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一只有着鲜红身体,周围还缭绕着许多火焰的野兽形状邪灵发出凶狠的叫声,身体化作一道火光,朝着熊猫冲了过来。

    在它之前的位置上,躺着一具被烧到半焦的老者尸体。那是王国的一个著名学者,以顽固和不通人情著称。但他的确是个有本事的,算是当今世界文化界的武林盟主,王国著名学者之中,约莫有三分之一出于他的门下。凭借崇高的学界地位,就连国王也要让他三分,捏着鼻子容忍这老头各种毫无理由的固执。

    然而邪灵才不会在乎他的身份。

    这邪灵先是一口把他咬成重伤,然后就用火将他给烧成了一具焦尸。死到临头的时候,他一脸慌张,完全没有平时的顽固样子。

    眼看邪灵袭来,熊猫随手挥剑,金灿灿一道光芒,宛若绝地武士的光剑,正中冲过来的邪灵脑门。那邪灵顿时发出一声闷响,被直接打成了一团灰烬,落到地上。

    一剑秒杀了这个邪灵,熊猫的目光扫过地上那具尸体,摇摇头,嘟囔:“见义勇为也要考虑一下自己的能力啊,你都这么老了还……算了,好歹也是为国为民牺牲的,我就不说什么了……”

    他当然不可能知道,这老学者活了好几十年,从来没有过什么“为国为民”的念头。

    剑光一闪,又是一个来势汹汹的邪灵被熊猫砍成了随风消散的一团灰烬。

    但是在他的前方,邪灵的数量却越来越多。

    随着居民们纷纷逃走,王都里面可以被袭击的目标越来越少,于是越来越多的邪灵被从王宫那边散发出来的怨气吸引,自发地朝着王宫聚拢。

    看到这一幕,熊猫却笑了。

    “来得好!正好省了我的事!”

    迎着一大群各式各样的邪灵,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拔出一把神圣长剑,双剑同时光芒大盛,脚下生风,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王都的城墙上,埃里克正在急急忙忙地绘制魔法阵。

    虽然熊猫十分神勇,在大群邪灵之中杀进杀出,威不可挡,俨然有变异加强版常山赵子龙,一个人轰杀八十三万大军的气势,又好似那胸口有个大S标志的红披风大侠,摘了眼镜就能拯救世界。然而埃里克一点也不看好他……要解决邪灵肆虐的问题,关键在于疏导地脉、清理怨气。这些工作,可不是靠“能打”就能做到的。

    那需要高超的智慧,以及丰富的魔法知识。

    这说的自然就是埃里克自己。

    他正在绘制的魔法阵,就是要在地脉上增加一道单向过滤网,让怨气只能出不能进,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地脉自然会渐渐恢复清澈。

    只有地脉恢复正常,没有怨气补充,这些肆虐的邪灵才能被真正彻底消灭。否则的话,就算熊猫今天杀得再多,过上一段时间,它们依然会在怨气之中重生。

    邪灵是不死不灭的,它们本质上可以算是一种特殊的“自然现象”,靠驱魔人斩妖除魔当然也行,但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要真正解决问题,还是要靠斩断怨气来源,才能让它们永久消失。

    当然,光靠埃里克自己,是做不到这个的。他只能截断从地脉涌出的怨气,对于人间滋生的怨气,却无可奈何。

    所以,还需要另外一位专家。

    王宫里面,钟楼废墟的位置,此刻已经只剩下了阿尔菲茵一个人。

    幸存者们被他们安排到了一间临时布置的安全屋,屋子里面有埃里克留下的法器,也有熊猫留下的神圣印记。凭借这两者的力量,邪灵会对它视若无睹,就算偶尔靠近,也会因为本能的厌恶而远远离开。

    这是阿尔菲茵的安排,她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保护这些人,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被人看到自己动真格时候的模样。

    自从轰杀疯狂之神,从民俗学者转职邪神之后,她就掌握了一些超级强大的能力。然而那些能力用起来,有一些比较尴尬的条件,总而言之,只适合当幕后黑手,不适合人前装逼。

    ……当然,如果愿意扔掉节操的话,倒也不是不行,然而她可不愿意!

