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已经是初秋,天气却还是有点热。但这对于大贵族的年轻人们是不算问题的,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能够抵御炎热和寒冷的魔法道具,无论是炎夏还是寒冬,都丝毫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

    此刻,他们正在一边行军,一边闲聊。

    “安德烈,你觉得我们这次作战能够顺利吗?”大军主帅辛格尔德忧心忡忡地对自己的大舅子,未来将要成为哈雷特公爵的安德烈·哈雷特说,“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是主帅,谨慎一点是应该的。”安德烈则完全不把妹夫的担心放在心上,笑呵呵地说,“但我可不是,所以我不会像你那样紧张兮兮。我觉得,这次的战斗应该会很轻松才对。”

    “是啊,对手只是一群弱小的蛮子和有鳞类动物罢了。”旁边一个年轻的贵族子弟说,“打它们,其实跟狩猎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吗?”

    “没错!”另一个贵族子弟信心十足地说,“我带来的这批骑兵都是跟它们打过仗的,跟那些家伙打仗很容易,只要一个冲锋打垮它们,然后堵住它们的村子入口,接下来无非是一窝一窝地把它们抓出来,挨个儿弄死就好……有兴趣的话,可以试着多玩一些花样,比方说有鳞类里面有些尾巴掉了之后还能再长出来,他们就试过把这些家伙的爪子也剁掉,看看能不能长出来……”

    “那样也行?”安德烈饶有兴趣地问,“后来长出来了吗?”

    “大概有五分之一的有鳞类,真的能够把爪子也长出来,简直是奇妙!”

    “后来呢?那些家伙怎么处理的?”

    那个贵族子弟愣了一下,骑马跑到旁边,很快带着一个年纪比较大的骑兵回来了。

    “您问当初那些能长出爪子的有鳞类生物?当然是卖给魔法师做研究材料了。”那个骑兵说,“价格还不错,比剥下皮来晒干了卖蜥蜴皮,要合算多了。”

    “魔法师们买那种东西有什么用?”安德烈好奇地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魔法师们的想法,总是奇奇怪怪的。”

    让这个骑兵退下之后,贵族子弟们就“魔法师买了有鳞类生物可以做什么”的问题展开了讨论,他们提出了各种可能,最后是安德烈提出的“拿去给牲畜配种,试着培养魔法生物”和另外一位叫哈勃的年轻人提出的“抽取体液炼制治疗药剂”两个说法占了上风,支持它们的人大概一半对一半。

    顺便说一句,哈勃出身王族,他的父亲是国王陛下的第三个弟弟。理论上说,他也有王位继承权,尽管大概要排到第十顺位左右。

    或许,这也是他的意见能够和未来的哈雷特公爵相提并论的原因之一吧。

    辛格尔德看着他们这样兴致勃勃地讨论,脸上却没有笑意,只是满面担忧。

    他的担忧被理解为对这场战争的忧虑,不止一个贵族子弟安慰他“不用担心”、“没什么好怕的”、“稳赢的战斗”之类。

    但谁也不知道,辛格尔德担心的,其实根本就不是这场战争,而是自己的家人。

    按照计划,这场战争之后,他就要告别王都的家人,回到卡里普拉村去了。他对于王都的富贵生活并没有什么留恋,但是对于王都的妻儿,却还是有些舍不得。

    当初他跟公爵小姐的婚事,并没有很多的感情因素。可这么多年下来,终究还是有感情的。更不要说他们还有孩子辛格尔德夫妻没有多少孩子,一共才一子一女,儿子克里特刚刚成年,尚未婚配;女儿克丽丝则已经十四岁,今年年初刚刚订婚。辛格尔德和妻子的感情不能说很好,但他和自己儿女的感情是真的不错。

    可是……就算感情不错,他也必须要离开了。

    他亏欠蒂亚母子太多,必须要回去。

    至于这边……克丽丝的婚事看起来还不错,未来的女婿是个稳重的人,专心研究文化,甚至没有参加这次的作战。这样的女婿不能大富大贵,却很让人放心。克丽丝跟着他,至少不用担心他莫名其妙死在战场上。

    妻子和儿子那边就没办法了,总是要对不起一下的。不过算算年纪,他也已经四十出头,这个年纪的将领战死沙场,不算是什么稀罕事情。趁着这个机会给妻儿捞一份政治遗产,倒也不能说是不合算。

    何况,有大舅子在,他不用怎么担心。

    当确定大舅子安德烈也会参加这次作战的时候,穿越者们就及时调整了剧本。按照新版的剧本,到时候安德烈会遇到危险,而辛格尔德会扮演“舍命相救”的角色。有这份感情,日后安德烈·哈雷特肯定会对妹妹以及外甥多加照顾。有了他的照顾,克里特·哈雷特的未来必定前程似锦。

    虽然这小伙子未必会喜欢享受父亲用生命为他换回来的这份前程,但辛格尔德能够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想到不久之后就见不到他们,辛格尔德心中沉甸甸的,纵然身边的贵族弟子们谈得很开心,不时哈哈大笑,他也没办法提起半点兴趣,挤出半个笑容。

    过了几天,“辛格尔德将军心情不大好”的消息,就在侵攻军之中传开了。大家都知道辛格尔德将军有不祥的预感,心情十分的忧郁。

    但是,没有哪怕一个人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祥的预感?全军上下这么多人,为什么只有他有这个“不祥的预感”?

    要说他作战经验丰富,这次军队里面不少老兵同样是参加了多次对大沼泽作战的,刀下不知道砍过多少沼泽那边蛮族和鳞甲类的脑袋,就连跟雇佣兵、冒险者们的战斗,也参加了不止一次。他们都没有这个不祥的预感,唯独辛格尔德将军有?

    莫非辛格尔德将军还是个预言家不成?

    贵族子弟们也是如此,他们可没有自讨没趣的习惯,既然辛格尔德不跟他们一起说笑开心,他们就自己去找乐子。

    于是,辛格尔德在这支军队里面的身份,就渐渐地有些尴尬。大家都在有意无意地排斥他,除了军令之外,没有谁愿意听他的命令,更没有人愿意跟他多废话。

    这让混在军队里面的熊猫和普雷特很满意没人靠近辛格尔德,正好方便他们做手脚。

    原本爱丽丝等人还设计了好几套备用方案,却没料想什么方案都没用,直接就达成了目标。

    看着那些兴致勃勃胜算十足,俨然完全不把敌人放在心上的骑兵们,熊猫不禁摇头叹气。

    或许,这就是所谓“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吧……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