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睡醒,天已经黑了很久。

    老民兵们已经吃过晚饭,但他们给熊猫留下了一些热汤。

    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位叫做“潘达”的兽人冒险者身家丰厚,肯定不缺吃的喝的。但这些老民兵们觉得至少给他准备点热汤水,可以让他晚饭吃得更舒服一些。

    熊猫道谢之后,心满意足地吃了一顿热汤热水的晚饭或者说早饭,反正无所谓。然后他就向这些忠厚的老民兵们道别,出发上山。

    到了浣熊镇,只见庆典还没散场。人们还在唱唱跳跳吃吃喝喝,场面十分热闹。

    他皱了皱眉,找到了坐在角落的亚伦。

    “今天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情?”他问。

    亚伦摇头:“什么特别的都没有。但是按照村民们的说法,到明天凌晨,月亮在天空正中的时候,就是庆典的最高潮。无论这庆典有什么古怪,到时候都会知道。”

    熊猫抬头看了看天,虽然天上稍稍有一些乌云,但好歹还能看清天色月亮刚升起来没多久,应距离“月正中天”应该还有至少两三个小时。

    他又打开系统面板,不禁皱了皱眉。

    “按照系统时间看来,月正中天的时候,应该正好是午夜。”他问,“这个日子莫非也是专门选定的?”

    “应该是。”亚伦点头,“我跟阿尔菲茵讨论过,她用神秘学技能分析了一下,确定今夜零点,也就是两天交替的时候,会是一个充满力量的时刻。虽然她自己也说不明白‘力量’究竟在哪里,但她很肯定这个时刻会有很强大的力量。”

    “民俗学者这职业真的是充满槽点,这也太模糊了吧!”

    “可不是嘛,她自己也吐槽过这一点。”

    “她现在在干什么?”

    “做准备。她觉得今天夜里肯定会发生点什么,所以需要事先做好一些准备,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熊猫皱了皱眉:“她的意思是说今夜会有战斗?”

    亚伦笑了:“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通知过大家了吗?”

    “等一下通知也不迟。”亚伦满不在乎地说,“反正对我们来说,唯一不值得担心的事情,不就是战斗吗?”

    熊猫叹了口气:“希望能够不打,虽然我们不怕战斗,但是会殃及平民啊……”

    “这种事情谁也不想的,但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果该着他们倒霉,那谁也没办法。”亚伦依然满不在乎地说,“总不能为了不殃及他们,我们该打的仗就不打了吧?”

    熊猫点点头,却还是有些担心。

    他自问不是无条件舍己为人的圣母,但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尽可能减少无辜者的伤亡。

    片刻之后,熊猫忧心忡忡地走了。亚伦看着他担忧的样子,摇摇头,却什么都没说。

    大家的想法不同,多言无益。

    何况……有个愿意为别人担忧的朋友,实在不是什么坏事。热心好过冷血,要是大家都是自己这样的人,队伍只怕早就散了。

    他笑了笑,很快恢复了平时的冷漠,双眼微闭,琢磨起研究的内容来。

    几个小时之后的那场典礼,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虽然知道这典礼必定有古怪,很可能还会有一场战斗,但他丝毫没觉得这种事情值得关注。

    民间传说里面,神仙有云“生死之外无大事”,对穿越者们来说,生死都已经不算个事了,那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大事呢?

    除了自己的爱好之外,大概也就只剩下交情什么的了吧。

    至于这个疯神世界也好,浣熊镇的这些居民也好,亚伦并不在乎。

    其实,要不是担心让熊猫他们那几个正派人不高兴,他本想要干脆配点毒药将这镇上的居民全毒死,也落得干净。省得星照和阿尔菲茵再整天折腾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拖延大家的时间。早点打道回府各玩各的,才是逍遥自在。

    熊猫当然没亚伦这么想得开,他在人群中走来走去,找到一个又一个穿越者,当面叮嘱了等一下可能会有战斗的事情。

    听到他的提醒,穿越者们大多吓了一跳,然后就表示会做好准备,绝对不会掉链子。但也有人对此不感兴趣,询问能不能回避战斗。

    ……毕竟这次的活动人员里面,除了积极分子之外,还有不少是被阿尔菲茵和星照邀请来的懒散派。他们对于冒险和战斗其实并没多大的兴趣,只是因为有独特的专门技能而受到邀请,碍于同伴的交情,他们不会拒绝参加战斗和冒险,但如果可以回避战斗的话,他们大多更愿意留在安全的地方,做一些轻松简单的辅助工作。

    好在大家毕竟还是向着自己人,当熊猫表示“事情暂时还不清楚,只是希望大家先做好准备”的时候,就连最讨厌战斗的和音也表示一定会做好准备当然,能够不打是最好的。

    一番通知和商谈下来,不知不觉就是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眼看着月亮渐渐接近天顶,庆典台上的歌舞停了下来,浣熊镇的居民们纷纷聚集到了广场上,默默站着。

    仔细看去,他们站得很有规律,年轻力壮的站在最靠近庆典台的地方,年纪稍稍大一些站在田间路上,再大一些或者再小一些的站在小广场上,至于人到中年的,就带着小孩子,站在了小广场的边缘。

    “奇怪,怎么没看到老人和婴儿?”有人疑惑地问。

    “老人带着婴儿留在屋子里面呢。”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的肖恩回答。

    大概是她的酒量实在不行,又或者“火酒”的确够烈够猛,昨天晚上喝醉了之后,她一直都昏昏沉沉,直到现在还没能完全恢复。

    倒是不止一个人给她用过能解除异常状态的法术,但这些法术的效果都不怎么好。阿尔菲茵因此怀疑“火酒”是不是属于民俗学者的法术之一,她对照自己的神秘学知识一顿查,却尴尬地发现,自己的技能等级还不够,搜索不出相关的知识来。

    作为可以依靠系统提升职业和技能等级的穿越者,阿尔菲茵成长的速度远快于普通的民俗学者,但却也因为能力全靠提升得来,反而不像村长这类普通民俗学者,能够通过学习,提前掌握更高等级的能力。孰好孰坏,很难确定。

    听到肖恩的话,熊猫想起了守在山下关隘里面的老民兵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阿尔菲茵。

    阿尔菲茵笑了笑,点点头,低声说:“放心,没什么大问题。”

    熊猫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但是很快,他就觉得,自己放心得太早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