    她正在不断向魔法阵输入魔力,维持着头顶那一圈五颜六色的光芒,让王都居民们能够直观地理解问题的严重性。同时,她也在布置属于自己的魔法阵民俗学者风格的魔法阵,和埃里克的截然不同。

    她的布阵速度比埃里克可慢多了,往往要先计算一番,才小心翼翼地画下一个符号,有时候还要进行修改。花了好一番工夫,总算才把魔法阵给弄完了。

    那是一个内接正七边形的怪异圆环,各种不同的树叶形状符号填充在圆环和七边形之间,而在七边形的内部,则是一个正七角星,每一个角内都有一只不同的眼睛,中间的小七边形内,更有一圈密密麻麻的文字。这种文字和任何已知的文字都截然不同,不仅十分凌乱,而且看不出任何规律,更充满了令人眩晕的混乱感觉。普通人只要看上几秒钟,就会引发强烈的晕车症状,随后还可能伴随连续好几天的噩梦。

    而在这一圈文字的中间,整个魔法阵的最中央,是一个特殊的符号。

    那符号,象征着阿尔菲茵自己。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她又左右看了一会儿,犹豫了一下,解开了又厚又重的兜袍。

    兜袍下面,她什么都没穿。

    “所以说这能力真的不是一般的麻烦!除了人皮制品之外,穿什么都会自动燃烧……用人皮做兜袍内衬,就已经够变态的了,难道我还要用人皮做衣服?”

    有着狐狸耳朵,被同伴戏称为“狐娘”的新科邪神抱怨着,走进了魔法阵,站在了象征自己的符文上。

    她抬头看着还在翻滚旋转的乌云,笑了一笑,念起了咒语。

    下一瞬间,她的身体散发出了刺眼的光芒,明亮得让人无法直视。光芒中,她变得透明,渐渐失去了人的形体,只剩下一团光影。

    然而在这团光影里面,又有一个个符号和图案闪烁不定,不断地生成和消亡。

    这是她力量尚未稳定的证明。

    阿尔菲茵当然明白自己的情况,所以她没有一秒钟的耽搁,立刻打开了自己的心灵。

    转眼间,狂风呼啸。

    巨大的龙卷风凭空产生,却没有吹动任何有形之物,唯有那些怨气被它吸引,犹如巨龙吸水一般,被源源不断地吸到这团光影里面。

    正在奋力斩杀简直数不清的邪灵的熊猫,突然看到了不少邪灵被吸了起来,朝着自己身后飞去。

    正在布置魔法阵,眼看就要完成的埃里克,突然看到滚滚怨气从四面八方朝着王宫方向流去,连天上那个怨气的旋涡都朝着地面延伸,化成了细长漏斗一般的形状。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各自加快了动作。

    又过了一段时间,埃里克首先完成了工作。随着魔法阵被激活,原本和地面联系紧密的地脉突然变得若隐若现,怨气再也无法向内感染,反而在不断流出,被阿尔菲茵的龙卷风吸走。

    再过了一段时间,当熊猫双剑齐挥,将那个十分眼熟的金属笼子再次砍倒,看着它不等重新复原就被吸走,他终于也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王宫前面的广场上,再也看不到哪怕一个邪灵。

    片刻之后,阿尔菲茵重新在魔法阵里面恢复人类的模样。

    她依旧赤裸,但背后却多了一个硕大的魔法阵。那是著名的魔法图案,卡巴拉的生命树。只是,在生命树最顶端的,不再是象征神的符号,而是象征她自己的符号。

    她捡起兜袍,重新披上,然后打开了自己的角色面板。

    无法使用经验值提升的“邪神”职业,等级终于提升了一大截。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