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历782年6月16日,阴。

    天还没亮,艾兰茨的各路人马就已经早早起床,很多人脸上都有黑眼圈,明显是夜里没有睡好。

    穿越者们倒是没受什么影响,他们已经习惯了“XX算个球”的思路,能够用很平和的态度看待各种世界大事,这种态度,大概就是所谓的“平常心”。

    要是在地球上也能保持这样的态度,估计就算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他们也不会惊慌失措,而是会不急不忙地去超市搜刮物资,然后找个地下室缩起来,安心缩上几年,等待战争结束吧。

    “我越来越觉得,我们在朝着‘佛系’的方向发展。”没有参加疯神世界开拓的自然卫士塞万提斯说,“眼看这么大的事情就要发生,我的心中不仅没有半点动容,甚至还有点想笑。”

    “咱们都皮了啊!”

    “以后我们改名叫‘皮皮虾军团’怎么样?”

    “……然后每次要出动的时候,就集体大叫‘皮皮虾,我们走’?”

    “这个可以有!”

    “这个真不行!”

    “我觉得这个不错……”

    一群人习惯性地跑题,然后话题就不知歪到了什么地方。没过一会儿,他们已经在讨论“要做正宗的凉皮,是用大米好还是用绿豆好”这个怎么看都跟艾兰茨独立毫无关系的事情。

    偏偏还谈得精神抖擞,谈得兴致十足,谈得吐沫横飞。

    终于,柳道青看不下去了,说:“眼看就要打仗了,你们谈吃喝,有点不合适吧?”

    大家这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

    “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啊……”

    “谈打仗,谈打仗。”

    “打仗有什么好谈的?无非色雷斯人打过来,我们迎战,然后找机会死磕寒冰剑圣而已。这有什么好谈的吗?”

    “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啊……”

    “老白,你怎么翻来覆去都是这句?”

    “MP有限说不了太多话。”

    “你不是法系吗?法系居然连聊天的MP都不够?”

    “他等级低啊,恐怕还没超过十级吧。”

    “我靠!这可真是人才!”

    “……十级还是有的。”

    “靠!你真的才十几级啊?简直懒成精了啊!”

    柳道青深深地叹了口气:“不要又跑题啊!要打仗了!”

    就在他苦苦维持聊天秩序的时候,艾兰茨家族的首脑卡特琳娜已经坐在了会议室,打开了投影法阵。

    今天将举行色雷斯王国每月两次的贵族会议,但凡是伯爵以上的贵族,就算不能亲自参加,也会派使者参加,或者像她这样用投影法术参加会议。

    按说像这种会议,大贵族到场一般都会比较迟一些这是惯例,身份越高的来得越晚。但是今天,她却几乎是第一个到场的。

    色雷斯城的贵族会议大厅里面,卡特琳娜的魔法影像端坐在环形大圆桌的最内层,和皮杜茨、色雷斯并列。

    这是当年建国时候定下的规矩,三大家族在贵族会议上,至少座位是平等的。

    但事实上早已不平等,艾兰茨、皮杜茨两家的座椅是镶银的,而色雷斯家的座椅是镶金的。

    很快,贵族们或者他们的代表一个个到场。看到艾兰茨家族居然来得这么早,很多人都觉得纳闷。一些之前听到风声的,或者是比较机灵的,已经隐约猜到了几分,脸色凝重。更有人直接拿出魔法道具,将消息发了出去。

    大贵族们的行动效率还是很快的,因为这个缘故,没多久,所有人就都到齐了。和往常一般要到接近中午才能正式开会相比,今天的会议开得格外早。

    会议一开始,不等担任主持人的一位老贵族致辞,卡特琳娜就先开口了。

    “我宣布一件事。”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用完全平铺直叙的语气,将事先练习了很多次的话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从现在开始,艾兰茨家族退出色雷斯王国,将建立我们自己的国家。”

    说完,她不等别人反应过来,就关掉了魔法通讯,退出了会议。

    魔法通讯一关,她就再也维持不住脸上死板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太痛快了!”她笑得非常得意,满脸都是愉悦,“我早就想要这么搞一次了!”

    “什么?”旁边的柳道青听得眼睛都瞪大了两圈,“什么叫‘早就想要这么搞一次’啊?你一直就打算脱离色雷斯独立吗?”

    “不是,我是说,我早就想要在贵族大会召开的时候提前到场,然后不等主持人开口,先把自己要说的说完,就直接退场离开……干净利落,完全不给别人反对或者讨价还价的机会!”卡特琳娜的眼睛在发光,脸上满是欢喜,笑得肩膀不停抖动,于是柳道青的目光就被牢牢吸引在了她的胸前。

    但其他人可不会被吸引,洛佩斯贤者叹道:“你应该再稍稍等一等,看看他们的反应再说的。”

    “是啊,至少也要看看有谁愿意支持我们。”皮耶德也说。

    “怎么可能会有人敢在贵族大会上支持我们!”奥托大笑,“就算支持也只会私下支持,在贵族大会上跳出来,那不是要当替死鬼嘛!色雷斯拿我们没办法,要弄死他们可没问题。”

    “古柳,你觉得呢?”卡特琳娜问。

    柳道青这才回过神来,眼睛转了转,说:“我觉得这样挺好,反正真正愿意支持我们的,肯定会私下联系。没联系的,就当他们不支持呗。”

    “那样的话,不支持我们的可就太多了。”皮耶德皱眉说。

    “按照我们的计划,本来就是要迎战以色雷斯家为首,色雷斯、皮杜茨两家为核心的贵族联军,多一些少一些,也无所谓吧。”柳道青满不在乎地说,“横竖不过是一些土鸡瓦狗罢了。”

    “这话可有气魄!我喜欢!”奥托翘起了大拇指,“就冲着这话,也值得去喝上一杯!”

    “眼看就要打仗了,这段时间禁酒!”洛佩斯贤者冷冷地说。

    奥托顿时就蔫了,没精打采地坐在了一旁,犹如吃了败仗一般。

    柳道青正想要说什么,卡特琳娜桌上的通讯道具突然发光,意味着有人试图和她联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几十个大大小小的贵族纷纷发来了消息。这些消息短则一两句话,长则长篇大论,态度也各有不同。其中大多数都是试图规劝的,贵族们并不希望色雷斯爆发内战。剩下的则几乎都是支持了,很显然那些贵族都把这次艾兰茨家族的独立,看做上天赐予的良机。

    卡特琳娜一一回答,说话客气的她就回答得客气一些,说话不客气的,她直接回了一个“滚”。

    一边回答,她还一边笑,笑得很开心。

    “真是痛快!我早就想要这样撕破脸面了!用古柳你说过的话,痛痛快快掀了桌子,省得麻烦!”她高兴地说,“就冲着这份痛快,这场仗也值得去打!”

    看着她兴高采烈精神抖擞的样子,柳道青忍不住笑了。

    是啊,就冲着能让你开心,这一仗也值得去打!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