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欢声笑语的艾兰茨城堡相比,色雷斯贵族联军的军营里面就充满了愁云惨淡。

    这场艾兰茨讨伐战,从战场看来,双方算是两败俱伤,艾兰茨一万五千“暴风骑兵”几乎全军覆没,色雷斯军也基本上把底层兵力折损了个精光。按照比例算一算,亏损比较多的可能还是艾兰茨一方。

    但从战损人数看来,艾兰茨也就战损了大概一万五,色雷斯军战损却超过了三十万。如此巨大的战损比,足以让任何一个色雷斯方的军事人员在得到消息之后心跳加速、血压升高、心血管疾病发病率提升十倍以上。

    不仅如此,色雷斯军还要面临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这里是艾兰茨公爵领!

    在艾兰茨人自己的地盘上,他们是很容易补充兵力的。

    那么,艾兰茨人有兵力可以补充吗?

    当然有!

    艾兰茨除了天下闻名的“暴风骑兵”之外,还有至少五万人左右的正规步兵,以及大概五千的后备骑兵。如果动员民兵预备队的话,更能集结至少十万军队。倘若不顾一切展开全民皆兵的疯狂节奏,甚至凑个几百万大军都没问题。

    艾兰茨人不大可能发神经搞总动员,但最起码那五万步兵是肯定可以立即补充的事实上他们就驻扎在城堡后方不远处,随时都可以进入战场。大概就在那场暴雨落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燃烧的钢铁”奥托·斯宾诺拉和“政务官”康迪·皮耶德的率领下进入了战场,牢牢守住了艾兰茨城堡,不给色雷斯军任何机会。

    当然,他们想要乘胜追击也并不容易。色雷斯军虽然损失惨重,可损失的是低端武力,中高端武力基本上没受到多大损失。以残存的皮杜茨山峦军团余部为核心,色雷斯人战后居然拼凑出了大概五六万人的部队来。

    清一色的步兵,因为战马不是死了,就是跑了。

    从纸面上看,双方兵力其实还是不相上下的。甚至如果考虑精锐程度,色雷斯军还占着明显的上风能够从地狱般的火海里面活下来的,保守估计都是40级以上的人物,他们这五六万军队的平均等级可能超过了45级,如果去掉一些靠运气活下来的较弱的,只算那些靠实力活下的真正精锐,平均等级甚至可能达到了史无前例的50级!

    然而他们士气低落,状态萎靡。经历了白天那场地狱火海的洗礼,就算是最骁勇的骑士,也还在心惊肉跳。不知道多少人夜不能寐,又不知道多少人勉强睡醒然后随即从噩梦之中惊醒。

    以这样的军队去打仗……那基本上跟送死也没什么区别。

    所以色雷斯军的将领们甚至连打扫战场都等不及,顶着暴雨仓皇撤退,一路上几乎丢弃了所有的辎重,只求能够快点逃走,逃得越远越好。

    到天黑的时候,五六万色雷斯军已经在茫茫大地上散成了一条乱七八糟的长龙。能够聚集起来开个军议的,只有那些跑在前面,相对比较厉害的统帅们。

    “这一仗是没办法再打下去了!”首先开口的是德雷克侯爵,因为做好了准备的缘故,德雷克军的撤退速度是最快的,撤退的时候受到的损失也相对较小,在目前这支残兵败将里面,他们是毫无疑问的魁首。

    众贵族纷纷点头,一直赞成他的判断。

    “现在也只能撤了,先撤出艾兰茨家族的领地,找个地方修整一下吧。”新一任的皮杜茨公爵叹道,“真是想不到,五倍兵力的优势,居然会落得如此惨败!”

    “都怪诺曼·斯皮克那个不靠谱的家伙!”亨利家族的领军人怒道,“搞什么狗屁的‘陨星魔法’啊!结果被艾兰茨人一冲,魔法失败,把大家都坑惨了!”

    “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那个爆炸,他自己就在爆炸的中心点。”老好人布莱恩侯爵叹道,“就算他是传奇法师,实力高强,怕是也性命难保。”

    众人纷纷叹息,既为自己遭受的重大损失,也为作法自毙的诺曼·斯皮克。

    就在这时,一个伯爵突然说:“你们真的以为……诺曼·斯皮克死了?”

    众人一惊,纷纷看向他。

    那伯爵眼神阴翳,脸上满是凶恶之色:“那老东西一眼艾兰茨军来了,自己第一个就跑了!你们还以为他会死守在仪式现场?”

    大贵族们大吃一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片刻之后,才有人说:“不可能啊!所有的法师都死了,没有一个回来的……”

    那群举行仪式的色雷斯法师团来自于各个家族,他们跟各自的家族都是有联系的。爆炸之后,没有任何一个家族收到来自他们的消息,除了“全体阵亡”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结果?

    那个伯爵冷笑一声,说:“的确是所有的法师都死了,但是……你们以为他们是怎么死的?”

    大贵族们齐齐地看着他,一些性格比较急躁的更是催他不要卖关子,赶快把消息说出来。

    那个伯爵又冷笑了一声,拿出了一块传讯水晶。

    这块传讯水晶上有许多裂纹,一看就知道受损不轻。好在军中有法术高手,巧妙地施展手段,还是能够将其中的讯息大致读出来。

    储存在这块水晶之中的讯息有些凌乱,但大致还是能够看清的。

    那是一个很大的地下岩洞,地面、头顶、墙壁……到处都画满了诡异的魔法符文。一盏盏用人头骨制作的吊灯挂在岩洞之中,绿油油的光芒令人毛骨悚然。

    岩洞里面,几位魔法师正在女弓箭手的帮助下,围攻一个身体庞大、黑气缭绕的巨大魔物。周围横七竖八,躺了大量的尸体,全都穿着法袍。从离得比较近,能够看清法袍的几具尸体看来,这些法师们的等级不低,几乎全都是中级甚至高级的。

    而那个巨大的魔物在战斗之中,不时地挥动手臂,施展出某些法术。这些法术里面,不止一个是人们看着眼熟的那是“密咒的贤者”诺曼·斯皮克惯用的独门法术。

    再然后,就是几句遗言。因为有点乱,只能听出这个法师要燃烧生命,把消息送出去,揭露诺曼·斯皮克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的真相。

    讯息就这么多,但已经足够了。

    看完了讯息,色雷斯大贵族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不知道是谁怒吼起来。

    “怪不得……原来都是这个混蛋恶魔干的!”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