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灵的声音沙哑而干枯,而且在它开口的时候,有一股莫名的冷飕飕气息突兀而生,回荡在客厅里每一个人的心头。

    但任何人都能听出来,这话音里面有清晰的逻辑。

    换句话说,这个之前只会嘶吼和疯狂攻击的邪灵,已经恢复了至少部分恢复了理智。

    于是熊猫笑了,说:“据我所知,很少有邪灵会毫无理由地对人们发动攻击。你为什么要攻击海伦·利安先生?把理由说出来如何?或许,我们之间可以达成一些共识,用比较和平的方式结束这场争端。”

    “熊……熊大师!这真的行吗?”邪灵尚未回答,老利安已经忍不住劝道,“要是它说话不算话怎么办?”

    “我既然有办法逼得它跟我老老实实谈判,当然就有办法保证它说话算话。”熊猫头都没回,信心十足地说,“如果它想要出尔反尔,那么我当然会消灭它。”

    “那……为什么不现在直接就消灭它呢?”

    熊猫沉默了一下,先叹了口气,然后说:“我认为,这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值得挽救。或许很多时候,限于形势,我不能试着去挽救他们;又或者已经为时过晚,来不及挽救。但既然现在有机会,为什么不试着挽救一下呢?”

    “邪灵也还能挽救吗?”老利安惊讶地问。

    “只要它还愿意跟我心平气和地谈谈,我觉得就不妨尝试一下。”熊猫说,“反正,试试又不会损失什么。最差的情况,无非也就是谈判失败,大家再来重新打过,一决生死。我不怕。”

    但是我怕啊!

    海伦心中大吼,却不敢说出来。

    这位熊大师的当真是气势十足,虽然不曾回头,但那伟岸的身姿、稳定的气势、毫不费力就压制住邪灵的强大……无不让他为之拜服。如果他是地球网民的话,或许会在此发一个“大佬请收下我的膝盖.jpg”的表情。

    所以纵然熊猫的选择让他很诧异甚至有些不安,但他却没有表示任何的反对,别说开口发言,就连一点不高兴的表情都没有,乃至于……他都没有明确的“我不高兴”的感觉。

    这要让穿越前一两年钻研心理学当鸡汤大师的安东尼知道了,大概会说:“你已经在精神上被熊猫压倒了,你的人格已经被他支配了。只要他的行为没有触及你的底线,你会对他言听计从。甚至于只要一步一步慢慢来,你连自己的底线都会不断退步,直到彻底被他洗脑,变成他的傀儡玩传销的里面,这么搞的大有人在。”

    当然,熊猫没这本事,他也压根不会朝着这种方向努力。

    面对已经服软的邪灵,他笑了笑,用私聊向阿尔菲茵发出信号,让她调整结界,不要再弄得雷声隆隆接下来是谈判时间,用不着这么大的阵势。

    然后,他就真的跟邪灵“谈”了起来。

    这一谈,还真谈出了点名堂。

    这个邪灵的名字已经不可考证或者说它自己都忘了,它只记得自己全家人被杀害,然后家里的财产被掳掠一空。它自己怨气不散,附在这面镜子上,一转眼就过了很多年。前不久,海伦·利安恰恰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结婚,婚礼仪式契合了某种神秘的规律,令它从沉眠之中被唤醒,展开了报复行为。

    “原来如此!”老利安先生摸着胡须,思考了一会儿,说,“那么恕我直言,你可能找错复仇目标了。”

    邪灵看着他,纯黑的脸稍稍露出一些诧异的表情对于除了愤怒凶恶怨恨之外几乎不会有其它表情的邪灵来说,这差不多已经证明它十分疑惑。

    老利安先生说:“这面镜子的确是我一位祖先的战利品,但是我那位祖先不大可能是亲手抢到它的……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的祖先是从商人起家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利安家族虽然是骑士,可在行军打仗的时候总是负责后勤之类工作。无非是参加押运粮草的运输队,或者是管理仓库统计军资……一个小骑士,能做的也就是这样了。”

    他停了一下,继续说道:“按照你说的情况,你和你的家人应该是在‘扫荡’行动中被杀害的富商,又或者是被小规模军队攻破了城堡的男爵或者子爵。前者是一等一的肥差,我的祖先捞不到;后者是严肃的作战,我的祖先不够资格上战场。就我个人的理解,他应该是通过购买的方式,从同僚手中得到这面镜子的。当然,这是销赃行为,但我不认为你和你家人的死,应该算在我祖先的账上。”

    邪灵愣住了,过了片刻,才大声尖叫:“你说谎!”

    “我有没有说谎,是可以查证的。”老利安先生说,“我的祖先在军中的职务,有当年下发的任命书为证。这是我家族的传家宝,一直被小心收藏。你可以稍等一下,我去把它拿给你看。”

    他说到做到,急匆匆跑出去,大概过了十分钟,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陈旧的大木盒子回来。当众解开了封住木盒子的细绳,打开内外三层的盒子,最里面一层盒子中,摆放着一些老旧的羊皮纸。

    这些羊皮纸上,赫然是利安家族历代祖先参军任职以及立功受奖的记录。每一张羊皮纸上都有上级军官的签押证明,其中有几份甚至盖着伯爵的印章。

    “我想要请问一下,你记得自己是什么时代的人吗?”老利安先生问。

    邪灵茫然摇头。

    “那么就从这面镜子的时间开始吧我记得这面镜子是我的曾祖父得到的。”老利安先生胸有成竹地找出了两份文件,“我的曾祖父从军记录很少,他主要是给子爵担任农庄管家他是个不错的农庄管家,所以后来他改变我们家族的经营方向。我个人觉得这是很稳妥的选择。”

    那两份文件都记录着关于一个叫“罗蒙·利安”的骑士的事情,一份是任命他担任后勤调度官员的记录,一份是任命他担任葡萄农庄主管的记录。

    “你们可以自己找找看,这里面还有没有他的记录。”

    熊猫试着在里面找了一下,果然,关于这位“罗蒙·利安”骑士的记录,只有这两份。

    “看来的确是这样了。”他对邪灵说,“你的仇人,应该并不是利安家族。”

    这个结果让他也颇为惊讶当初游戏里面可没交代这段剧情,只有如果玩家具有通灵能力,会从邪灵处得知自己当年全家被杀,冤魂不散,附身在镜子上面,等待向仇人报复的机会而已。

    然而从现在的情况看,这怨灵分明是找错了仇人!

    邪灵当然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它发出狂怒的尖叫,大吼着,不顾一切地冲向了老利安先生,想要将其杀死。

    一把散发着金色光芒的长剑被瞬间拔出,正面刺穿了它的身体,剑上燃起熊熊圣火,将它完全点燃。

    “既然你面对证据都还要撒泼,坚持要杀害无辜,那就是不想要跟我讲道理了。”一剑刺穿了邪灵,熊猫摇摇头,遗憾地说,“不肯讲道理是吧?那就去死吧!”

    这次,他再没有手下留情。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