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公会大厅里面,洛马的身影浮现了出来。

    他疲惫地倚着公会水晶,坐在地上一言不发,呆呆地注视着道具栏里面那一包骨灰。

    少女的骨灰:“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已经落幕,善良的英雄终究是来迟了,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命运多舛的少女已经化成了一堆骨灰,夜深人静的时候,依稀能听到她叫卖火柴的稚嫩声音,以及含泪的道谢。

    类型:护符。装备位置:道具栏。绑定角色:荷鲁斯洛马·铜须。不可损坏、不可遗弃、不可使用、不可偷窃

    特效:1、少女的祝福,持有者受到的邪恶火焰属性伤害降低50%,邪恶或火焰伤害降低10%;2、少女的贫困,持有者获得金钱的能力降低;3、少女的童话,持有者容易得到小孩子的好感。

    装备是好装备,虽然有一个负面效果,但基本可以约等于无穿越者里面连发“贫穷誓言”,身上不带一个铜子儿的人都有,还不是照样过日子。无非平时自己打野,馋虫上来去找朋友们蹭吃蹭喝就好。而它的两个正面效果都很不错,尤其是第一个效果,相当的强力。

    最难得的是,这件装备不占用身上的装备位置,放在道具栏里面就能生效,或许这才是它最大的优势。

    但洛马的心中却没有半点得到好装备的欣喜,只是黯然神伤。

    就在这时,会长三余急匆匆地跑进了公会大厅。

    刚才熊猫私聊他,告诉他洛马遇到一点麻烦,心情可能很糟糕,请他帮忙照顾一点。他立刻起床,跑到复活点来,查看洛马的情况。

    看到平时碎嘴毒舌的洛马一脸颓然地坐在那里,他心中一惊,却放慢了步伐,似乎漫不经心地走过去,轻描淡写地问:“你怎么挂回来了?”

    “遇到个厉害BOSS。”洛马语焉不详地回答。

    “那个世界还有这么厉害的BOSS?”三余愣了一下,问,“钟楼怪人吗?”

    “不是,大概是‘跳舞的小人偶’吧。”

    三余想了想,皱起眉头:“这家伙完成进化了?”

    洛马顿时愣住,想了一会儿,急急忙忙打开了私聊频道,给熊猫发消息。

    “糟糕!那个‘跳舞的小人偶’怕是已经进化了!我那一斧子未必能砍死它。你们小心点,别被它暗算了!”

    正在破破烂烂的马戏团里面搜寻蛛丝马迹的熊猫愣了一下,急忙大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同伴。埃里克和阿尔菲茵立刻来到他的身边,三人重新聚在一起,确保不会被暗算。

    按说以洛马的实力,动用传奇技能、火力全开的“自爆斧”砸上去,就算是传奇强者也要屁滚尿流。就算“跳舞的小人偶”进化了,挨上他这一斧子,也一样要送命。哪怕是它进化的方向属于“神龟善续”的类型,堪称专业级的苟霸,最多也就是把全死变成半死,能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已经很了不起。

    所以熊猫等人其实也不是很担心,不过本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想法,才谨慎一些的。

    他们在偌大的废墟里面仔细寻找,想要找到这BOSS的踪迹。但找了好一会儿,也只找到一些没什么价值的破烂,至于线索什么的好几具干枯的尸体,算不算?

    这些尸体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只有一些不显眼的淤青。最奇怪的是,它们的衣物没有半点损伤,也不知道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能将人用这种怪异的方式杀死。

    三人看得面面相觑,过了片刻,埃里克说:“看来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了,怎么办?”

    “反正这个BOSS就算不死也残废了,我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吧。”阿尔菲茵说,“明天早上,带着这些尸体去找国王就好。要是他觉得无所谓,晚上我们再给他演一场好戏。”

    熊猫皱了皱眉,有些担心地左顾右盼。

    他总觉得今晚的气氛有点不对劲,但究竟不对劲在哪里,却也说不清楚。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了一道魔法的光芒,从王宫里面射向天空。

    “这个世界也有魔法师吗?”阿尔菲茵纳闷地问。

    埃里克和熊猫一起摇头这世界虽然有魔法师的传说,但实际上施法系的人物非常非常的少。就算是一些会法术的学者和驱魔人,也绝对不可能施展出威力那么大的法术。

    他们可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刚刚那道光芒,绝对是高级法术的余波。

    “走吧!去王宫看看!”熊猫迅速下定了决心,“不管究竟怎么回事,总之要去弄个明白。”

    ……让我们把时间稍稍倒退一些,看看此前一段时间,王宫里面发生了什么。

    当诡异的邪灵们施展出穿墙的能力之后,王宫的卫士们终于再也守不住战线,士气崩溃,叫喊着四处逃散。

    在一片混乱之中,国王带着家人和亲信,急匆匆地赶到了钟楼附近。

    克洛达王都的钟楼是一座很特别的建筑物,据说当年王国还没建立的时候,这个钟楼就已经存在了。后来建设王宫的时候,更是刻意将钟楼包裹在宫墙之中,可见对它的重视。

    然而,这座钟楼平时却是被封闭着的。无论是谁,不仅不许进入钟楼,甚至连它周围的围墙都不许靠近。

    按说既然没人靠近,钟楼就该年久失修才对。可实际上它不仅没有任何年久失修的架势,甚至每天中午和午夜,都会有人在里面敲钟。

    究竟是谁在钟楼里面敲钟呢?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王宫里面的人们。这些年来,也曾经不止一次有人悄悄钻进钟楼查探,但所有人都一去不回。

    如果不是今晚来袭的邪灵太过恐怖,没有谁胆敢靠近它。

    即便是有邪灵的威胁,当国王下令前往钟楼的时候,也有不少人悄悄跑了。最后抵达钟楼的时候,这支队伍只剩下了三十人左右。

    国王看着稀稀拉拉的队伍,长叹一声,也没责怪谁,只叮嘱大家绝对不要靠近钟楼的大门,就在背对大门方向的地方坐了下来。

    放在往常,他绝对不会做这样有失身份的事情,但今天,他实在是顾不得了。

    哭喊声和各种混乱的声音不断响起,有的远去,有的沉寂。过了一会儿,钟楼周围已经恢复了安静。

    所有的人都惴惴不安地等待着,等待希望或者绝望的降临。

    然后,就像他们等待的那些,一个个邪灵穿透墙壁,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