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冰剑圣”莱普·海因里希终究是死了。

    但他临死的时候,依然展现出了“人间最强”的可怕实力,用现学现卖的“魔剑术”,一剑杀了“移山的贤者”恩斯特·洛佩斯。

    尽管看出端倪的洛克及时用身体挡了一下,然而这一剑的威力远远超乎他的想象,六十多级吸血鬼的身体,竟然丝毫不能削弱它的威力。这让他心中大为震惊同样出手一剑的话,他的魔剑怕是不会有这样的威力。

    幸好剑圣终于是死了,要是这次还被他逃走的话,下次不知道要堆上多少人命,才能干掉这个可怕的对手!

    洛佩斯贤者死了,那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蕴含在剑中的强烈剑意更是直接侵入了他的身体,将这位贤者不够坚固的身躯破坏得不成样子。

    他以一种谁也想不到的方式,死在了胜利已经到来的时刻,甚至没能来得及留下一句遗言。

    被一剑穿胸的洛克反而没多大事,虽然他也伤得很重,但是他随即就变成了雾气,将那一剑上蕴含的剑意驱出身体,然后又重新变回来,于是伤势就减弱到了大概也就相当于被人砍了一刀的程度。

    被砍上一刀会怎么样?无非也就是疼一下,皮肉受苦,流点血,最多稍稍有点伤筋动骨除非是重型砍刀,又或者恰巧被砍到要害,再或者是像某个用拳头怼几把刀的业余武术家一样被砍成血葫芦,否则正常人是不大可能被一刀砍死的,反倒是被一刀捅死的人比比皆是。

    所以才会有“三砍不如一捅”、“砍人吃牢饭,捅人吃枪子”之类的说法。

    洛克化身雾气化解伤势的手段,看得传奇强者们也啧啧称奇。他们倒是有兴趣跟洛克详细谈谈,问问这一招能不能学到,但洛克表示自己现在要忙着护送两位前辈的尸体返乡,有什么时候之后再说。

    这个理由实在是既严肃又正当,谁也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于是洛克就当着他们的面整理了剑王和老贤者的遗物,将他们的尸体连同遗物放进了他们各自的空间道具里面,带着这两件空间道具,朝着东南方特雷拉城的方向飞去。

    “这小子真是个有本事的,那个什么‘魔剑术’用得好的话,很厉害啊!”等他走远了,矮人王才说,“不过,这招数太吃装备,没有好剑的话,什么都是白费。”

    “他会有厉害武器的。”龙领主说,“有这样本领的人,兵器什么的,难不倒他。”

    矮人王点点头,又看着地上剑圣的尸体,眼中不禁浮起少许惊惧之色,“莱普·海因里希真是个可怕的对手!七位传奇强者,最后还用了暗算偷袭的手段,才把他给杀了。他甚至临死的时候都还能现场学会别人的绝招,然后用出来杀人这样强大的家伙,我听说都没听说过!”

    “或许就算是在第二纪元那个高手如云的时代,他也可以算是出类拔萃的了吧……”龙领主叹道,“如果他不是非要站在邪恶的色雷斯这边,其实我真挺想交他这个朋友的。这么厉害的朋友,可不容易交到!”

    “是啊,明明有这样的本领和才华,偏偏要……可惜了啊!”矮人王也不禁叹了口气。

    血斧打断了他们的感慨,问:“你们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准备回大沼泽去修养几年了。”

    “啊,我也要回温泉乡去好好泡几年。今天我感觉至少把攒了二十年的勤奋都用完了!”龙领主立刻附和,说出简直懒惰到了相当境界的话,“荷西,你要回去吗?咱们顺路,我可以载你一程,让你当一回传说中的龙骑士,风光一下。”

    “我才不要!”矮人王立刻拒绝了这个看起来很威风的提议,“矮人是大山之子,我们习惯脚踏实地走路。”

    “你就老老实实承认自己恐高算了!”人鱼女王跟他们也是认识的,自然知道这位矮人王有恐高症,骑龙飞行?怕是他在空中就会呕吐出来,等到了地方,多半连站都站不稳了吧。

    矮人王尴尬地笑了笑,稍稍收拾了一下东西,向率先离开的两位朋友道别,然后说:“那么……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喽。”

    “我才不要管这些事呢!”人鱼女王笑着说,“艾兰茨家族除了骑兵冲出去打仗之外,剩下的人应该都躲在后方,我把他们找出来,把事情交给他们处理就好。”

    两人说得轻描淡写,一点也不把寒冰剑圣的遗物放在心上。

    他们一个是矮人王国的国王,一个是人鱼王国的国王,都身家丰厚,怎么可能作出发死人财的事情来?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一声雷鸣。二人抬头看去,却见不知哪里来的乌云迅速聚集,只一会儿整个天空都黑了下来,眼看着就要下雨。

