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人三人组”在这个世界计划使用驱魔人身份,圣武士熊猫是“熊大师”,守卫者洛马是“打手阿洛”,心灵术士、邪神阿尔菲茵是“学者菲姐”……这么接地气的名号,很显然只有熊猫能够想得出来。虽然洛马吐槽“熊猫你是从香港来的翻译吗?”,虽然阿尔菲茵吐槽“菲姐?我还菲佣呢!”,但熊猫是此行的主事者,这点小权力还是有的。

    何况,其实习惯了的话,这三个名字听起来好像也蛮有味道的,很有点八九十年代香港僵尸片的感觉。

    面对突然拦路的“熊大师”,海伦自然不可能立刻相信。他虽然最近遭遇了不少诡异的事情,今天早上又一次被噩梦惊醒,但实际上并没有遭到什么实际的伤害或者损失。虽然他在噩梦中惊醒的时候,信誓旦旦要去找驱魔人来解决问题。

    但是……当他面对一个突然从草丛中跳出来的盖伦哦,错了,是突然从拐角处跳出来的驱魔人熊大师,他的第一反应依然是大惊,后退,怀疑,然后想要逃之夭夭。

    老实说,这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熊猫自己。

    因为这个世界并没有西陆世界的那种兽人,半人半兽的要么是魔物,要么是特殊血统战斗时候的临时变形,所以熊猫在看到人类城镇之后,就使用了变形宝珠,变成了人类的模样。

    只是……他这次突发奇想,不打算用自己正常的人类模样,而决定手动设计相貌就是俗称的“捏脸”。

    然而熊猫捏脸的手艺实在不怎么样,最后他捏出来的,是一个……怎么说呢,大概相当于放大版的著名篮球运动员安东尼·戴维斯,就是俗称“浓眉哥”的那位。

    嗯,至少眉毛跟人家很像。

    至于别的五官……也就这样了吧,按照洛马的说法“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好歹都在它们应该在的地方,误差没超过五厘米,熊猫你的审美观还凑合”。

    要是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别过头,笑得肩膀耸动如抽风的话,或许会更有说服力。

    海伦的勇气显然不怎么样,他跟熊猫也不熟,所以当看到熊猫拦路的时候,他只看了熊猫一眼,就下意识地转身想要离开。

    说来也怪,一个丑男走进酒馆,大家都只会觉得有趣好笑。但一个丑男大清早拦住了你的去路,绝大多数的人就会选择逃跑了。

    海伦也属于“绝大多数人”的范畴,所以他转身就跑。

    熊猫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皱眉问:“你跑什么?”

    “我……我……”海伦发现跑不掉,有些腿软,喔喔喔了半天,也没能回答出来。

    熊猫叹了口气,一把拖住他,朝着酒馆走去。

    “别学鸡叫了,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慢慢聊。”

    他们很快就找了个地方,坐下详谈。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海伦也差不多。喝了一大杯甜酒之后,他的精神明显振作了许多,也不再把熊猫当成布置来路的危险人物,给他介绍了自己这段时间遇到的怪事。

    “这么说……就只是噩梦而已?”听完了他的介绍,熊猫和自己印象中的剧情对照了一下,问,“没有别的事情?”

    “没有,就只是噩梦。”海伦回答,随即又强调,“但是……熊大师,就算只是噩梦,也很可怕啊!您不知道,那个噩梦真的是……真的是……”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总算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形容词:“真的是太逼真了!太逼真了啊!”

    熊猫点点头,考虑了一下,问:“那么,你希望我怎么帮你解决?”

    “当然是让我别再做噩梦!”海伦立刻回答。

    “只要不再做噩梦就行?”

    海伦愣了一下,疑惑地问:“难道……还有别的吗?”

    熊猫轻声笑了小,说:“你这种情况呢,我还没有现场勘察,不能确定究竟怎么回事。但如果只想要不做噩梦,我倒是有个很简单的办法。”

    “什么办法?”海伦急忙问道。

    熊猫随手拿出一枚银币,用手指在上面画了个符文,神圣力量化作一道金光汇入其中。随即整个银币都泛出了淡淡的金光,看起来竟然有几分镀金的感觉。

    “你把这个随身带着,回家再去睡觉看看。”熊猫说。

    海伦接过银币,反复看了一会儿,迟疑地问:“这样就可以了?”

    “如果只是要不做噩梦,这样应该就可以了。”熊猫点头。

    海伦犹豫了一会儿,又问:“那么这个……需要多少钱?”

    “你还我一枚银币就行。”熊猫笑了,“说实话,我个人觉得你的问题大概不只是做噩梦那么简单。但你既然只要求不做噩梦,那就先这样吧。反正这几天我都住在这里,你要是觉得还有问题,或者是发现这东西的光芒消退了,尽可以来找我。”

    海伦很没有信心地看着那枚银币,又看看熊猫,见他一脸从容平淡的样子,犹豫再三,才叹了口气,还了他一枚银币,小心翼翼地将这枚经过神圣力量加持的银币收好,出门离去。

    “熊大师,您的办法真的有用?”等他走了,替换阿历克斯的酒保塞林好奇地问,“凭那一枚银币,就能驱邪吗?”

    “一枚银币怎么可能驱邪?”熊猫笑着说,“但我们驱魔人做事要讲究‘你情我愿’。他只要求不做噩梦,不想要别的,那我当然只能做到这个地步。”

    “要是……驱邪失败呢?”塞林担心地问。

    熊猫摇头:“失败倒不至于,那枚银币上的力量,怎么也能保护他睡上一两个安稳觉。只不过……他身上明显有邪气,光靠‘不做噩梦’,大概是不够的。”

    “那您怎么不给他说清楚呢?”塞林问。

    熊猫叹了口气:“我暗示得还不够清楚吗?他不是傻子,当然能明白我的意思。只是他虽然明白了,却坚持只要‘不做噩梦’……我有什么办法呢?”

    塞林想了想,也摇摇头:“海伦这家伙,真可以说是要钱不要命了!唉!就算是大师,也救不了吝啬鬼啊!”

    熊猫神秘莫测地笑了笑,一言不发。

    救不了?当然不至于。我只是发现自己来得早了一点,现在还有足够的时间,所以不着急罢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