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鬼东西?”伊洛手上的黄水晶发出璀璨的光芒,化作一道离弦之箭,击中了正在逼近的人影。虽然那家伙是虚体,不怕物理攻击和部分法术攻击,但在克制它的法术面前,反而更加脆弱。只是一下,它就僵立在原地,无数的光芒从身体里面喷发出来,很快化成了灰烬。

    哈雷立刻上去,把这些灰烬收了起来。

    “怨灵之灰*2。”他说,“掉落还不错。”

    随后他又说:“其实我蛮喜欢这种怪物的,脆皮,经验值还凑合,关键是掉落很良心,每个必掉一两份怨灵之灰。这东西价值可不低,拿到特雷拉城或者莫来港,一份卖三五十金币都没问题。”

    “在你眼里,这些怨灵就只有这种价值?”伊洛纳闷地问。

    “当然,还能有什么价值?”哈雷同样纳闷地反问,“我身边也没可以抓住它们的东西,要是有的话,倒是可以抓一些拿回去当炼金材料我记得使用怨灵作为炼金材料,可以抵消大量的经验值对吧?”

    “没错,越是高级的炼金行为,消耗的经验值越多。但如果在材料里面加上活物、血肉、灵魂或者怨灵之类,都可以抵消部分消耗。”说到炼金术,伊洛可是专家,“不过我比较喜欢使用血肉,因为分量控制起来方便。而且血肉也来得容易,买个养殖场,养上几百头猪就行反正我又不信教。不过血肉能抵消的分量比较少,所以我做东西都比较粗,一方面是习惯如此,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节约经验值。”

    “那用这些怨灵呢?能抵消多少?”哈雷好奇地问。

    “没试过,不确定。但至少肯定远比普通人的灵魂要多,而且多很多。”伊洛说,“或许可以用在比较大型的炼金术上,但必须做好隔离,避免怨气沾染成品。”

    两人边聊边走,完全没把时不时窜出来的怨灵放在心上。

    以他们的实力,除非是猝手不及的情况下被打了个埋伏,否则这种程度的怪物根本不够看。成群结队或许还有点威胁,三三两两过来,怎么看都像是顺丰出品,送货上门。

    他们一边轻松碾压这些怨灵,一边在王宫里面搜寻主要是寻找国王。毕竟他们是来造反的,既然要造反,总要走一下正规流程。比方说把国王抓起来,搭个台子,然后由新国王宣布罪名,执行绞刑什么的。如果新国王比较残酷或者严厉,那还要多抓一些王室成员,大家齐齐整整排好队,一起荡秋千或者上断头台。

    “话说,到时候谁当国王?”哈雷突然问,“我可不喜欢对一群俘虏宣布绞刑,那实在很没意思。”

    “你见过魔法师当国王的吗?”伊洛反问。

    “主意是你出的!”哈雷强调,“你至少要把全套戏码做完了吧!”

    “……或许我们可以考虑扶植一个傀儡?再或者……搞共和制?”伊洛一边琢磨一边说,“如果要搞共和制的话,大贵族们一定要打死,但可以拉上大批小贵族和富商。到时候我们弄个几百人的大议会,这样他们想要达成统一意见都很难。”

    “就为了不干死刑宣判的活儿,你居然想这么远?”哈雷很无语。

    “你还好意思说!本来说好了你当国王的吧!”

    两人互相瞪着眼睛,然后忍不住笑了。

    穿越者们都是一群不把人命当回事的人,但他们不当回事的,一般只限于自己的命。

    所谓“既然作不死,就往死里作”,说的就是他们。

    在看待那些会死的人的生命时,他们往往格外谨慎,谨慎到让很多人怀疑“异人”是不是来自天界或者别的什么传说中善良世界的群体。因为他们总是愿意去资助那些贫穷困苦之人,总是会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总是主动去负担最辛苦最危险最没油水的任务。

    而自从王土豪某一次说漏了嘴,将纪念诺尔曼·白求恩的那段名言说出来,并且导致它流传出去之后,很多人都觉得,那其实就是异人们的座右铭。

    这使得异人们在民间的声望呈直线上升,各大教会更是纷纷派使者前往塔拉汗,向他们表达善意。

    一个好名声,真的是一份珍贵的无形资产,很多时候都能帮上大忙。

    伊洛和哈雷笑过之后,终于商量出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他们可以搞司法独立,把审判的工作交给法官去处理,以民主建设之名,严肃认真而又不动声色,顺理成章地甩锅。

    而且,让法官出面,也方便他们背后指挥,只要把一切都推到“法官是个善良忠厚的人”这种借口上,必定可以少杀很多人。

    当然国王是必须要死的,别人可以不杀,他必须要杀,不杀不足以为新朝正名。

    “其实我觉得,现在更大的问题是,我们真的能找到国王,压上审判台吗?”看着一片狼藉,除了侍女和卫士的尸体之外找不到任何人形物的寝宫,哈雷皱眉说,“他该不会已经逃走了吧?”

    “不怕他逃走,就怕他已经死了。”伊洛也皱起眉头,“要是他死了的话,按规矩就是王子继位。王子好像才十二三岁,这么小的孩子,什么坏事都还没做,就被拖上断头台……太过分了一点!”

    “我更担心的是,如果国王都死了,王子公主什么的,估计也活不成。别到时候只能一堆干尸拖去砍头……”

    “要是一堆干尸倒反而好了,反正已经死了,砍个头也没什么,权当发挥余热。”

    “这种发挥余热法,当心人家在地下死不瞑目大骂MMP。”哈雷笑着说,脸色却又突然一肃,转头看向钟楼的方向,“你听到了吗?那边有东西在吼叫。”

    “听到了,走!”

    两人急急忙忙冲出已经变成鬼屋的寝宫,朝着钟楼方向赶去。

    才跑了一会儿,他们就确定这次跑对了地方路上的怨灵数量正在不断增加,越发密集。

    为什么怨灵会密集?当然是因为那边有人!

    至于为什么那些普通的卫兵能够挡得住怨灵?好歹也是个王国,没准就养着几个身怀绝技的大内供奉,什么葵花太监或者大学士黄裳之类,多少应该也能撑得住场面吧。

    不一会儿,两人就冲到了距离钟楼不远的地方。然而这里怨灵的数量已经很多,不仅三五成群,而且一旦打起来,还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饶是两人实力高强,也有些应接不暇。

    这么一来,他们当然就没之前那份从容,出手的时候也再也没办法顾忌可能造成的破坏。伊洛还好一点,他的宝石法术重在属性多变,任何情况都能应对,破坏力并不很大。可哈雷一旦不再顾忌全力出手,顿时化身为人形推土机,打到哪里就拆到哪里,一时间轰隆隆响个不停,也不知道多少墙壁房屋树木倒了霉。

    如此场面在伊洛看来实在是有辱斯文你孙天师哈雷本名孙恩,和东晋时候造反的那位孙天师同名也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是个体面人啊,怎么一点都不讲斯文呢!

    不过,这轰隆隆的声音听在国王等人心中,就让他们平添了几分信心。

    能够打得如此惊天动地的人物,想必一定威猛无比。只要等他们到来,大家就有救了!

    再过了一会儿,一堵墙壁轰然倒塌,哈雷和伊洛从满天灰尘里面走进来,正对着钟楼的大门。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看到了钟楼里面,一个庞大而狰狞的身影,正用锁链捆住若干怨灵,咧开血盆大口,疯狂撕咬。

    这家伙被他们砸倒墙壁的声音吸引,正抬头看了过来,正好和他们目光相对。

    就在此时,钟楼顶上的大钟突然敲响,午夜已至。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