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接近中天的时候,村长带着四个年轻人上了台。

    他们都换上了干净朴素的白色长袍,还用白色的布料做成面具遮住了脸这对熊猫来说没什么用处,他只看这些人走路的姿势,就能够看得出他们分别是谁。村长自然不用说了,那四个年轻人就熊猫看来,大概是村里年青一代实力最强的,不出意外的话,每个人都有三十级左右的水平。

    这个等级的实力,就算在西陆世界也足以闯荡天下。只要自己不作死往那些危险的地方跑,甚至完全可以依靠冒险赚钱发财。熊猫当初在卡里普拉村收的十个弟子之中,也只有埃尔文他们通过几年的学习和磨炼,达到了这个水平。

    来到台上,年轻人们守在小小庆典台的四个角落,村长则站在庆典台的中央,举起双手,对着天空中正在走向天顶的月亮祈祷起来。

    他的祈祷词很怪异,熊猫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系统日志的提示则是你听到了怪异的咒语,其中蕴含着令人不愉快的、带有粘腻感觉的东西,让你倍感折磨。你受到邪恶咒语的影响,理智值降低2点。

    靠!居然还是降低理智值的东西!这是什么鬼仪式啊!

    熊猫心中暗暗吐槽,左右看看,发现几乎所有的穿越者都皱起了眉头,显然都受到了咒语的影响。

    他不禁有些不祥的预感。

    再重新向台上看去,只见村长还在祈祷,几个壮汉却扛着一个形状奇怪的黝黑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东西上了台。

    这东西乍看上去像是一张床,但在月光下却隐约闪着寒光,似乎上面覆盖着金属金属床?要是地球上或许有可能,这世界的金属可挺稀罕的,谁会做这种事情?

    而且,他清楚地在那东西上看到了许多的花纹,和当初村长给阿尔菲茵举行仪式时候,在她周围画的那些花纹很有相似之处总之一看就让人觉得不舒服的那种。

    这“床”的形状其实也有点古怪,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东西中间凸起,四面向下倾斜,躺在上面一定会被硌着后背,怕是只有身穿重甲的人,或者是毫无感觉的死灵系,才能够在这床上躺得舒服。

    这东西是干什么的?总感觉很邪门……

    他心中嘀咕着,继续耐心观看。

    几个壮汉随即下台,然后一个什么都没穿的少女就走上了台。

    唉?!这是什么鬼!这大冷天的不穿衣服……会冻伤啊!

    熊猫心中大叫起来,下意识地就想要挤到前面去,给冻得脸色青白的少女先用个法术再说。

    遗憾的是还不等他动手,就已经有穿越者出手了。

    “搞什么啊!”和音低声嘟囔,凭借卷轴施法的优势,抢先一道七彩光芒飞出去,落在了少女的身上。

    这道光芒落在身上,少女那原本有些青白的脸色顿时平和了许多,甚至稍稍有了一些红润。

    熊猫点点头和音这个法术用得很好,最难得的是,他居然连“温暖术”这种偏门的低级法术都有准备。一般来说,魔法师们准备的都是入门级别的“忍耐环境”,或者更高级别的“元素抗性”,“温暖术”虽然效果强大,但只能用来抵抗寒冷,是一个极少用到的法术。

    当初熊猫在色雷斯城,色雷斯人为了入侵雷顿做准备,那时候满大街都是各种抵御寒冷的魔法道具出售,但他却没有在其中看到过哪怕一个附加了“温暖术”的魔法道具。

    这个法术……大概只有极少数纯研究的学院派魔法师,或者是生活在冰天雪地里面的雷顿人,才会去琢磨和掌握它。会把它做成卷轴的,全世界估计也就和音一个了。

    和音这个法术得到了穿越者们的一致好评,但村民们却对此完全无动于衷,看着他们木然的表情,大家都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村长的祈祷声也因为和音的法术而稍稍停滞了一下,他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祈祷。

    随着他的祈祷,少女躺在了那个金属台上。四个年轻人走上来,按住了她的四肢。

    熊猫又皱起了眉头,右手下意识地按在了剑柄上。

    几秒钟后,村长结束了祈祷,走到了少女的旁边。

    他抬头看天,月正中天。

    然后,他猛地从金属台下面抽出了一把寒光闪烁的尖刀,对着少女的心口切了下去。

    十几个惊呼声一起响起,好几道身影和魔法的光芒一起出现。

    尖刀并没有能够落下,相反,倒下的是村长自己。

    虽然也有人施展的是那种不致命的手段,但包括熊猫在内,不止一个穿越者情急之下发出了足以致命的攻击。

    于是村长就死了,死得有些惨烈,估计要找一个水平挺高的裁缝,才能把他拼凑起来。可能还要用木头雕刻一些部件,才能给他凑个全尸,然后送去下葬。

    村长的死,让村民们大惊失色,一个个都惊慌大叫起来。那四个年轻人也先是呆了一下,然后一个人随即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尖刀,就要继续完成这见鬼的仪式。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熊猫等人已经冲到了台上,一把就夺下了尖刀。

    “你们搞什么鬼!”熊猫怒道,“这特么是活人献祭啊!你们就拿活人献祭来搞庆祝?”

    “仪式必须完成!”那个年轻人大声说,想要从熊猫手上抢回尖刀。

    熊猫听他声音耳熟,一把撤掉他的面巾,果然,正是平时搀扶村长的两个人之一。这人是村长的学生,大概勉强可以算是预备的民俗学者吧。

    “什么叫‘仪式必须完成’?”熊猫沉声问,“什么鬼仪式必须完成?这是在杀人啊!”

    “仪式不完成的话,会有什么坏处?”在熊猫之后赶到的阿尔菲茵问。

    年轻人连连摇头,抬头看着天空,脸色苍白得像死人一样。

    “完蛋了!来不及了!仪式没能完成!来不及了!”

    他的眼中满是绝望,身体颤抖得好像寒热病打摆子似的,之前一直年轻而充满活力的他,此刻却给人一种虚弱到极点,似乎随时都要死去的感觉。

    熊猫皱眉,看向阿尔菲茵,想要从这位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正式民俗学者那里得到解答。

    还没等阿尔菲茵回答,天空突然暗了下来。

    众人抬头看去,原本还算晴朗的夜空之中,不知道那里来了一片巨大的乌云,将月亮完全遮住。更有寒风呼啸而来,透过了守护村子的结界,呼呼劲吹,阴森森浸入骨髓。

    此时此刻,就连胆大包天的熊猫,也突然不由得升起毛骨悚然的感觉。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