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冰剑圣会乖乖地等死吗?

    当然不会!

    虽然他在激烈的战斗之中,几乎分不出精神来思考稍微复杂一点的问题,但对于形势的判断,对于战况的估计,早就已经成为和呼吸一样的本能,就算战斗再怎么激烈,他也能够本能地判断形势,作出准确的选择。

    比方说。

    现在。

    在激烈的战斗之中,突然间,他的出手频率变慢了。

    这个变化很细微,或许也就是“一秒钟一百剑”和“一秒钟九十九剑”之间的差别,细微到三位法术系的传奇强者根本没有觉察到的地步,细微到连矮人王都只是隐约有些错愕的地步。

    唯一能够准确发现这一点的,只有血斧。

    在五位传奇强者之中,只有他真正是从食物链的底层打上来的。他没有高贵的血统,没有良好的出身,甚至于连一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他从一介普通半兽人,一步一步地拼搏向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生死之战,不知道多少次和死亡擦肩而过。

    他不懂什么完整的复杂的巧妙的武艺,他所拥有的,只有经历无数生死而磨炼出来的战斗本能。

    简单、直接,没有一点点的累赘,力争抓住一丝灵感,实现“你死我活”的结果。

    在剑圣的出手频率改变的刹那,他就清楚地感觉到了。

    虽然他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他下意识地作出了反应。

    高举战斧,狠狠斩落。

    以武艺而言,矮人王和血斧都远不如剑圣。论速度,他们就算是得到了辅助魔法的加成,也同样追不上剑圣那迅雷一般的剑,闪电一般的步伐。

    所以他们只能以拙胜巧,不管你怎么出手,我只逼你不得不接招就好。

    斧头还在空中,狂风已经在它的周围旋转,厚重的血腥气熏得嗅觉灵敏的龙领主不由得皱起眉头,沉重的杀气更是让艾兰茨城堡的墙壁都出现了许多的裂纹,就像是火烧之后又被浇上冷水,一片片开裂。

    斧头落下。

    剑圣没有抵挡,也没有躲闪,他只是对准了“血斧”欧拉·啪啪,刺出了自己的剑。

    那一瞬间,欧拉的眼神和剑圣对上了。

    然后,他下意识地退避,让到了旁边。

    说起来很好笑,明明在这五位传奇强者之中,“血斧”一向以骁勇著称,不知道多少次战到浑身是血伤痕累累也不曾有丝毫退缩,但现在,他却退缩了。

    并没有什么复杂的内心活动,他也来不及想很多,只是就那么退了。

    就像是……弱小的野兽遇到强大的野兽,必然会选择退让一样。

    无关勇气,只是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而已。

    血斧才让到旁边,就迅速反应了过来。他惊讶于自己的怯弱,感到了极度的羞耻和愤怒,鲜血从他的心底涌出,让他整个人都变得通红。

    他被侮辱了!

    面对一个受了伤的、失去惯用兵器的、陷入重围的、眼看就要被群殴而死的对手,他竟然被对方震慑,下意识地后退了!

    侮辱!侮辱!这是只有用鲜血才能洗清的侮辱!

    血斧发狂地怒吼,竭尽全力地挥动战斧。这一刻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周围的一切,只有那个趁着他退避的瞬间前进一步,正用侧面对着自己的家伙。

    强大的斗气完全没有节制地爆发,在化为对剑圣的攻击之前,就将周围一大片墙壁摧毁,化成了无数断砖碎石。

    而这个时候,剑圣已经将刚才原本要刺向血斧的剑,刺到了矮人王的盾牌上。

    他的剑不是惯用的“寒冰”,但也是一把难得的宝剑。

    矮人王的盾牌,是从第一纪元时代流传至今,铁石山矮人一族最重要的至宝“山之根”。

    传说矮人一族的祖先协助诸神,搜集了山的根、猫的脚步、鱼的呼吸、女人的胡须、熊的跟腱以及鸟的唾液,将它们制造成一件宝物。而那些东西从此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不存在于世间。

