遭遇的悲惨命运。

    坐在宝座上,国王锡安·特雷拉陛下看着在大殿里面欢呼的群臣,忍不住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现在的欢呼什么的,完全不可信!等到过一段时间,在刀光和鲜血之中欢呼的,才是真正值得重用的人!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