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这些居民们刷了一波BUFF,保证他们不至于冻出病来,熊猫就走了。

    虽然亚伦邀请他去实验室,等着看这场“乱交大会”的结局,但他表示自己是阅片多年的老司机,对这些不感兴趣如果结果值得一提的话,把结果告诉他就好。

    然后,他就回到了房间,继续睡觉。

    这次他没做梦,睡得很安稳。

    早上醒来之后不久,他就遇到了眼睛红红还有黑眼圈的阿尔菲茵,她打着呵欠,一副睡眠不足精神萎靡的样子。

    “怎么了?没睡觉?”

    “昨天总算是把民俗学者这个职业弄到手了,然后一晚上都在研究技能。”阿尔菲茵无精打采地说,“这个职业……很邪门。”

    “很邪门?”熊猫好奇地问,“邪门在哪里?”

    “民俗学者”这个职业在游戏里面并没有玩家获得,因为当初联动活动之后,相关内容就没再出现过。既然疯神世界再也没出现,也没有相关的剧情或者怪物,那“民俗学者”当然也就没用处了。

    也就是说,哪怕算上穿越之前数以万计的玩家,阿尔菲茵都是唯一的玩家“民俗学者”。

    因为这个职业只在联动活动里面出现过一次,所以就算是攻略狂人们,对它也没什么研究。熊猫对它的了解就更少了按照他的印象,民俗学者就是一群本身实力平平,全靠借用邪神力量混日子的人。

    没错,借用邪神力量。

    民俗学者虽然是对抗邪神的职业,但他们本质上借用的却还是邪神的力量这是克苏鲁系世界观特有的内容,借助邪神的力量对抗邪神麾下妖魔鬼怪的驱魔人们。

    既然是借用邪神的力量,那当然不可能真正打败邪神。甚至于对上强大的邪神仆从,都会非常吃亏。所以在当初的活动里面,那些个等级高得就连六十级满级的角色都只能看到鲜红骷髅头提示彼此等级差距超过十级的民俗学者们,才不得不向玩家们求助,借助玩家们的力量。

    阿尔菲茵现在得到的这个“民俗学者”职业,也差不多。

    按照她的介绍,这个职业还真就像熊猫印象里面那样,基本全靠“借力”过日子。也就是说,他们真的是只有打“苍蝇”的能力,遇到“老虎”就要扑街。

    不仅如此,除了正常人的能力之外,他们的超常能力几乎都会带来所谓的“灵感检定”,每一次使用力量,都会或多或少地损失一些理智。换句话说,当了民俗学者,就是走上了通往神经病的不归路。

    “靠!那你岂不是很危险!”听到这里,熊猫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失声惊呼,“这破职业不要也罢!”

    “放心,民俗学者本身也有抑制理智值大幅度下降的手段。”阿尔菲茵笑着说,“其实这个职业跟我非常契合。我本身感知极高,能够很好地感知到邪神的力量并且借用它。而依靠职业能力,我却又能在大多数时候避免理智值跳水……或许当了民俗学者之后,我的理智反而会比以前下降得更慢。”

    熊猫皱了皱眉,问:“你现在理智多少?”

    “六十九,不算很低。”

    “之前你不是已经恢复到九十左右了吗?”

    “学习的过程中也会损失啊。”阿尔菲茵轻松地笑着说,“放心吧,我自己有数。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自杀回城。在城堡里面修养上半个月,只要理智值没有真的见底,就都能恢复回来。”

    熊猫又皱起了眉头:“理智值如果真的见底了,会怎么样?”

    阿尔菲茵沉默了一下,挑了挑眉毛:“你的问题有点尖锐啊……”

    “理智值如果真的见底了,会怎么样?”熊猫又问了一遍。

    阿尔菲茵叹了口气,说:“会变成疯子……不对,也不能说是疯子,按照职业技能带来的知识,应该是会被邪神的力量扭曲自己对世界的认识,变成类似邪教狂信徒的怪人。”

    熊猫深深地叹了口气:“这简直是自杀职业啊!代价太大了,还是算了吧!”

    “不用担心,我准备了不少可以恢复理智值的手段,就算理智值下降也来得及挽救。”阿尔菲茵轻飘飘地笑着说,“无非是一个仪式的事情而已。”

    “要是情况紧急,来不及进行仪式呢?”熊猫追问。

    “都说了,我们民俗学者的理智值是不会暴跌的,情况再怎么紧急,我们也能保证在‘一次冒险’之中不会损失太多。所以无论如何,总会留下足够举行仪式的理智值。这是最起码的职业素养,请相信我的专业能力!”

    熊猫摇头:“专业个鬼!你压根就不是什么专业的民俗学者!要我怎么相信你?”

    “我可是这个世界目前等级最高的民俗学者,怎么叫不专业呢?”阿尔菲茵狡猾地笑了,“三十八级的民俗学者,比村长那个三十五级的还高三级。如果我不算专业民俗学者的话,这世界就没有专业的民俗学者了。”

    “这世界本来就没专业的民俗学者了!”熊猫不客气地说,“这世界都快灭亡了!”

    阿尔菲茵看着他满脸固执的样子,忍不住笑着叹息:“你啊,真够固执的!”

    “我一向这么固执,又不是今天才这样。”

    “但是,我也是个固执的人啊。”阿尔菲茵也严肃了起来,“或许你觉得,天塌下来,也应该有你来扛;你扛不住了,也还有别的男人扛;怎么也轮不到妇女顶上去……但我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既然我有这个能力,就应该发挥这个作用。哪怕是天塌下来了,需要我当祭品,我也只会埋怨自己运气不好,而不会转身逃跑。”

    她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没出息地缩在后面,像鹌鹑一样颤抖,看着别人去冒险去拼搏,这样的事情有一次就足够了。就算是死,我也不要死得像个孬种一样!”

    “死并不可怕。”熊猫也严肃地说,“何况我们是不会死的。相反,如果真的完全损失了理智值,被扭曲了自己对世界的认识,那比死还可怕!”

    他又深深地叹了口气,劝道:“你是我们之中唯一的民俗学者,只要你不出事,我们就还有保底,无论怎么样,都有挽救的希望。但你如果出了事,我们就连保底都没了……我言尽于此,你一定要保重!”

    说完,他摇着头,叹着气,转身走了。只留下皱着眉头的阿尔菲茵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