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熊猫急急忙忙赶路,洛马和埃里克跟那个能变出猛兽的金属笼子开掐的时候,阿尔菲茵也遇到了麻烦。

    她的麻烦可比别人大多了,此刻在她的面前,至少有二十个以上的魔物。这些家伙大致上还保留着人类的形状,但也只是“还有人类形状”而已它们的关节都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木偶球状关节,嘴巴两边也有垂直的切割痕迹,下巴一张一合之间,呈现出显著的僵硬。

    总的来说,这是一群人偶。

    用“人”为原料,制作的“人偶”。

    阿尔菲茵手上的短剑光芒闪烁,镶嵌在秘银剑脊上的几块心灵水晶呼应着她不断激荡的心灵能量,正在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一圈圈无形的心灵力量如同水波般荡漾散开,它们轻易透过了一切普通的物品,只有触碰到具有特殊能量的东西,才会激荡回来,向她传递信号。

    心灵法术:能量侦测。

    面前这些数量虽然多,但其实不强。真正危险的是左前方,躲在帐篷后面的家伙。能量强度很高,必须警惕!

    她心中快速闪过这些念头,脚步缓缓向后退去。

    她是来侦查的,不是来战斗的。心灵术士比附魔法师稍稍能打一些,但能打程度也有限。她擅长的是在队友帮忙挡住前线的情况下化身炮台狂轰滥炸,像眼前这种情况,并不适合她施展全部的实力。

    但她才退了四五步,那些人偶就似乎得到了命令一般,齐刷刷地扑了上来。

    阿尔菲茵心中暗暗叹息,短剑在面前飞快地画了一个方框,剑脊的白水晶光芒大盛,剑尖划过的痕迹清晰地留在空中,并且不断扩大,犹如一面透明的盾牌,挡住了正面。

    心灵法术:力场盾。

    一个个人偶撞在这个方框上,只听砰砰作响,没有哪怕一个能够冲得过来。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到了帐篷后面有强大的能量反应,不及细想,剑脊的蓝水晶猛地发光,整个人化作一个虚影,并且向着侧面瞬间移开了大概两米的距离。

    心灵法术:虚影位移。

    差不多就在她刚刚移开的时候,一个火球从帐篷后面飞来,正轰在她刚才站着的位置。

    这火球速度奇快,威力也很大。击中地面之后立刻爆炸,化作一团烈焰,席卷了周围五六米的范围。阿尔菲茵感觉犹如被迎面撞了一下,顿时稳不住身体,踉踉跄跄摔到一边,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重新恢复平衡。

    她可不敢浪费时间精力去爬起来,直接使用心灵能量施法,短剑形状魔杖剑脊的蓝水晶再次发光,整个人又化作虚影,瞬间移动了超过两米。

    这次她没有半点停留,虚影位移接着虚影位移,接连瞬移了五六次,退开超过十米的距离,才停了下来。

    在这段时间里面,帐篷后面的家伙接连不断地射来火球,一直追在她的后面。好在她移动得快,才没有被击中。但即便如此,伴随着轰隆隆的爆炸,附近的地面也已经坑坑洼洼,还一片片焦黑,甚至冒着袅袅青烟。

    可惜现在是夜里,白天的话,场面一定会壮观很多。

    阿尔菲茵轻轻地喘着气,她没想到这家伙的攻击速度这么快!

    奇怪!邪灵马戏团里面,有这么一个怪物吗?为什么资料里面完全没提到?

    她有些纳闷,可也知道现在不是纳闷的时候。稍稍喘息了一下,就继续施展虚影位移,朝着远处逃跑。

    好在这不知名的敌人攻击频率、攻击威力都高,但续战能力不行。中间停了好长时间,才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撤退。否则的话……她怕是只有掀开底牌,拿出自己的最终绝招了。

    那个绝招,她真的是一点也不想用!

    又过了一会儿,阿尔菲茵和匆匆赶来的洛马、埃里克会合。

    她大致介绍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在城里搜集情报,结果看到了一个驻扎在广场角落的马戏团,马戏团里面洋溢着不祥的气息。于是她进去查探,结果却被一个在阴影里面行动的敌人发现。她一个法术轰死了那个邪灵,然后联系了熊猫和埃里克,接着转身就跑,却在马戏团门口不远处,被一群怪异的人偶给拦住了……

    “那个阴影里面的邪灵,长得什么样?”埃里克问。

    “鱼头、人身、狼爪、猫尾,背上还有两排好像是翅膀的刺。”阿尔菲茵回答,“一点印象都没有。”

    埃里克想了想,摇头:“我也没印象……等一下动手的时候,你们要多注意自己的影子。越是这种没印象的东西,就越是危险!”

    “放心吧,不管什么东西跳出来,总之给它一斧子就好!”洛马满不在乎地说,“没有什么是一斧子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斧子!”

    埃里克叹了口气,摇摇头,放弃了再说这个的打算。

    他倒是不担心阿尔菲茵,至于洛马……算了,反正这矮人皮粗肉厚,魔兽花豹都咬不断他的骨头,自己这小胳膊小腿,替他担心干什么?

    达洛尔王都的中央偏北,是一个很大的广场。这个广场的名字叫做“胜利广场”,据说当年王国建立期间,每一次出征之前都会在这里举行誓师大会,预祝胜利。

    这个广场中央是胜利女神的雕像,四边是四个大花坛,四角则是四个喷水池。那个邪灵马戏团,就在西北角喷水池的旁边。

    三位穿越者谨慎地来到广场,一眼就看到了聚集在马戏团大门外密密麻麻的人群。

    这些人都穿着睡衣,看起来应该是从睡梦中醒来,赶到广场的。然而……他们是从哪儿来的?

    “不可能!”阿尔菲茵失声惊呼,“这里刚才还空荡荡的!”

    他们环顾周围,距离人群最近的民居也在至少二三百米之外,这么短的时间,完全不够居民赶到。

    埃里克皱了皱眉,他有些担心。

    魔法师也是学者的一种,而作为一个成功的学者至少穿越后的这些年是,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完全超乎想象的“意外”。

    过了几秒钟,他打定了主意:“不管怎么样,首先必须试探一下。”

    所以,他拿出了一支绿色的魔杖,想了想又换成一支淡蓝色的,对着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平民指去。

    “沉睡!”

    浅蓝色的光芒激射,击中了那个人,却穿过了那人的身体,落入了夜空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没等大家明白究竟怎么回事,伴随着齐刷刷的声音,所有聚集在那里的人们全都转身,面对着他们。

    “我觉得你刚才做了一个很愚蠢的选择。”洛马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把他们都砍死吗?老实说我觉得这不算是一件值得夸耀的战绩。”

    埃里克叹了口气,看着正在迈着整齐的步伐缓缓逼近的人群,摇头。

    “我们还是暂时撤退吧,或许绕个道会是不错的主意。”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