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挨了六剑,寒冰剑圣不仅传送法术被打断,整个人都被这六剑的力量射得摔飞了起来,重重地倒在地上。

    他不顾重伤和剧痛,勉强转头看去,却见重新从年轻变得衰老的“剑王”尤因·特雷拉正躺在地上,颤巍巍的右手捏着剑诀,冷笑着看向他。

    在剑王的旁边,“老贤者”玛吉克·诺雷静静地平躺,身下一片猩红,胸口没有半点起伏,显然是已经死了。

    “我说过……这一战之后……你别想再去特雷拉!”他显得有气无力,说话间还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伴随着咳嗽,胸口一片鲜红正在飞快地扩散,“老夫一生……言出必践!”

    剑圣惨笑两声,没有反驳。

    六剑穿身,是实打实的致命伤。哪怕是“圣者”雅格亲至,也别想救得了他。他之所以还能勉强活着,不过是凭借强大的力量在垂死挣扎就像是剑王做的事情一样。

    以他的经验,一眼就看出剑王同样受了致命伤。他的那一剑威力不凡,两位传奇强者近距离挨了他积蓄百多年的剑意,都受了致命的重伤。然而不知道是老贤者凭借高超手段帮剑王治疗了一下,还是剑王当真老而弥坚意志卓绝,尤因·特雷拉竟然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撑到现在,还抓住机会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就在这时,五位传奇强者们陆续赶到。冲在最前面的自然是性格急躁的矮人王,随后是直接变成了巨龙形态的龙领主,再然后是将身体裹在水泡之中的人鱼女王,移山贤者陪着眼睛恢复清明但却显得很疲惫的血斧,缓缓走在了最后。

    “哈哈!你这是活该!”看到剑圣倒在血泊之中,矮人王大笑,“坏事做多了,终究是会有报应的!”

    剑圣没跟他吵架,双眼微闭,慢慢调整气息,像是想要就这么平静地死去。

    “荷西,别说了。”龙领主劝道,“他就要死了,让他安静地死吧。身为人间的最强者,他至少该得到一些尊敬。”

    矮人王撇了撇嘴,倒是没有反驳,急匆匆跑到剑王的旁边,问:“尤因,你还好吗?”

    “我……要死了。”尤因低声说,“不过……能杀了莱普……也算是……赚了!”

    矮人王叹了口气,他当然一眼就看出剑王同样受了致命伤。

    就在这时,人鱼女王赶到,手一挥,两圈水雾分别落在剑王和剑圣的身上,虽然并不能保住他们的性命,却至少能够让他们舒服一些,死得稍稍安详那么一点点。

    剑王勉强笑了笑,正想要说什么,一团黑影贴着地面飞来,化作穿着破烂礼服的洛克。

    “尤因·特雷拉圣祖陛下,我是特雷拉王国的德古拉伯爵。”他彬彬有礼地说,“您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转告国王陛下的事情?”

    剑王微微一愣,侧头看了看他,礼节性地笑了一笑,说:“该交代的事,我都已经交代过了。你有心的话,就把我和玛吉克的尸体送回去。作为谢礼,我的六柄剑里面,你可以任选一半。”

    洛克摇头:“我不需要您的礼物,您为了国家和子孙,拖着垂老的身躯苦战,最终击杀强敌,是令我尊敬的英雄。我会把您和玛吉克·诺雷会长的尸体以及全部遗物,都安全送回特雷拉城。”

    剑王微微一愣,笑容变得真诚起来:“谢谢。”

    他倒不担心对方出尔反尔,当着几位传奇强者答应下来的话,可不是能够随随便便就反悔的。

    他闭上眼睛,轻轻地叹了口气,低声说:“我这一生,战胜了无数的敌人,开创了一番大事业,到老得不行的时候,还有好朋友陪着我一起来打没什么胜算的战斗,最后眼看就要死了,竟然还能拖着人间的最强者同归于尽……我……”

    这位老人本想说一句“我没有遗憾”,但却又犹豫了,说:“可惜我推敲近百年,一直想要完成的‘驾驭魔剑’之术,却终究没能完成!要是能再给我十年时间的话……”

    洛克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您说的,莫非是这一招?”

    说着,他手指一弹,一柄寒光四射的魔剑从袖子里面飞出来,富有灵性地在空中转了几圈,然后停在了他的面前:“我也一直在研究类似的技艺,刚才在您六剑齐飞那一招之中找到了灵感,终于将其完成了。”

    剑王瞪大了眼睛,惊喜交加地看着那柄灵气十足的魔剑,然后咧开嘴,像个孩子般地笑了。

    “很好!很好!”他喃喃自语,话音渐渐低沉,“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我这一生,没有遗憾了……”

    说着说着,他的气息终于断绝,再无生机。

    众人连连叹息,既感叹于剑王的刚烈骁勇,也为他临死还能完成毕生心愿而欢喜。

    这世上不知道多少人怀着心愿不能瞑目,能像他这样安心地死去,也算是一种幸福。

    就在这时,他们突然听到了一声冷笑。

    众人大惊,转头看去,却见一直闭着眼睛躺在地上的剑圣猛地睁开了眼睛,眼中寒芒四射。

    尽管他同样已经就要死了,但所有看到他眼中寒芒的人,都不会把他当成一个垂死的伤员,而只会当他是极度危险的强敌。

    “血斧”欧拉·啪啪怒吼一声,从空间道具里面拿出备用的斧头,一甩手就朝着他掷去,矮人王也作出了同样的事情。

    倒是三位施法者稍稍矜持一些,只是各自念起咒语,想要施展护身法术,避免被剑圣垂死一击拖着陪葬。

    尽管……谁也不明白,这个先是被法术轰得背后几乎都烂成了一团,又被六剑开了十二个血窟窿,躺在地上已经快要把全身鲜血都流尽的人,究竟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攻击他们?

    大家的疑问,很快就被解开了。

    在众人或者惊讶或者疑惑的目光中,剑圣嘴角露出讥讽的笑容,抬起被鲜血完全染红的右手,手指在空中画了个剑诀,然后打了个响指。

    他之前受伤落在地上的魔法长剑应声而起,以快到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出去,直取“移山的贤者”恩斯特·洛佩斯。

    洛佩斯贤者的施法速度跟龙领主可不能比,这时候甚至没来得及完成法术。虽然洛克急忙赶到,拦在他的面前,但却根本挡不住,被那一剑直接射穿了身体,而且还余势不衰,正中这位艾兰茨家族导师的心窝。

    血光飞溅,洛佩斯只惊呼了一声就倒了下去,剑圣则被两把飞斧重重地砍在身上,整个人几乎成了三段。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笑。

    虽然他一句话都没能再说出来,但他脸上的讥笑却明明白白告诉了大家他想要说什么,就连最迟钝的矮人王,都能清清楚楚理解他的意思。

    就这点本事,还要花时间研究?我一看就会了!

    你们这些家伙,真是没用!

    这就是“人间最强”留下的无声遗言,十分自信,十分嚣张。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