    “这是魔法召唤来的雨。”矮人王下意识地说,然后突然乐了,“嘿嘿!罗德那小子在天上飞着呢,可别被一个雷劈了他的尾巴……”

    人鱼女王被这老矮人跳脱的思维给逗乐了,摇摇头,没搭理这话,拿出一支水晶魔杖指向天空。

    “这是要下雨救人吧……我也帮帮忙好了。”

    片刻之后,倾盆大雨哗啦啦地落下,终于将色雷斯军阵地上熊熊燃烧的烈焰给扑灭了。

    刚刚从虚弱恢复,又竭尽全力下了一场大雨的柳道青显出了原型,背着总算苏醒过来,却还是有些晕头转向的卡特琳娜,带着那群从爆炸和烈火之中侥幸逃生的残兵败将,慢吞吞地飞回了已经在传奇强者们的大战中变成危房的艾兰茨城堡。

    看到了横尸当场的寒冰剑圣和洛佩斯贤者,又问清楚了这场战斗的经过,他们心中有许多话想要说,却因为精神和身体双重的疲惫,又什么话都不想说。

    最终,千言万语只汇成一句长叹。

    矮人王和人鱼女王告辞离去之后,卡特琳娜招来被事先安排到后方的奥托、皮耶德等人,将诸如导师的遗体保存等一些紧急要处理的事情安排下去,然后就和柳道青肩并肩坐在城堡吊桥旁边。

    雨已经渐渐小了,这场雨不仅扑灭了烈火,也给炎热的夏天带来了不少清凉。

    “卡特琳娜,这场战争……算是我们打赢了吧?”柳道青看着战场方向还在不断升起的黑烟,疲惫无力地问。

    “当然!寒冰剑圣、盾之山、翠绿的游荡者……我们杀死了三位传奇强者,几乎可以说是全歼了几十万色雷斯贵族联军。”卡特琳娜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是一次辉煌的胜利,可以载入史册的那种!”

    “可我们也付出了很多。”柳道青说,“暴风军团完了,艾兰茨城堡差不多也完了,连洛佩斯导师都……这胜利太沉重了!”

    “我们别无选择,如果不能胜利的话,我们会被迫付出更多。”

    柳道青苦笑一声,说:“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我们竟然真的赢了……色雷斯人竟然自己把自己给毁灭了……”

    “如果不是我们冲过去,逼得诺曼·斯皮克逃跑,那个魔法阵难道会自己爆炸吗?这当然是我们的功劳!”

    想起刚才在战场上看到的地狱般场景,柳道青忍不住深深地叹息:“唉!太惨了!几十万人啊……除了实力比较强的,那些普通士兵们,几乎全死光了……”

    卡特琳娜也垂下了头,过了片刻,说:“没办法,这就是战争!他们死,好过我们死。”

    “我明白,只是……稍稍有点难受。”柳道青苦笑着点头,想了想,问,“这么说……艾兰茨家族的独立战争,算是胜利了?”

    “暂时还不一定,虽然战场上打赢了,但谈判结束之前,总还不能就说是肯定成功。”卡特琳娜说,“只能说,我们已经有了巨大的优势。这场独立战争,我们至少赢了九成。”

    “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么惨的战争了。”

    “嗯,你说得对!”

    二人又坐了一会儿,柳道青犹豫了几次,终于鼓足勇气,说:“那个……我的家乡有句名言,叫做‘成家立业’。一般来说,事业有成之后,就该考虑家庭问题……”

    卡特琳娜转过头,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看着他。

    柳道青被她看得越发紧张,说话也吞吞吐吐。他明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但说着说着就变成了“发工资”、“买房子”乃至于“房贷”、“首付”、“六个钱包”……到后面,他干脆说起了“养猫很麻烦,或许应该养狗”、“小孩子也很麻烦,但没有不行”之类他自己都不明白什么意思的话。

    他急得满头大汗,但越是着急,说话就越语无伦次,脑袋也越来越发昏,恨不得一锤子把自己砸晕过去,偏偏又不甘心就这么闭嘴。

    终于,卡特琳娜看够了他的笑话,抬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好了,好了。”她的眼眸中倒映着夏日暴雨之后浮现的彩虹,明澈得让柳道青连心要陷进去,“你一开始那句话说得很有道理,成家立业我也是要当女王的人了,的确该成家立业才对,你有兴趣换个封号,当‘艾兰茨亲王’吗?”

    柳道青瞪大了眼睛,兴奋得几乎跳起来。

    片刻之后,他在聊天频道里面发了一句“我要结婚了”,然后是至少二十个感叹号,以及一百个笑脸。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