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逃亡之路很顺利,没有魔兽追击,被惊醒的逃亡者们也稍稍恢复了镇定。

    他们日夜兼程,很快就离开了森林,抵达了灰土丘寨,正好遇到准备出发接应他们的辎重部队。

    这个时候,两千精锐已经折损了超过三成。

    他们详细介绍了自己的遭遇,灰土丘寨的领主欧文·欧斯子爵闻言大惊,急忙派老练的探子进入森林,去探查之前那片营地的情况。

    几天之后,探子回报,营地已经烧成了一片废墟,废墟之中到处都是人和魔物的尸体。在一颗靠近军营物资库的地方,一具巨大的残骸扭曲着,倚着树干,它的胸口有一处贯穿的伤痕,应该是被用枪矛之类武器刺穿了身体,钉在了树干上。

    而在它旁边不远处,有人找到了辛格尔德将军铠甲的残片,还有他的佩剑一把已经被烧得失去了光泽的魔法剑。

    这场惊人的大败,很快就随着魔法通讯传到了特雷拉王都,听到消息的特雷拉各路大佬们顿时坐不住了,一个个急忙打听自己孩子的情况。幸运的是,绝大多数贵族子弟都得以逃生,丧命的寥寥无几。

    那些孩子丧命的贵族们自然悲痛欲绝,而孩子得以生还的,了解那一夜的详细情况之后,都对辛格尔德大为感激。

    就算他们不懂军事,亲信之中也有通晓军务的人。稍稍分析了一下,就明白如果不是辛格尔德孤军奋战,拖住了那些魔兽,甚至最终击杀了魔兽的首领,那么逃亡者们将会被魔兽一路追杀,到时候别说折损三成,两千人能够回来三成,都可以算是幸运之神保佑了!

    一时间,哈雷特公爵家几乎被登门道谢的贵族们踩烂了门槛,公爵小姐和一对儿女还没来得及悲痛欲绝,就被接连而来的道谢者闹得没办法再悲痛得起来。

    而借助传送法术回到家中的安德烈·哈雷特,则在跟父亲一番详谈之后,被公爵大人骂得狗血喷头。

    “辛格尔德一直都说他有不祥的预感,你们一个个都当他是在胡说……谁给了你们这样的信心?你们加起来都没他打的仗多!”

    “父亲,我错了!”

    “你当然错了!这次要不是辛格尔德舍命救你,你多半就死在逃亡路上了!你以为他是为了挽救大军吗?屁!”老公爵气得连礼仪都不顾了,“他根本就是为了救你,才不得不冲出去的!可恶!你这家伙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安德烈垂头丧气,一脸沮丧。

    他知道父亲说得对,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妹夫根本没必要去送死。

    以辛格尔德的实力,带队逃跑的话,至少他自己肯定是死不掉的。

    “但是……辛格尔德他……真的是……”公爵看着儿子那垂头丧气的样子,也不愿再骂,转而说起了关于女婿的事,“我真的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做!”

    他苦笑了一声,说:“如果是我的话,或许会趁着这个机会……”

    他猛地打了个寒战,摇摇头:“所以我不是他,也没办法做到他那么了不起的事情!”

    头发已经几乎全白了的老公爵拍拍儿子的肩膀:“别沮丧了!如果你觉得对不起他,那就要振作起来,好好负担你的责任,照顾好你妹妹和他们的孩子哈雷特家族终究是要交到你手上的。日后,也许你还会遇到别人为你牺牲的情况,到时候你一定不能再这样沮丧,要向前看,明白吗!”

    安德烈连连点头:“我以辛格尔德的名义发誓!”

    “嗯,这样就好。”老公爵深深地叹了口气,“你年纪也不小了,过几天,我就把公爵之位传给你好了也免得有人看到机会,蠢蠢欲动。”

    安德烈豁然一惊,老公爵却已经不再说什么,挥挥手让他离开。

    “好了,现在让我静一静吧。”

    而王都的酒馆里面,关于辛格尔德·哈雷特的故事也很快传开。

    这位当初在大沼泽的战斗中崛起、成名的将领,最终也葬身于大沼泽之中,由此而始,至此而终,命运仿佛画了一个圆,充满了令人惊叹和遐想的奇妙。

    他一生的经历,他最后那一战的辉煌和传奇,被吟游诗人编成了歌曲,到处传唱。

    经常有年轻的骑士听了他的故事之后热血澎湃,感叹:“勇士就要像辛格尔德那样,以辉煌的战斗画下句号!”

    也经常有沉稳的人感叹:“选择队友、拟定计划,实在是不能不谨慎的事情!就算是辛格尔德那样智勇双全、经验丰富的名将,遇到了不靠谱的队友,执行不靠谱的计划,最终也只能落得黯然收场!”

    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理解他的故事,发出各自不同的感叹。

    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已经和一对风尘仆仆回到卡里普拉村的夫妇没有关系了。

    “流浪的辛格回来了!”这个消息一转眼就传遍了卡里普拉村。那些村子里面当初跟他们有交情的人家纷纷来拜访,尤其是当初向辛格学过枪法的史特路这位曾经的民兵队长,现在已经实力不凡,虽然他依旧还是民兵队长,但看他沉稳的气度和矫健的身姿,辛格一眼就判断出来,他的实力绝不亚于很多小有名气的骑士。

    辛格和蒂亚在他们的旧居居住了几天说是“旧居”其实并不合适,因为整个卡里普拉村已经全面翻修过,整齐而明亮的屋子,分明是大都市的风格。住在这里,让曾经繁华的辛格有时候忍不住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离开王都一样。

    几天之后,同样风尘仆仆的赛里赶回了家乡。

    他是陪着埃尔文大哥等人出门经商的,卷宗学者也要赚钱养家嘛。

    看到他精神抖擞、信心十足的模样,辛格开心地笑了。

    “我曾经担心你会过得不好,担心你们母子会遇到很多的辛苦和麻烦……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一点也不多余,父亲。”赛里微笑着说,“但是,都已经过去了。”

    辛格用拳头轻轻敲了敲他的胸口,感觉到儿子和文质彬彬外表截然不同的强壮,满意地笑了。

    “是啊!一切都过去了!”

    曾经的繁华,曾经的迷网,曾经的痛苦和不舍……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