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鸣的当然不会是那面镜子。

    别说熊猫压根就不是对着镜子出拳的,就算他对着镜子全力挥出自己的拳头,镜子破碎的声音也只会清脆悦耳,不可能沉闷如雷鸣。

    声音的来源,是熊猫拳头的破空之声。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他拳头破空的声音被阿尔菲茵的结界放大之后的效果。

    听到这音效,利安一家全惊呆了,他们不禁开始担心自己的房子。

    虽然他们不是那种经历过许多战斗的专家,但是“越重的拳头声音越响”这个常识,他们还是知道的。熊大师的出拳竟然响亮到这个地步,那他的拳头该有多重?

    虽然这一拳看起来似乎不是很快很重,但听那声音!你会觉得它不快不重?

    那分明就是一声炸雷啊!

    这道炸雷轰在镜子上,镜子当然是完蛋了,可它剩下的力量哪怕只有一半,也足够顺带着把墙壁一起干掉!

    好在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熊大师虽然挥出了拳头,但他的拳头既没有击中镜子,也没有击中墙壁。事实上,他的拳头击中的,是镜子上方大概一只手高度的空中。

    在他出拳之前,那里看上去什么都没有。

    而当他的拳头抵达那里的时候,一团黑气突兀地出现,就像是一张人脸,它把嘴巴张开得很大很大,似乎要发出恐怖的尖叫,又似乎想要把袭来的拳头一口吞下去。

    不过,它什么都没能做到。

    因为那一拳准确地打在了它的嘴巴上面一点,大概鼻子和嘴巴中间,也就是“人中”的位置。仅仅一拳,就把它打成了一团散乱的烟雾,连似乎要发出的尖利叫声,都只开了一个小小的头,就被扼杀于无形之中。

    熊猫他们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区区一个邪灵而已,要不是他们需要表演一番,给利安一家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熊猫事先又说过想要和平解决的话,别说熊猫或者阿尔菲茵,就算是洛马都能掏出附加神圣和破邪效果的战斧,给它来个脑袋开花。

    熊猫挥出这一拳之后,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等待邪灵恢复过来。果然,大概四五秒钟之后,散乱的黑气重新聚合,化为那张人脸。

    和刚才相比,它看起来似乎平静了一些,至少已经不再胡乱张大嘴巴。

    “看来你稍稍恢复了一点理智。”熊猫说,“既然这样,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话音未落,黑气化作一道利箭,朝着他的胸口飞来,似乎想要将他射个贯穿。

    利安一家又发出了齐刷刷的尖叫。

    熊猫叹了口气,拳头飞快地挥动,伴随轰雷般的响声,将邪灵再次砸成了一团黑气。

    接连两声巨响,回荡在城镇的上空。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响声,他们纷纷赶来,却被利安家的仆人拦在门口。

    在这个小镇上并没有太厉害的人物,面对好歹还算是骑士的利安家族,谁也不好真的硬冲进去看个究竟。

    于是他们只能围在门口,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像一群争夺食物的鹅。焦急,而且不断发出叫声。

    “怎么回事?”

    “老利安家里怎么了?有什么东西在爆炸吗?”

    “天啊!难道雷神降临他们家了吗?”

    “他们一定是在研究炼金术,只有炼金术才总是会爆炸。”

    ……

    很显然,这些猜测并不正确,而且和事实相差甚远。

    穆特镇上当然也有知道事实真相的人,比方说某酒馆的保镖和酒保。

    “嗨,蛮子。你有没有听到响声?”

    结束了工作正在休息的阿巴克不理会阿历克斯的搭话,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这位有着蛮族血统的大块头一向能吃能睡,当他吃饱喝足而且困了的时候,别说雷鸣般的轰响,就算真的有雷鸣在他旁边轰响,也休想吵醒他。

    阿历克斯可没这本事,他被不断的轰鸣吵得睡不着觉,只好翻身起床,走到了店堂里面。

    “外面是怎么回事?”他问,“难道就在我睡了半个觉的这么点时间里面爆发了战争吗?有投石车正在对着城墙砸大石头吗?”

    “不是,外面很安全。”和他换班的酒保塞林笑着说,“从声音传来的方向,我猜应该是熊大师他们正在利安家驱魔呢。”

    阿历克斯愣了一下,飞快地跑上楼,一口气爬到楼顶晾衣服用的大平台,朝着利安家的方向看去。

    果然,一大群人正围在利安家门口,翘首张望。

    虽然从他这里同样也看不到利安家里的情况,但这已经足够了。

    “天啊!传说中的驱魔,居然是这样的?”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我还以为会是在地上画一个奇怪的圆圈,然后让海伦坐在圆圈里面整夜都不睡觉,熊大师他们围绕着他念古怪的咒语,一把一把朝他身上洒米和盐……难道我以前听说过的驱魔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同样的疑问,也正在从利安一家心中升起。

    在今天之前,他们对于驱魔人的理解,对于“驱魔”这种行为的揣测,大致上跟阿历克斯并没什么区别,但是熊大师的做法完全颠覆了他们心中对于驱魔人的印象。

    这位驱魔人根本没有念咒语,也没有使用什么米啊盐啊或者是蕴含法力的装饰品啊之类的东西,从头到尾,他都只用了自己的拳头。

    他的每一次出拳,都把那个一看就知道很怪异很恐怖的邪灵打得粉碎,但他却并没有将其就此消灭的意思,反而每隔几次击碎对方,都会停下来说“现在冷静一点了吗?愿意谈谈了吗?”之类的话。

    他究竟想要跟邪灵谈什么啊?难道邪灵还能交流吗?又或者这位熊大师想要收服邪灵,让对方成为自己的助手?

    ……仔细想想似乎也有可能,传说中有一位十个老婆的贤王,就收服了七十二个邪灵,借助邪灵的力量,完成了许多伟业。

    但是,那是贤王啊!贤王和驱魔人,差别也太大了吧!

    然而,随着一次又一次重复被打散复原再被打散的过程,邪灵似乎真的渐渐恢复了理智。终于,在又一次被打散而重新复原之后,它停留在了镜子的上方,没有像以前那样发动攻击。

    熊猫也一动不动,和它对视。

    整个利安家客厅里面一片安静,仿佛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过了不知道多久,邪灵的声音在客厅里响起。

    “驱魔师,你究竟想要跟我谈什么?”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