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浣熊镇,穿越者们将战利品交给了村长。老村长捧着那颗殷红如石头的“沃特之心”,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然后,他爆发出了惊人的活力,以大家难以想象的热情主持了仪式,在山顶一个建成多年,却因为长期没有使用而有些荒废的祭坛上,将这颗心脏变成了祭品,也不知道献祭给了谁。

    当献祭仪式完成之后,一股清泉从祭坛旁边干枯的泉眼里面流了出来,水量不多,却非常清澈,一直流向下方的镇子。

    镇上的人们早已在引水渠边等待,看到泉水流下来,纷纷欢呼起来。大家用早就准备好的工具取水,然后直接喝了起来。

    一边喝,一边笑,一边庆祝。

    “清水而已,这么值得庆祝吗?”这次终于可以上山的众人们也都在沟渠旁边,拉伊莎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疑惑地问,“他们本来应该也有清水吧。”

    “天晓得,或许他们原本水源不足。”熊猫说。

    不懂就问,是拉伊莎的良好习惯。于是她找了一个兴高采烈跳舞的年轻妇人问了一下,那妇人就带他们去看了山上原本的泉水。

    那一眼泉水的产量并不多,慢慢流淌,最后汇集在一个人造的池塘里面。为了减少蒸发,整个池塘都盖着盖子。村民们用水桶从其中取水,用木勺一点一点地浇在田地的每一棵植物上,连一勺都舍不得浪费。

    看到那最多只有小半池子,在地球上连个游泳池都不够的小池塘,穿越者们都不由得叹了口气。

    现在,他们多少能够理解镇上居民们欣喜若狂的原因了。

    “亚伦,就算你不愿意把自己的技术在西陆世界曝光,但至少用在这个世界,帮他们活下去,应该没问题吧?”熊猫看着亚伦,劝道,“他们可不会泄露你的秘密,也不会找你的麻烦。”

    亚伦左右看了看,发现同伴们都带着期盼和赞许之色,忍不住撇了撇嘴:“你们真是一群滥好人!”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种事情也是人之常情嘛。”

    “好吧,少数服从多数。”亚伦摇摇头,有些遗憾地说,“那么我现在去准备,这需要一段时间,接下来你们的冒险,我就不能参加了。”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们来说,你做的事情比我们更重要!”熊猫严肃地说,“我们会安排人员轮流给你站岗放哨的,你就放心地去做准备吧!”

    很快,去山顶参加仪式的星照等人就陪着村长一起回来了。听说亚伦终于松口,愿意将他的特殊史莱姆技术在这个世界推广,大家都很高兴。

    村长很纳闷:“史莱姆不是一种低级的魔物吗?它有什么特殊用途吗?”

    “给你解释起来太麻烦。”面对穿越者之外的人,亚伦完全没有耐心慢慢解释,“总之你们不要妨碍我就好。等我研究完成,应该可以为你们在山下弄出一个清水池塘,和几块不错的田地。”

    村长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他:“真的?”

    亚伦这次连回答都懒得,直接转身走了。

    他这“老子不屑于跟你交谈”的作风,让同伴们也很无奈他一向就是这个风格,大概在他看来,除了穿越者们之外的人类全都是低等生物,不值得浪费时间吧。

    搞定了这件事之后,村长就开始准备治疗仪式。

    穿越者们来到这个世界也已经有一段时间,经历了一次次的冒险和战斗,大家的理智值都损失了不少。目前理智值最高的是星照,还有正好90点,其次是熊猫88点,而最低的是阿尔菲茵,已经降低到了31点事实上,她已经会时不时地有抽风的迹象,要不是身边的穿越者们能够及时给她净化负面状态,只怕她已经疯了好几回。

    说起来阿尔菲茵也是倒霉,她是心灵术士,最擅长运用心灵的力量,也因此对心灵之力特别敏感。同样的情况下,她的理智值波动程度比别人快得多。无论上升还是下降,幅度都很显著。

    比方说之前打死“毒水沃特”的时候,别人都只加了两点理智值,她直接就加了十点。

    同理,在遇到那些毛骨悚然的场面时,别人损失一点两点,她却是五点十点地损失。

    好在有星照对她重点照顾,否则的话,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治疗仪式在一个干净的木屋里面举行,这个木屋显然一直有人清理,里面找不到哪怕一点污渍。村长用穿越者们取回来的魔物精华在地上画了魔法阵,让阿尔菲茵躺进去,然后周围放置了几桶清水,就开始了念咒。

    他的咒文很冗长,足足念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只念得嘴边都泛起了白沫,整个人也疲惫不堪。

    等咒语念完之后,他带着大家走出了木屋,用一根专门准备的灰红色绳子将木屋困住,然后坐在了木屋的门口。

    “仪式已经初步完成,接下来就是等待。”他说,“她会做一个漫长的噩梦,通过噩梦,将心灵上受到的污染排除掉。等她醒来的时候,理智就能够恢复。”

    “能恢复多少?”熊猫问。

    “大致上能够完全恢复。”村长回答,“只要仪式不被破坏的话。”

    众人纷纷皱起了眉头,熊猫又问:“仪式被破坏?谁会来破坏仪式?”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当初学这个仪式的时候,老师就这么说过。”村长抚摸着一块人皮,苦笑着说,“但老师已经去世多年,只剩下这块皮……”

    于是穿越者们干脆围着这间屋子排了一圈,死死地守住,打定主意不管是谁来,都要毫不留情地将它赶走。

    不肯走的,直接打死!

    好在他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仪式举行得很顺利。第二天早上,醒来的阿尔菲茵自己推开了门。

    她的理智值已经恢复到了90以上,而屋子里面的魔物精华则烧成了灰烬,那几桶清水也变得浑浊漆黑,犹如墨汁一般。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