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戴着面具的人并没有久留,很快就离开了。直到他走远了,穿越者们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我勒个去啊!他们连自己国王都不要了?!”安东尼瞪大了眼睛,喃喃地说,“这特么简直是要谋反了啊!”

    “怎么能叫谋反呢!贵族的事……那能算个事儿吗?反正他们一出事就甩锅卖兄弟,只要价码合适,我估计他们连爹妈都可以卖了,何况只是卖个国王呢?”一向毒舌的洛马冷笑着,阴阳怪气地说,“何况,阿兰维纳已经扶持王子登基了。新的国王诞生,那老国王自然就成了累赘。要是这封印拖上二十年再解开,到时候难道还要三十四岁的国王退位给三十二岁的老爹?”

    “所以他们就想领导所想,急领导所急了真是好一群‘忠义之士’啊!”洛克冷森森地说,“果然不愧是贵族!”

    “那个……你现在也是贵族了。”安东尼提醒他。

    洛克·德古拉伯爵冷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熊猫走出来打圆场:“看现在这局面,或许过不了几年,咱们当中会出现一大批贵族来。到时候没准就指望着咱们来改善贵族风气了话说,大家觉得那家伙究竟是谁?我看他的背影一点也不眼熟,莫非是什么探路用的阿猫阿狗?”

    “显然是啊,这家伙就是颗投石问路的小石子。”洛马满不在乎地说,“如果我们答应了他们的提议,那他就回去报告。如果我们不答应,那他估计就会死在回去的路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可能还是个单身汉,没老婆孩子。所以就算追究他的叛逆之罪,也只死他一个。这种戏码一点也不稀罕,在网文里面见多了。”

    熊猫和三余对视了一眼,都暗暗叹了口气。

    第二天,谈判继续进行。

    但和昨天相比,今天的谈判进行得很不顺利。阿兰维纳显然没有能够统合色雷斯一方的意见,在谈判中,不时有人在他背后提出反对意见,使他不得不回去讨论。

    虽然他是色雷斯目前明面上唯一的传奇强者,理论上可以威压四方,甚至于比当初寒冰剑圣的地位还高。但这位刺客出身的强者显然并没有“擎天柱”的自觉,不知道是性格如此,还是有什么顾虑,总之他没有采用强硬的手段,而是一直在试图和大贵族们协商解决。

    一整天的时间,差不多就浪费在了这种没多大意义的协商上。

    当天夜里,昨天来过的那个蒙面人又来了。

    这次,色雷斯大贵族们显然已经完全统一了意见,拿出了他们的计划。

    “只要你们能够把那个封印整个搬走,别让它再对色雷斯城构成威胁,别的问题我们都不会过问。”他说,“但是,这只能由你们自己去做,我们不会给你们任何帮助。”

    穿越者们对此倒也没什么意见,他们觉得这个条件是可以接受的。

    对于色雷斯人来说,那个封印反正是完蛋了解开封印的方法多半会导致一场大爆炸,别指望能有什么东西在恐怖的大爆炸下幸免于难。既然没东西了,那它就不值得关注,也不值得花费力气。

    但对于穿越者们来说,爆炸不是问题,反正同伴们是能复活的。只要破坏了封印,就算他们被炸成了天上的星星,也会在缺乏氧气憋死之后在城堡复活,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这个封印对他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很有价值,值得为它花力气。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在穿越之前是个体户的塑能法师雷蒙倒是想要再砍砍价,争取从色雷斯人那边弄点好处来。但他的提议被大家一直否决了对他们来说,破除封印,救出同伴,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情。相比之下,别的都无关紧要,不值得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让已经眼看要成功的谈判再起波澜。

    于是第三天谈判的时候,三余直接提出了这个建议。

    “我们可以帮你们把这个封印弄走。”他说,“在弄走的过程中应该不会爆炸。”

    “那弄走之后呢?”阿兰维纳立刻紧张地问,“可以解开封印吗?”

    “这才大白天的,你做什么梦?”对这个刺客头子,三余可一点好感都没有,直接冷声说,“我们是要把它弄走再引爆反正我们异人是炸不死的。”

    “可是陛下怎么办?”阿兰维纳问。

    “你说理查德?只有完好无损地解开封印,才可能把他救出来。而想要完好无损地解开封印,我们至少需要花费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你确定二十年或者更久之后救出他来,还有意义吗?”

    阿兰维纳犹如被人迎面打了一拳,颓然坐在谈判席上,一言不发。

    他当然知道三余说的是事实二十年甚至更久之后,就算理查德能够被救出来,新的色雷斯国王也不可能允许将他救出来。

    对于年幼的王子来说,年盛力壮的父亲是为自己支撑天空的大树,可对成年的国王来说,一个比自己还年轻还强壮的父亲就只是麻烦了。

    要是封印里面的时间会流逝,到时候年老体衰的理查德或许还能享受天伦之乐。然而封印里面的时间是停滞的,就算过一千年一万年,只要他能活着从里面出来,都会像现在一样的年轻和强壮。

    这种事情……新国王怎么可能答应?

    既然如此,等待理查德国王的,就只有悲惨的下场了。

    他沉默了很久很久,简直像是变成了雕像一样。连午饭休息的时候,他都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天色将晚,会议主持人“大地游侠”杰恩·范·罗素提醒他今天的谈判要结束了,他才如梦初醒。

    “我明白了……”这位强大的传奇刺客用疲惫无力的声音回答,“请给我一点考虑的时间,我们会认真考虑这个提议的。”

    三余没说什么,目送着他离开。

    “原来,他一直都被蒙在鼓里。”他对同伴们说。

    “我突然觉得这老头挺可怜的……”熊猫说。

    “别天真了!他就是一条冻僵的毒蛇!”洛马毫不客气地说,“别看他现在可怜,但只要让色雷斯重新得势,他立刻就会化身阴影之中的冷血杀手!到时候死在他手下的那些人,才是真的可怜!熊猫,你什么时候改行做东郭先生了?”

    熊猫笑了笑,摇摇头:“你说得对,阴影之王可不是我们该同情的人!”

    然后,第四天,谈判顺利结束。

    就像之前谈好的那样,穿越者们负责将封印弄走,这场纠纷,到此为止……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