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高的山顶上,一个个庞大的气球正在缓缓膨胀。

    因为足足有四十九个人要上天的缘故,星照准备了五个气球,每个气球载十人。

    要是在地球上,一个热气球想要载十个人,绝对是很困难的事情。但在这个魔法世界,问题却并不大只要在气球和载人的篮筐上镌刻浮空法阵,就能大大降低重量,然后靠着她设计的一套魔法阵,能够让气球里面的充满了重量极轻的气体,相比热气球,这种气球可以飞得更高,但危险性也更大,在实验中曾经不止一次突然爆炸,将气球上的人摔下去,摔了个粉身碎骨。

    这么危险的东西,非不死身是不能玩的,极限运动的找死专家们另当别论。

    过了一段时间,一个个气球缓缓升空。所有的穿越者们都在这段时间接受了驾驶气球的培训,甚至于还都掌握了这个技能,并且都用经验值把它点到了九级。

    九级不算很高,但已经足够让他们能够较为平稳地驾驶气球,不至于撞在一起。

    熊猫坐在三号气球上,看着脚下的地面渐渐远去,不由得有些兴奋。

    “我活了这么大,还没乘坐过热气球呢!”他说。

    “我也是啊。”

    “我也是。”

    “同上。”

    同乘一个气球的其他人纷纷应和,最后一统计,赫然发现他们十个人里面没有哪怕一个此前曾经乘坐过热气球,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游戏里。

    这要放在现实中,十个完全没经验的人驾驶着比热气球更危险的氢气球上天,还是要上几十公里的高空,绝对跟送死没什么区别,压根不用考虑什么成功的可能,直接准备后事就好了。但反正穿越者们什么都珍贵就是命不值钱,所以他们没一个在乎的,相反一个个笑嘻嘻满不在意,甚至有人在说“我要是从这么高跳下去,一定可以摔得很散,就像地面上开了一朵花的样子”。

    “那你打算试试吗?”熊猫好奇地问。

    这位兄台还没回答,五号气球上已经有人大叫“我要摔成一朵美丽的血花”,从空中一跃而下,朝着地面摔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他摔到了脚下的山顶。

    然后,山顶上留守的穿越者很愤怒地告诉大家,这混账把用来遥控气球的遥控器给撞坏了……

    “卧槽!我突然有不祥的预感……”和熊猫坐在同一个气球上的弩骑士奈克哈特说,“刚刚出发就没了遥控器,不吉利啊!”

    “再不吉利,无非就是咱们一个个摔下去罢了。”熊猫笑着说,“就算咱们都摔下去,倒霉的也不会是我们,而只会是脚下那座山,不是吗?”

    “唉?为什么是山倒霉?”有人问。

    熊猫笑了笑,说:“你们想啊,我们的身体本来已经很结实了,再加上高空坠落的动能,这轰的一下撞在山顶,山上的石头吃得消吗?”

    “大概是吃不消吧……”

    聊天频道里面,很快就有人问:“喂,那个混球撞在山顶上,有没有撞出个人字形的大坑?”

    “没有,但山顶的石头被他撞裂了。”留守山顶的人没好气地回答,“估计再这么撞几回,这片山顶都要被给撞塌了。”

    “卧槽……”

    随后,留守人员就表示不用担心,这边已经在抓紧时间修复山体,确保就算再摔下来四十八个,也不至于把山整个撞塌了。

    这乌鸦嘴的话立刻引得大家纷纷抨击,一时间气氛十分的快活,宛若孔乙己进了咸亨酒家一般。

    气球升空的速度并不快,想要飞完几十公里的路程,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熊猫他们一开始还精神抖擞地看着脚下,然后渐渐地就感觉到了无聊。

    飞行其实是很无聊的事情,尤其这种一直向上的飞行。脚下的景物除了越来越小之外,并不会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周围则空荡荡一片什么都没有他们选择的是一个大晴天,还特地施法驱散了天上仅有的一点云彩,现在想要找点调剂都找不到。

    一个个人睁大了眼睛东张西望,却除了另外几个气球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不由得渐渐打起了瞌睡。

    “大家轮流睡觉吧。”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头,提出了这个建议。

    这个不靠谱的建议竟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支持,就连熊猫都觉得,现在这种情况下,似乎除了睡觉之外,也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做了。

    于是他们就睡觉了。

    很快,一个个气球上鼾声连天,这群完全不把小命当回事的家伙们愣是在飞向高空的路上睡着了。

    一号气球上,星照连连摇头:“这群人真不靠谱!”

    “是啊,没精神的话,可以用魔法振作精神嘛。”坐在她对面,有着狐狸耳朵的美女阿尔菲茵也连连摇头,竖起来的狐耳晃来晃去。

    然后,她们就听到了剑十三打呼噜的声音。

    星照很恼火地拔出一根针,一针扎在了不靠谱的哥哥身上。剑十三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左右看看,随即明白了,干笑着说:“啊……那个……刚才我睡着了?”

    “是的,都打呼噜了。”星照说,“声音就像一只唱歌的猪。”

    剑十三挠了挠头:“没办法,毕竟……我年纪大了啊……”

    “我平时可没见你有任何‘年纪大了’的表现!”星照没好气地说。

    “而且年纪大了,应该是反而不怎么需要睡觉才对。”亚伦寒风补充了一句,“请相信我的专业知识,相比年轻人,其实老人需要的睡眠更少。”

    “不可能吧!老人不是经常莫名其妙就疲倦,然后睡着吗?”剑十三大吃一惊。

    “那都是生命已经接近尾声的老人。”亚伦冷冷地斜着看他,“你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呢!”

    剑十三十分尴尬,东张西望,然后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

    “我知道了!是狐娘头顶上的耳朵的缘故!我刚才在看她的耳朵,她的耳朵晃啊晃啊,我的眼睛也跟着晃啊晃啊……不由得就困了!”

    回答他的,是一道砸在他鼻梁上的闪电。

    “敢吃老娘豆腐,你活腻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