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了邪灵之后,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利安家客厅里面的温度明显高了一点,至少一两度的样子。

    这自然是邪灵所携带的负能量终于完全溃散,被神圣力量中和而消失的缘故。但利安家族的人可不懂这些,他们只感觉到客厅里突然暖和了许多,而且心情也舒畅了很多,再没有之前那种淡淡的压抑感。

    因为心情舒畅的缘故,老利安先生在报酬的问题上相当大方。除了金钱之外,他还将那面已经差不多可以算是利安家族传家宝的古镜赠送给了熊猫。

    熊猫当然不会拒绝,这镜子被邪灵附身多年,浸润了负能量,尽管现在负能量已经消散,但是镜子质地的变化已经完成,现在的它,稍稍处理一下,就能成为不错的法器。

    而他们这个队伍里面,恰恰有懂得这种技艺的人。

    所以他们收下了报酬和礼物,告辞离开。

    当他们离开的时候,还有大群人围在利安家族的门口,想要知道刚才雷鸣般响声的缘由。

    老利安先生倒也没有隐瞒,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大家。

    当人们得知利安家族真的遭遇了邪灵的时候,很多人都惊讶地长大了嘴巴,发出犹如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的叫声。而当他们得知邪灵已经被熊大师等人消灭,看到相貌奇特的驱魔人三人组时,很多人又发出了公鸡一般的叫声。

    熊猫并没有理睬这些围观群众,他带着同伴们径直出门,和利安一家告辞,返回了酒馆。

    “真是太厉害了!”他们一进酒馆,阿历克斯就迎了上来,有些兴奋地说,“原来驱魔人消灭妖魔鬼怪的时候,竟然会像打雷一样啊!”

    熊猫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传统的驱魔人“工作”时候应该是什么样的?他一点也不知道啊!

    好在洛马反应很快,接过了话题:“每个驱魔人都是不一样的当然,我们是最厉害的那种!你以前见过别的驱魔人吗?”

    “没有,我只听说过驱魔人的故事。”

    “很显然,这些故事和事实存在很大的偏差。”洛马用信心十足的语气说,“我们都知道,当事情在人们口中传递的时候,几乎每传一次,就会朝着荒谬的方向变化一点我曾经有个朋友,他喜欢吃辣,有一次他吃辣椒,吃得满脸通红。你猜这件事被传成什么样了?”

    阿历克斯思考了一下,问:“他吃得浑身通红?”

    洛马大笑:“远远不够!事实上,在几年之后,我听到的最夸张的版本是他其实是一条变成人类模样的火龙,吃坏了肚子现原形之后,一边嚎叫,一边到处喷火。”

    阿历克斯目瞪口呆,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问:“你是开玩笑吧?”

    “开玩笑?”洛马摇头,“这世界上荒谬的事情那么多,我为什么要拿这个开玩笑?”

    阿历克斯会被这个荒谬的故事搅得头晕脑胀睡不好觉,那是别人的事情,穿越者们眼前的事情,是如何处理那面镜子。

    “我打算把它制作成一面‘魔镜’。”阿尔菲茵说,“不过,究竟制作成哪种风格的魔镜,我还在考虑。”

    “有哪些可以选择的方向吗?”熊猫问。

    “只要不是‘魔镜魔镜告诉我,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是谁’那种就好。”洛马满不在乎地说,“那东西很晦气,而且就算问出来了,难道你打算去把这世界上颜值比你高的女人都抓来杀掉吗?”

    阿尔菲茵咬了咬牙,忍住抡起桌子上的茶杯砸在这臭嘴脑袋上的念头,解释说:“我打算制造一个配合搜寻邪灵的魔镜这镜子本身就被邪灵居住过很久,它对于邪灵之类的东西,有着比较强烈的先天感应。我只需要针对这方面进行强化就可以了。”

    “那么,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熊猫问,顺手拿出一块烤肉堵住了洛马的嘴巴。

    他可是注意到了刚才阿尔菲茵眼角朝着桌上茶杯瞄了一下,又朝着洛马的脑袋瞄了一下,如果不堵住洛马的嘴,只怕用不了多久,阿尔菲茵就会付诸实施了。

    阿尔菲茵笑了:“我会在今天夜里,去城外举行仪式。到时候你们帮我看着一点,别让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妨碍了我的仪式就行。”

    “没问题,这很容易。”洛马一口吞掉了那块足以噎死普通人的烤肉,信心满满地说。

    当天夜里,他们来到了穆特镇外面的一座小山丘上。按照阿尔菲茵的指示,熊猫和洛马搬来了一块大石头,将它沿着中间切开,制作成一个临时的平台。阿尔菲茵用附魔小刀在上面刻画出了让人一看就觉得恶心的怪异的魔法阵,然后将银粉洒满了整个魔法阵,再往象征太阳、月亮、星星和自己的方位分别摆上金币、嫩芽、宝石和一块肉,就完成了这个简单的仪式准备工作。

    “不要让任何东西靠近!”她最后叮嘱了一下,拿出了那面古镜,摆在了魔法阵上,念起了咒语。

    蓝绿相间的光芒犹如一条条触手,从魔法阵里面生长出来,托住了古镜。一个个符文凭空产生,慢慢汇入其中。

    与此同时,山顶上陡然刮起了大风,阴沉沉的冷风带着令人不安的穿透力,仿佛可以吹透皮肉,一直吹到骨头里面似的。

    熊猫和洛马各自拿着武器,守住两边。他们警惕地注视着周围,不让任何东西靠近。

    仅仅片刻之后,天上传来了嘶哑的叫声,一只浑身漆黑的大鸟飞了过来,绕着山顶盘旋。

    凭借锐利的眼力,熊猫清楚地看出那只大鸟正盯着举行之中的仪式,随时都可能发动进攻。

    奔着先下手为强的思路,他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头,朝着大鸟掷去。

    这只体型硕大的鸟儿动作异常灵活,躲开了他的攻击。但它显然也受到了惊吓能够从地面投掷石子攻击空中的对手,想必它还是第一次遇到。

    所以它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发着那种令人不愉快的叫声,渐渐飞走了。

    但有些“来访者”却没有离开,熊猫可以清楚地看到,至少有五六个黑气缭绕而且透明的身影,正环绕在他们周围,寻找攻击的机会。

    “洛马,戴眼镜。”他说。

    洛马立刻戴上特制的眼镜,立刻就看到了这些一般情况下肉眼看不到的虚体。

    “该怎么办?”他问。

    “虚体不怕物理攻击,为了避免破坏仪式,我也不能使用大范围的神圣法术先等等吧,如果它们非要冲上来,我们就还击。”

    很快,那些恶灵就冲了上来,然后在熊猫和洛马的附魔武器进攻下,发出一声声绝望的尖叫,化为了地上的尘埃,被夜风吹散。

    当最后一堆恶灵化成的尘埃也消散在夜风之中的时候,用以举行仪式的石头猛地一震,如同腐朽一般慢慢坍塌,变成了一大块烂泥。

    烂泥上面,一面银灰色的古镜,正闪烁着蓝绿相间的妖异光芒。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