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大家已经谈妥了,和平了,穿越者们当然就能自由自在地去观察和研究那个笼罩大半个色雷斯王宫的封印。

    他们花费了二十天的时间,才将整个封印测绘清楚。接下来的工作是把它周围的石头和泥土拾掇干净,让这个长轴超过五百米,短轴接近三十米的巨大椭圆体不再被泥土束缚,可以比较方便地移动。

    至于这项工作需要多久,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在大家的强迫下,前工程师,猪头人老白拾起了他丢下多年的图纸和测绘板,努力回忆当年学过的土木工程知识,计算需要挖掘多少土方,需要多少的工作量没办法,穿越者们的学历虽然普遍不低,但真正学过这类专业知识的却寥寥无几。另外几个人的专业水平肯定比他这个吃了若干年爬格子饭的二把刀强得多,然而他们都被封在了那个巨大的椭圆体里面。

    所以,也只好赶着鸭子上架了。

    “我这辈子只‘上架’过小说……”老白抱怨着,很不满意却又无可奈何地投入了工作。

    而别的穿越者也没闲着,这场大战的很多手尾都需要了结,许多事情都只能由他们亲自出手,换成普通人的话,未必镇得住场面。

    现在“异人”这个群体已经正式走上了西陆世界的大舞台上,南到群岛最南端的人鱼国度,北到雪原深处铁石山的矮人王国,西到色雷斯的渔港,东到西文莱卡“独角鲸海岬”的村庄,稍稍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了这群强大而且神秘的人物。

    吟游诗人传唱着他们的骁勇和正直,魔法师们为他们不死的生命而震撼,学者们翻遍历史记载寻找他们的蛛丝马迹,冒险者们则回忆那些疑似“异人”的同行们的故事……

    如果放在平时,穿越者们一定会很乐于找个酒馆,喝上一杯酒,听听人们是怎么谈论关于自己的事情。但现在,他们可没空,忙着呢。

    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二的人手,很多原本轻轻松松的事情都变得捉襟见肘。大家忙到恨不得一个人分成两个来用,加班加点成了司空见惯,不少人都抱怨自己太过操劳,整个人都瘦了。

    好吧……主要是老白在抱怨。

    没有被封印的穿越者里面,差不多也只有他一个人身上有足够多的肥膘,可以在短短二十天里面瘦下来两圈半。

    这个减肥速度,如果换成熊猫等人,大概已经皮包骨头,甚至可能需要送去抢救。但在他的身上,才不过让他的肌肉模模糊糊看到一点形状,肚子勉强不凸出来,距离传说中的八块腹肌或者人鱼线,至少还有从长安城到灵山净土那么远,需要唐僧走上十四年。

    “说起来有个问题,我一直都不明白。”某次路过色雷斯王宫,看到瘦了几圈的老白在写写画画,熊猫纳闷地凑过去说,“我们复活的时候,身体状态会刷新,对吧?”

    “是啊。”

    “那为什么胖瘦不会刷新呢?”

    老白愣住了,满脸茫然。

    “莫非……我们身体状态的刷新,其实是由我们自己的‘认知’来确定的。因为我们知道自己胖了,所以复活刷新状态的时候,就同样是胖子。而受伤什么的,我们知道自己正常状态下是没受伤的,所以可以把伤势直接刷新掉?”

    熊猫饶有兴趣地将这个问题发到了群聊,大家也很有热情地讨论了一番,但最终什么结论都没能得出来。

    最后终结这场讨论的,是图书馆馆长和音。他表示图书馆里面有一本关于“复活刷新状态研究”的专门书籍,是去年家里蹲派总结出来的。只是总结出来之后,这本书就被束之高阁,也没谁再翻看过。谁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这本书,等生物学家马哈拉、猩红法师伊伦迪安他们几个被从封印里面救出来之后,再跟他们详谈。

    相比这些没多大意义的讨论,以及并不迫切的处理封印问题,摆在穿越者们眼前最急切的事情,是柳道青和卡特琳娜的婚礼。

    或者说,是艾兰茨王国女王卡特琳娜·艾兰茨陛下的登基典礼她和亲王柳青·道·艾兰茨陛下的婚礼,将在登基大典上同时完成。

    “柳青·道·艾兰茨……这名字究竟谁想出来的?”听到消息之后,熊猫忍不住吐槽,“鱼锅你肯定是入赘艾兰茨家的,这个我能理解,但是为什么要把那个‘道’字放在你的名字中间?”

    “道,是我的身份。”柳道青解释说,“当初我刚建立角色的时候,其实叫‘柳青’。后来成了道士,才在入门仪式上,正式得到了这个‘道’字柳道青,严格来说是我的‘道名’。我的俗家名字就是柳青。”

    他显然研究过这个,继续说道:“在名字里面加上象征道家身份的字,是道教的特色之一。尤其是魏晋南北朝的天师道,这种情况很普遍。这种做法叫做‘道名’,历史上有很多名人,他们被我们所熟知的都是道名,比方说王羲之、张道陵、谢灵运……他们名字里面的‘之’、‘道’、‘灵’其实就是道名,象征着他们各自所信奉的道派。”

    熊猫有些惊讶,问:“那么你这个‘柳道青’跟张天师那个‘张道陵’相似,可你是太平道的,他是天师道的,不一样啊。”

    “游戏毕竟是游戏嘛,其实我们太平道不讲究这个,你看从大贤良师张角开始,黄巾军里面有讲究这个的吗?但后世道家都要入门授道号,所以就以‘道名’和‘道号’区分是否守戒受牒,正式出家的,整个道号都由师傅取,跟自己原本的名字没有关系;不出家的,就在名字里面添上道名,以强调身份。”

    “那和尚呢?”熊猫问。

    “佛教跟我们不一样,他们不管出家不出家,都是连名带姓全改了。比方说陈江流出家之后就叫‘玄奘’,而就算是俗家弟子,也只是‘某某居士’,跟他原本的名字没有任何关系。”

    熊猫这才明白,琢磨了一下,问:“那等你和卡特琳娜生了孩子,他会继承你这个‘道’字吗?”

    这次,过了好一会儿,柳道青才回答:“其实……我计划在西陆也把太平道搞起来,到时候完成正规手续的入门弟子,我都会给他们的名字里面加上这个‘道’字。”

    “比方说……理查德·道·色雷斯?”熊猫问。

    柳道青哈哈大笑:“没错,就是这样!”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