    但矮人的祖先当时并没有用尽所有的材料,剩下的一点点,就被打造成了这面盾牌。

    它无比坚固,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将其破坏。武器不能、斗气不行、魔法也不行。在漫长的岁月里面,一代代矮人王手持这面盾牌,跟无数强大的敌人战斗。有不少矮人王倒在了这样的战斗之中,然而这面盾牌从未有半点毁伤。

    所以矮人王根本无所畏惧,直接用盾牌迎向了剑圣的剑。

    他相信这面盾牌,甚至超过相信自己。

    “山之根”没有让他失望,盾和剑的碰撞,是盾的胜利。

    剑圣那把虽然籍籍无名,但其实威力不逊于天下名剑的宝剑,从剑尖开始寸寸折断,直接化为了无数的碎片。

    但剑圣却借着这次碰撞的力量,以比刚才冲锋更快的速度向后退去。

    在他的背后,几个法术已经成型,正在攻击过来。他这一退,就重重地挨上了。

    但他巧妙地让开了血斧和矮人王之间的位置。

    已经狂怒到失去理智的血斧根本没有任何保留,重重地挥出斧子,砍在了“山之根”上。

    用珍贵矿石打造的战斧同样赢不了来自神话时代的传说之盾,斧刃崩裂,斧柄折断,整个变成了好几块。

    这一斧的力量也结结实实地落在了矮人王的身上,沿着他的双脚落到了地上,落到了架在艾兰茨城堡护城河的吊桥上。

    这座吊桥选用了最坚固的铁木,经过了复杂的工艺加强,还通过魔法来反复加固。就算是投石车掷出的石块,也能够稳稳地挡住。但在彻底狂暴的传奇战士倾尽全力的一击之下,它终究还是没能撑得住。

    吊桥开裂,矮人王的身体随之倾斜,原本稳如磐石的防守姿势遭到了破坏,露出了一个显著的破绽。

    剑圣当然不会错过这个破绽,他拼着被法术攻击,为的就是争取这个破绽。

    于是他手上寒光一闪,又拿出了一把备用的魔法长剑,抓住这一点点空隙冲了过去。

    他并没有攻击,只是从矮人王的身边冲过,剑尖所指的,是拦在后面的龙领主。

    火龙罗德惊讶得张大了嘴巴,怎么也没料到两位传奇战士竟然都没能挡得住寒冰剑圣!

    他刚才正好施展法术,召唤出可以追踪的烈焰之剑袭击剑圣。本拟剑圣怎么也要抵挡或者躲闪一下,却没料到剑圣压根不理睬他的攻击,甚至还倒退了一下,硬是用后背硬挨了他的法术同时也没硬挨了移山贤者和人鱼女王的法术,然后借助他们攻击的力量提升速度,就这么直接冲了过来。

    眼看着剑圣近在咫尺,念咒施法都来不及,龙领主想都没想,直接朝着旁边一滚,从吊桥的边缘摔了下去。

    他可是个法师!哪有法师跟剑圣肉搏的道理!

    随着他的躲闪,剑圣的面前豁然开朗。

    虽然他的背后已经一片血肉模糊,甚至已经清楚地看到了骨头,但他的前面,再没有任何一个阻拦者。

    两声惊呼从屋顶的祭坛和地下的水池中传来,移山贤者和人鱼女王同时出手,却还是迟了一步,没能够拦得住他。

    剑圣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一路向前,毫不停歇,穿过了吊桥,穿过了之前战斗的地方,一路冲锋。

    在他的手上,可以施展传送术的魔法戒指已经在发光,只要片刻工夫,就能够带着他逃出生天。

    就在这时,六把式样不同的魔法剑一起从侧后方向射来,洞穿了他的身躯“人间最强”的身躯。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