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从三余那边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什么?艾兰茨家族不想要杀理查德和寒冰剑圣?”他惊讶地问,“为什么?”

    三余先是发了一个“叹气”的表情,然后说:“还能是为什么?压力太大,他们害怕了呗。”

    “他们连造反的胆子都有了,还有什么可怕的?”熊猫觉得无法理解艾兰茨家族那群人的逻辑,“天底下难道还有比造反更危险的事情吗?”

    “不一样的,你说的‘造反’是‘官逼民反’,是陈胜吴广那种‘今亡亦死,举大事亦死。等死,死国可乎!’的情况。艾兰茨家族的造反,是趁着色雷斯一系虚弱,从色雷斯王国脱离,相当于割据军阀自立称王。难度完全不是一回事。”

    熊猫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三余说得很有道理,于是问:“那么按照你的看法,我们该怎么办?”

    “我暂时也拿不定主意。”三余又发了一个“叹气”的表情,“其实吧,我们是不死之身,压力再大,跟我们也没多大关系。但如果能够弄死理查德和寒冰剑圣,对我们来说可以算是一劳永逸了……所以如果你非要问我个人的意见,我倾向于不理睬艾兰茨家族的担忧,他们担心他们的,我们杀我们的。”

    “……那艾兰茨家族怎么办?”

    “他们担心的,无非是色雷斯一系看到支柱倒塌,不顾一切跟他们同归于尽。但那又怎么样呢?”三余反问,“就算色雷斯和艾兰茨同归于尽,有我们接应,艾兰茨家族的核心首脑们肯定能跑得掉,顶天了就是‘山峦’、‘暴风’两军从此成为历史而已……那又怎么样?”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三余发了一个“奸笑”的表情:“艾兰茨家族的领地现在分为南北两个部分,无论怎么打,他们都有南方地区保底。而色雷斯家族就算是跟他们拼了命,拼到两败俱伤,终究也还是要撤军的。最差最差的情况,艾兰茨家族也可以用自己北方的领地跟别人置换南方的领地,将整个家族搬到南方来。”

    “这么搞,色雷斯会答应吗?他们不怕色雷斯,别人不会不怕吧。”

    “要是双方打个两败俱伤的话,色雷斯王国直接就要土崩瓦解,谁还理睬什么色雷斯家族!”三余不屑地笑了笑,回答,“色雷斯家族的威慑力,至少有一大半建立在剑圣天下无敌的强悍实力上。一旦剑圣被我们杀了,色雷斯家族立刻就成了纸老虎。”

    “纸老虎毕竟也是老虎,欺负兔子山羊什么的,纸老虎也足够了。”熊猫说。

    “但是如果色雷斯家族再跟艾兰茨家族死磕,打一个两败俱伤,那就不是纸老虎,而是被戳穿了的纸老虎。”三余说,“纸老虎好歹还有点威慑力,但被戳穿了的纸老虎一文不值。”

    熊猫思考了一下,问:“那这么一来,艾兰茨家族岂不是也成了被戳穿的纸老虎?”

    “他们背后有我们,怎么会是纸老虎?”三余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一群来历神秘,能够伏杀寒冰剑圣的高手有这么一群高手帮他们,谁敢真当他们是纸老虎?”

    熊猫忍不住点头,又问:“既然这样,那他们还担心什么?”

    三余回答:“他们想要的是独立建国,仅此而已。他们并不想要杀理查德和寒冰剑圣,更不想因此承担巨大的压力,面对巨大的风险这就好比做生意,他们只想要稍稍冒点风险,赚个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而我们的计划,是他们要冒上很大的风险,赚到百分之五十甚至更多……他们不愿意冒这个风险,也不追求这么高的利润。”

    熊猫一下子就明白了,皱眉问:“那依你看,他们还靠得住吗?”

    “他们肯定不会出卖我们,但想要他们配合我们……我觉得希望不大。”三余回答,“就像我刚才说的,他们只追求独立建国而已,并不想要反过来压倒色雷斯家族,甚至于他们可能愿意接受类似雷顿公国那种半附庸体制。说白了,艾兰茨家族长久以来从属于色雷斯,他们并没有真正跟色雷斯彻底撕破脸的意思。”

    不等熊猫回答,他又说:“你记得游戏里面的剧情吗?在游戏里面,理查德被刺杀,剑圣受伤只能困守色雷斯城,曾经威震世界的帝国风雨飘摇。在这个时候,亨利家族等新兴的功勋贵族成了推动帝国解体的力量,而艾兰茨等老牌贵族却是反对帝国解体的力量。尽管现实的事情发展,已经跟游戏完全不同。但他们潜在的倾向,还是能够由此看出来的。”

    熊猫想了想,若有所思,问:“你的意思是说,对艾兰茨家族而言,一个强大的色雷斯,是有好处的?”

    “没错!他们追求的是以色雷斯为盟主前提下,几个大贵族的独立建国。而不是整个大陆西部重新化为战国,大家各自独立,再次开始新一轮的霸主争夺。”

    熊猫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明白了,却又不由觉得有些头疼政治的东西,还真是复杂!

    “那三余啊,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他问。

    “还没想好。”三余回答,“我个人的意见当然是‘管他娘,打了再说’。但我们大家的意见,我们‘穿越者’这个整体该怎么做?我还没有很明确的主意。”

    “跟别人谈过了吗?”熊猫问。

    “还没,我先跟你讨论一下。”三余发了一个“笑脸”,“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呢?”

    熊猫思考了一会儿,说:“我觉得没必要给艾兰茨家族添麻烦,他们既然不想跟色雷斯拼命,那就不拼好了。我们可以等这一仗打完了,再去袭击寒冰剑圣和理查德。”

    “等他们打完了?”

    “没错,等他们打完了,大家撤军了,这时候我们再出手就好。”熊猫说,“艾兰茨家族怕的无非就是色雷斯一方跟他们拼命,但等仗打完了,色雷斯一方撤军了。这时候就算理查德和寒冰剑圣死了,他们难道还能把锅扣到艾兰茨家族的头上,重新拉起大部队和艾兰茨家族拼命吗?”

    “当然不可能。”

    “那不就行了!”熊猫忍不住笑了,他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妥当,“两全其美!”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