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穿越者们很有诚意的呼喊起初是洛马一个人,然后是他旁边的雷丁和杰拉德,到最后是几乎所有人齐声高喊,可纵然是如此诚意满满的挽留,也没有能够让“坠落之云”留下。

    看着那团厚重的乌云不断升高,升到一定高度之后,由浓转淡,然后很快消失,穿越者们都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么大的一个BOSS,送上门来,挨了一顿打,然后又走了。

    相比“打不过”或者是“没打到”的情况,这种“没打死”的情况是最让人懊恼的。

    BOSS可不是路边的大白菜,能够遇到一个都不容易。就算这个世界BOSS数量比较多,其实也多得有限类似“毒水沃特”那只大蛤蟆,虽然块头大,但没什么实力,压根算不得是什么像样的BOSS。

    但“坠落之云”绝对是个够档次的BOSS,块头大,血厚,能飞,硬实力就很不错。而且它隐藏在浣熊镇这里许多年,暗中控制了这个小镇,控制着人类最后的聚居点。从这个角度来说,“江湖地位”也很不一般。

    穿越者们可以用自己纵横江湖多年的经验打赌,打死这家伙的话,一定能够爆出好东西来!

    遗憾的是,没能打死。

    “或许我们已经把它打得差不多了。”洛马说,“也许就差最后一刀……”

    “看它还能跑得那么利索,我觉得肯定不止一刀那么简单。”熊猫摇头,“至少还要打几分钟才行。”

    洛马深深地叹了口气,又说:“或许我不应该喊‘道友’,如果我喊‘前辈’的话,效果会有所不同。”

    “这要你先改名叫素大饼才行。”旁边的召唤师堂吉诃德说,“申公豹喊道友,素还真喊前辈,那都是专门的绝招。咱们喊几声,也就出口气而已。”

    洛马撇撇嘴,什么都没说。

    熊猫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走回了阿尔菲茵那边:“现在怎么办?”

    “我会尽快根据那个仪式,分析出它可能的藏身地点,或者是将强制召唤咒文解析出来。”阿尔菲茵脸上依然毫无表情,药水的效果让她始终保持着完全理性状态,“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安抚浣熊镇的居民。”

    “安抚个鬼!砍死他们算了!”洛马听到她的话,大声说,“这些邪教徒,有一个算一个,都该杀!”

    “他们不算是邪教徒。”熊猫劝道,“他们只是被动地接受了献祭而已。”

    “能够接受这种献祭的,怎么不算邪教徒?”洛马眉头倒竖,恶狠狠地问。

    熊猫犹豫了一下,想要说点什么,却又无话可说。

    洛马说得有理,能够接受活人献祭的,就算只是被动参与,也一样算是邪教徒。

    “邪教徒也有程度的区别,不能一棒子全打死。”和音说,“我们应该展开甄别,确定里面哪些人是值得挽救的,哪些人是无可救药的。值得挽救的,我们就设法挽救;无可救药的,就打死。”

    “邪教徒还要甄别什么啊!全打死多简单!”

    “这个世界总共就剩下这么点人了,全打死当然简单,可全打死之后怎么办?”熊猫反问。

    洛马满不在乎地说:“全打死之后,当然是咱们再找几个BOSS打死,然后大家自杀回城啊。这鬼地方连个像样的城镇都没有,谁愿意在这边多呆!”

    看得出来,他还真是仔细考虑过了这个问题。只是他考虑出来的答案,让人有些无语。

    熊猫叹了口气,说:“我们是来这边开拓的,现在放弃,还为时过早。”

    “要我说,真的,放弃算了!”洛马跑到星照旁边,劝道,“早点放弃,回家去。你也可以重新找个空间节点研究研究,没准有这些耽搁的时间,就又能打开一个新的世界了。”

    “新世界也不一定容易开拓。”阿尔菲茵说。

    “就算不容易开拓,也总比这里好吧!”洛马说。

    接下来他们就这个问题争执了好一段时间,但最终还是谁都没能说服谁。

    既然没能说服星照和阿尔菲茵,那开拓计划自然就不能放弃,还要继续下去。

    当天夜里,很多穿越者都没能睡觉。他们分头行动,将浣熊镇的居民们逐个逐个带到测谎法阵里面审问,以确定他们对待活人献祭的态度。

    最后,他们在镇上的居民里面又找出了十几个真正的邪教徒。这些人要么是从献祭之中得到了很多好处,要么是在村长那边受到了不少蛊惑,要么干脆就是曾经在野外被深度污染而扭曲了心志,总之,他们都将活人献祭看作很好的事情,丝毫没有觉得残忍或者邪恶。

    这些人当然被处死了,就算是最厚道的穿越者,也不想浪费时间精力去挽救他们。

    除了这十几个人之外,还有大概三十多人对于这次献祭失败深感惋惜,觉得有必要重新举行献祭。虽然他们也知道活人献祭并不好,但却认为要活下去就要有所牺牲,只要能够得到好处,活人献祭也是可以接受的。

    这些人被暂时囚禁起来,等阿尔菲茵休息之后,会给他们设计一个专门的仪式,校正他们的精神状态,让他们恢复正常。

    至于剩下的居民,他们对于活人献祭的态度都是充满畏惧而又无可奈何。对于穿越者们破坏献祭、打跑了“坠落之云”的行为,他们除了担忧之外,并没有憎恨反对的意思。用跟穿越者们比较熟悉的那个老民兵队长的说法:“我们过去献祭,是因为我们没办法,没有选择。现在你们可以给我们更好的选择,谁愿意把自己的亲人子女送去当祭品!”

    这个结果,总的来说还算是让人满意。如果真的找不到几个反对献祭的人,那穿越者们或许真的会像洛马建议的那样直接离开,不理睬这边的世界。

    现在他们确定,这世界上大多数的人们虽然数量真的不多了依然还保持着正常人的思考方式,依然还值得挽救和帮助,那么他们就有理由留下来,继续奋斗一番。

    就算到最后他们还是失败了,也总要有个结果,才可以算是“不留遗憾”!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