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雷拉王国,泉水镇。

    作为哈雷特公爵直属领地,泉水镇距离王都并不远。虽然因为地势格局的缘故,不适合驻扎军队也没人会在距离王都这么近的地方驻扎军队,毕竟那太刺激国王陛下以及忠于他的人们了,但是泉水镇却有另外的用途。

    它是一个以饮宴而著称的小镇。

    这个小镇旁边,有著名的“泉水庄园”,那座庄园相当于小镇三分之二的面积,其中分布着一个个花园、小广场,以及宴会厅。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有适合举行宴会的场所;无论一年四季,都有风景宜人,让人流连忘返的好去处。

    因为这种原因,泉水庄园里面几乎每天都在举行宴会。有时候是哈雷特公爵自己搞,有时候是别人借来搞。哈雷特公爵对此也乐见其成,甚至有“泉水庄园是我的,也是大家的,是所有热爱欢庆的人们的”这样的话。

    今天,泉水庄园里面自然又在举行宴会。

    宴会的主持人是哈雷特公爵,主题则是庆祝一个不热的夏日是的,因为今天下了一场大雨,风也不小,所以天气比正常的夏天要凉爽许多。

    这样的理由足够举行宴会吗?对哈雷特公爵来说,已经足够了。

    王都新贵,普雷特·雅玛子爵百无聊赖地坐在宴会大厅外面的阳台上,一边俯视着庄园里面正在忙碌的大批仆人们,一边慢慢地喝酒。

    作为赫赫有名的“水晶宫博物馆”的主人,这位子爵拥有令人咋舌的财富。在他的博物馆里面,陈列着许多让公爵大人都为之眼红的宝物。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能够从博物馆里面偷走哪怕一根钉子、一块石头。

    子爵本人也是著名的铠甲大师,他善于打造坚固的全身甲,在他的手下,沉重的锤子宛若变成了绣花针一般,能够将钢铁打造成各种不同的形状,拼接、组合、雕刻……最后的成品,就是一件件与其说是武器装备,不如说是艺术品的铠甲。

    这些年来,王都的大贵族们如果拿不出一两套雅玛工坊出品的铠甲作为摆设,就会被人瞧不起这说明他要么没钱,要么没审美的眼光,总而言之,是个很差劲的货色。

    而且,雅玛子爵还是菲斯娜长公主殿下最信任的大臣之一。每次公主殿下有什么事情要做,都会邀请他一起商量该怎么办。而商量的结果,三次里面就有至少一次,是把事情交给雅玛子爵去做。

    雅玛子爵也从来没让长公主殿下失望过,他总是能够把事情做得很好,无论是需要财力还是人力,又或者是武力,他总是能够办到,从来没有失手过。

    所以子爵自然就成了各种宴会都要邀请的红人,无论是他作为大富豪的身份,还是作为工匠大师的身份,又或者作为艺术家的身份,再或者作为能臣的身份……总而言之,他是一个被人们欢迎的人物。

    然而被人们欢迎的雅玛子爵,其实一点也不喜欢宴会。

    至少,他一点也不喜欢这种贵族风格的宴会。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普雷特·雅玛坐在阳台上,一边看着宴会大厅里面觥筹交错的欢乐景象,一边看着庄园里面仆人们辛苦劳碌的景象,忍不住暗暗摇头,“这景色看多了,就能够理解洛克那家伙的心情贵族这东西,真心是社会反动力量的代表啊!”

    但他可不会把这种话放在宴会上说出来,尽管他并不在乎得罪人,也完全不买哈雷特公爵什么帐,可无端得罪人,实在不是一个生意人该做的事情。

    嗯,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生意人,无非他做的是艺术铠甲生意罢了。

    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了宴会大厅里面,有蓝发的中年男子,真一脸阴郁的坐在角落上,一个人孤零零地喝闷酒。

    他忍不住眉毛一挑,嘴角微微翘起,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辛格尔德将军,看来你心情不大好啊?”说着,他坐在了对方旁边,完全没有顾忌对方身上那阴沉沉的低气压,以及脸上那几乎就差写出来的“生人勿进”的疏远感。

    蓝发的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往旁边让了一点,疏远之意昭然若揭。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一个体面的贵族应该举起酒杯致敬,然后转身离开。但普雷特·雅玛似乎并没有看出对方的意思,一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稳稳当当坐在那里,甚至于还跟对方搭话。

    “辛格尔德将军,我看你脸色红润,眉心的黑气正在消散,显然厄运已经离你而去,目前正在转好运。这个时候你应该开心才对,为什么反而怏怏不乐呢?”

    被他这么一再搭话,辛格尔德·哈雷特终于没办法再装作听不见,深深地叹了口气。

    “雅玛子爵,不要拿我寻开心好不好!”他低声说,“我郁闷的原因,你难道不应该最清楚吗?”

    普雷特笑了,正如对方所言,辛格尔德将军郁闷的原因,还真是他最清楚。

    但他并没有在这里明言的意思,而是说道:“恕我直言,郁闷解决不了问题。”

    辛格尔德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唉声叹气。

    “哈雷特的蓝色狡狐,这样的表情,真的不适合你啊!”

    “可我除了唉声叹气,还能干什么呢?”

    普雷特笑了笑,什么都没说,举起酒杯致意了一下,转身离开。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暗示或者说提醒,做到这份上就足够了。

    他想要跟对方谈的事情,并不适合在这里说。还是等过些天,对方私下来找他比较好。

    毕竟……那是关系到“妻子和儿子”的问题。

    对于一个入赘哈雷特家族的军官来说,这样的问题,怎么看都是很棘手的。

    他施施然回到了阳台上,注视着大厅里面觥筹交错的欢乐景象,嘴角不禁又浮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如果不是我们改变了历史,现在应该已经是王都之战期间了。要是像游戏里面那样,色雷斯大军兵临城下,不知道这里的大人物们,还有几个能够笑得出来?”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