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你还没好吗?”熊猫的喊声从门外传来,“只是换身衣服而已,你究竟要换多久啊!”

    屋内传出愉快的声音:“就好,就好。”

    说是“就好”,其实压根不是这么回事,熊猫又等了差不多十分钟,才看到詹姆出来。

    一看到詹姆,熊猫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笑了:“你现在的样子真帅!让我忍不住想起当初屠龙成功,庆功宴会时候的你了!”

    詹姆也笑了:“今天可是我的好日子,我一定要打扮得足够帅气,才能不辜负这份好运。”

    只见他穿着一身合衬的贵族礼服,佩戴着完全只是装饰的礼仪剑,一头金发也梳得整整齐齐,明显还用了发油,看起来闪闪发光。

    他的脸也已经恢复了过去的模样,这几年出现在塔拉汗的丑陋的“哈利教官”已经成为了历史,除非倒霉到“机缘巧合”,否则相信詹姆再也不会让这个人重新出现。

    现在出现在熊猫面前的,是意气风发却比当年多了一份成熟稳重的詹姆·爱德华。

    “现在出发?”

    “当然!”

    熊猫笑了笑,拿出一张定点传送卷轴递给爱德华,目送着他化成一道光消失,然后自己直接一个回城,回到了城堡大厅。

    从大厅来到地下室,借助传送门,他直接进入了疯神世界。

    疯神世界的气氛现在有些紧张,新浣熊镇的居民们都躲进了经过特别加固的地下掩体,这座掩体修建得十分牢固,里面还有足够整个浣熊镇居民吃喝至少三个月的粮食和饮水。掩体上方厚厚的石头和泥土,能够最大程度地削减爆炸的威力即便预定的爆炸地点会在距离他们很远的地方,但多准备一点,总是没有错。

    在距离新浣熊镇大概十公里的地方,布置了一个庞大的献祭法阵。阿尔菲茵已经在这里不眠不休地祈祷了三天,奉献了几十份相当规格的祭品。这些祭品既有蕴含丰富生命力的大型魔兽,也有智慧生物,当然还有被称为“魔王”的危险魔怪。

    为了凑足这些祭品,穿越者们可着实下了点血本。这个世界可没什么未受污染的魔兽了,穿越者们只能去西陆世界抓。而智慧生物也就是人类什么的,也差不多,相比魔兽还好抓一点,毕竟这世界上,盗匪比魔兽常见多了。

    不过,为了确保祭品的质量,穿越者们可不是随便抓几个盗匪交差的。他们专门找了几个作恶多端的魔法师以及贵族,无声无息地抓走,送到疯神世界当祭品。

    那些贵族倒也罢了,几个魔法师果然不愧是专业人士,一到疯神世界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等看到那个献祭法阵,一个个脸都绿了,哭爹叫娘地求饶,甚至于表示把自己零碎切了都可以,只要不当祭品,什么都好说。

    他们的想法很符合常识不管怎么死,死后好歹还有灵魂。上天堂也好下地狱也罢,起码还有个盼头。但如果被献祭的话,灵魂也会成为消耗品,就算侥幸没有被消耗掉,也会成为被献祭请来的大佬们的开胃菜。

    这特么比死恐怖多了好不好!

    然而“平日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的报应现在来了,不管他们怎么求饶怎么挣扎,都改变不了他们成为祭品的命运。这次就算是一向认为“人都是可以挽救的,只要愿意真心向善,就不妨再给他个机会”的熊猫,都摇摇头没有开口,坐视了他们被绑上祭坛,由漂亮的女祭司亲自动手,切成宛若肉铺货物的零碎,再通过仪式化为祭坛的一部分。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献祭,原本只是用白色石头建造的祭坛现在已经变成一片猩红,手摸在上面没有半点石头的冰冷坚硬质感,反而软软的带着少许温热,就像是摸到了活人的身体一般。如果仔细感觉的话,甚至还能感觉到祭坛里面隐约有什么东西在跳动,好像是脉搏一般很有规律。

    “每次看到这东西,我都感觉瘆得慌!”熊猫并没靠近祭坛,远远地就停住了,“阿尔菲茵,你确定你那个‘民俗学者’职业真没问题?我怎么看都觉得这像是恶魔献祭什么啊!”

    “民俗学者是向邪神献祭,老实说,邪神比恶魔邪门多了。”

    “那你还升这个干什么?别搞了!”

    “搞完这一波我就收山。”阿尔菲茵笑着说,“嗯,真的,干完这笔我就退休了,以后不再搞什么邪神献祭了。说实话,我自己也觉得这个很有问题……不用你说,我自己其实也挺怕的。”

    就在这时候,聊天频道里面出现了三余的发言。

    准备搞大事的厨子:阿尔菲茵,那边情况怎么样?开始召唤“疯狂之神”了吗?

    明天就金盆洗手:还没,正在等你们的信号。你们说可以了,我就开始。

    准备搞大事的厨子:那么开始吧,差不多的时候我们推封印过来。

    明天就金盆洗手:OK,看我的吧!这次一定弄个漂亮的大烟花,给我的民俗学者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她将最后一批祭品送上祭坛都是经过专门炼制的恶棍,具体模样就不说了,总之让人看了就觉得不舒服的那种然后,她整理了一下身上那件人皮袍子,举起骨杖开始祈祷。

    熊猫和几个圣职者远远绕着祭坛围成一圈,万一祭祀出了问题,他们要负责第一时间发动神罚之类技能,把祭坛上错误召唤出来的家伙轰杀至渣,然后尽快清理祭坛,好重新召唤。

    距离祭坛很远的地方,一个专门构筑的防护法阵中,詹姆一人读作,面前摆着一张中型餐桌,餐桌上有点燃的烛山,有鲜花,有酒。他不紧不慢地将雪白的丝巾系在脖子上,给自己斟了一杯,端着酒杯,愉快地看着天空中那个传送门。

    过不了多久,当邪神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封印着暴君理查德的巨大魔法阵就会被推过来,跟邪神发生激烈的零距离接触。

    到时候,一定会绽放出美丽的光芒。

    他已经做好准备,将要坐在这个特等席上,好好欣赏暴君的末路,用来充当下酒菜。

    “啊,这正是我期待已久的甜蜜复仇啊!”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