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僵尸哪里来的?”看到周围一大群僵尸,雷亚斯愣住了,疑惑地问,“我刚才没看见啊!”

    “我也没,呜,闻到。”科雷恩说,“真奇怪!明明,呜,那么臭!”

    他说得没错,这些僵尸别的特征倒也一般,无非身体僵硬动作呆板,和公会里面那些个死灵系穿越者制造的僵尸没什么区别,唯独身上这臭味,简直是惊天动地震古烁今,雷亚斯和科雷恩还没跟它们动手,光是闻到它们身上的味道,就已经感觉到头晕眼花,肚子里面隐隐有些翻江倒海,连手脚都软了。要是真打起来,怕是也不用三拳两脚,光是这一群丧心病狂的自走式臭气弹一拥而上,就能把他们活活臭死。

    眼看熊猫他们冲过来,二人急忙大叫:“当心臭味!”

    尤涅若正在冲锋,闻言一愣,不明白臭味有什么可当心的,而脚下则已经刹不住车,冲到了那群僵尸中间。

    作为一个狂暴战士,他可没有在战斗之中分心胡思乱想的习惯,既然已经冲了过来,自然不用废话,直接呼啦啦一个旋风斩就好。

    于是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浑身虬结的肌肉一条条暴起,力量用到了极限,挥起巨大的战斧就是一抡,这些僵尸哪里抵挡得住,顿时被打得溃不成军。离得最近的两个尤为凄惨,直接被他无以伦比的巨力轰爆了,化作两蓬腥臭的腐肉,撒了满天。

    也撒进了尤涅若的嘴里。

    这一刹那,尤涅若的感觉实在是无法形容。

    水浒传里面曾说,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第一拳打在鼻子上,五味杂陈难分辨;第二拳打在眼眶上,五色迷离看不清;第三拳打中太阳穴,五音纷乱命归阴。现在尤涅若的感觉,就像是那倒拔垂杨柳的梁山好汉冲到自己面前,也不分鼻子眼睛耳朵,抡起醋钵大的拳头,没头没脸地一顿痛打,顿时是头也晕了、脚也软了,口鼻之中不知道什么滋味,耳朵里面不知道什么声音,脑袋震个不停,周围的一切都像是变得很远,模模糊糊无法接近,唯一越发清晰的是肚子里面那翻江倒海一般的剧痛,简直要把肠胃都绞烂了,顺便把心肺肝胆脾也一并剁碎了熬成一锅粥。

    他惨叫一声,仰天就倒,若非熊猫随后赶到,一个DIY版半吊子圣疗术落在身上,怕是当场就要毒发身亡,挂回城堡。

    饶是如此,他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剩下哼哼的力气,一张原本青黑色的脸已经变得苍白如纸,简直就像是刷了不知道多少层白漆,当真是也就比死人多一口气罢了。

    “还是算了吧……我……我自杀回城好了……”熊猫一口气给他治疗了快十分钟,他才算缓过气来这还亏得大家把他运到了没臭味的地方,否则的话,怕是熏也熏死了,等在城堡复活过来,还要吐个天昏地暗。

    “你都救过来了,还自杀干什么?”奈克哈特劝道,“你不是一样最威猛的吗?吃了这么个大亏,你就不打回去?就这么算了?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尤涅若瞪大了眼睛。

    “是啊,你一向,呜,那么猛,打什么BOSS都,呜,冲锋在前,这次见不到BOSS就,呜,挂回去,不觉得,呜,遗憾吗!”科雷恩也劝道。

    尤涅若眼睛越发瞪大了。

    “这个地方看起来很邪门,多一个人好一个。没准就差了你,我们能赢的战斗也输了。”雷亚斯说。

    尤涅若“嗯”地哼了一个上调。

    “尤涅若大叔你还是留下吧!你这么可靠,有你在,我们放心很多啊!”拉伊莎劝道。

    尤涅若的眼睛眯了起来,嘴角也微微翘起。

    “好了,大男人别这么矫情,收拾收拾准备吃饭。今晚我守夜,你吃饱喝足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戴上口罩去怼那个BOSS!”熊猫拍拍他的肩膀,“就这么说定了!”

    尤涅若终于点了点头:“好!”

    这天夜里,他打呼噜的声音特别响,简直震耳欲聋。大家被他的呼噜声震得压根就睡不着,最后还是奈克哈特架起重弩,在他身边打了一发“沉默矢”,制造了一片隔音区域,才算是解决了问题,让大家能够安心睡觉。

    一晚上睡下来,大家都休息得不错。早上起床,却见帐篷附近左一堆右一堆,堆了不知道多少堆骨灰。

    “这怎么回事?”雷亚斯惊讶地问。

    “半夜的时候,来了一群骷髅。”熊猫轻描淡写地说。

    “一群骷髅?有怪物来袭?!”雷亚斯大吃一惊,问,“你怎么不叫醒我们?”

    熊猫笑了:“我可是圣武士啊!专业的!对付区区一群骷髅而已,哪里还需要你们帮忙!你这话是看不起我吗?”

    “怎么可能!我一向很尊敬熊队你啊!”

    “那不就行了,我没叫醒你们,当然是有绝对的把握。”熊猫笑着说,“要是敌人真的强大到我没把握的话,不用你们说,我也会把你们都叫醒的。”

    说着,他给自己盛了一碗粥,咕噜噜喝完,走到帐篷里面躺下:“我睡一两个钟头,你们现在废矿区搜索看看,如果有需要战斗的情况,用私聊把我叫醒。”

    结果他这一觉一直睡到了中午,直到快吃午饭的时候才被叫醒。

    出帐篷一看,整个废矿区已经被几乎拆成了平地。

    “这是怎么回事?”

    “尤涅若大叔干的。”正在照看肉汤的拉伊莎说,“他早上起来之后就精神抖擞,大叫着要报一箭之仇,然后就在废矿区里面边走边骂,见到一间屋子拆一间,不管有什么东西出来,都二话不说一斧头砍上去……一早上下来,废矿区就平了。”

    熊猫摇头感叹了一下,问:“那么BOSS呢?”

    “没看到,可能在矿洞里面。”

    看着废矿区尽头幽深的矿洞,熊猫皱起了眉头。

    矿洞显然是对BOSS有利的地形,冲到矿洞里面去跟它打,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

    大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午饭时候,他们就商量该怎么把BOSS从矿洞里面引出来。

    虽然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但他们讨论来讨论去,最后也只想出了一个办法。

    火烧矿洞!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