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艘海盗船里面,一艘目前半废,只能由别的船拖着走,另外四艘倒是还凑合,破坏最严重的一艘无非也就是被熊猫砍断了两根桅杆,其余的基本上都只挨了柳道青几发“水龙弹”这是他自创的招数,用法力压缩水流然后喷出去,其原理和高压水枪一个档次。当然他没本事制造那么大的压力,所以他这招连船壳都打不破,只能打破船帆,或者是打断绳索之类。

    至于顺便打死了几个海盗,那实在不值一提。谁叫他们站哪儿不好,非要站在水龙弹的射击范围里面呢?而且天地良心,柳道青真的没打算把他们给轰死,他的水龙弹其实也真没这么大的威力,奈何那几个家伙点背,正好被高压水流喷在脖子上,颈椎当时就断了……

    海船上都有备用的帆布、索具和木料,水手们也多少都会一点木匠活计,清点战利品的同时,他们也在忙着修补这些海盗船。一天一夜之后,这些船除了那艘“铁甲螃蟹号”实在是没办法之外,别的都修得七七八八,将就着能用了。

    航海需要水手,船队倒也不缺水手熊猫嘴上说得狠,实际上手还是有点软,除了恶狼海盗团被他杀了个干净之外,其余四艘海盗船上都没怎么杀人。他的流程大致如下:上船,放“侦测邪恶”,视对方身上红光邪恶的程度下手。结果这四艘海盗船上很惊讶的,并没有太多满身鲜红的人物,经过审问才知道,这些海盗都是一些混得不怎么样的,所以才来投奔诺威船长。

    他们没本事,打劫不到几艘船,自然就赚不到多少钱。但这次“没本事”却成了他们的救星,最终四艘船上被熊猫砍死的加起来不到五十人,甚至还没“铁甲螃蟹号”上一半的人多。

    这五十个人大多是海盗们的首脑,什么船长、大副、水手长、领航员、厨师……熊猫很纳闷为什么四艘船的厨师清一色都是极恶之徒,邪恶程度甚至比船长还高,所以他留下了两个厨师,详细问了一下。

    ……然后他就呕吐了,二话不说把这两个家伙砍成了四段。

    砍死了两个厨师,用清水漱了口,他突然有些同情那些普通的海盗水手们。

    唉!人生如此艰难,做海盗居然还要经历这样的事情……真是太不容易了!

    然后他又想到了“恶狼海盗团”那群人,难怪他们一个个都红得发黑,怕是都已经习惯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喉咙又有些痒痒的,肚子里面又在翻腾,又有点想吐。

    四艘海盗船的船长并没有都被杀死,其中有一个只是被熊猫抡起拳头给打昏了。他被捆得像粽子一样,关在货舱的底部,由货船的水手们轮流看管。

    别以为这是好事,熊猫之所以不杀他,只是因为想要把他带去给尤涅若当祭旗的祭品罢了。

    自古以来,打仗之前都有杀点什么祭旗的传统,这个世界也不例外。一般来说都是杀羊或者杀猪,高档一点杀牛,杀人祭旗的情况极少主要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人来杀。祭旗的祭品可不能随便选,那种从监狱里面提两个死囚就祭旗的做法是很不严肃的,一般必须找有一定身份的祭品才行。

    海盗船长,无疑是颇有身份的祭品,而且于情于理都很合适,十分妥当南海平民深受海盗之苦,用他们来祭旗,的确有助于鼓舞士气。

    至于那些大副啊什么的,当然也没都死掉,剩下的同样被绑起来看押着。不过他们就享受不到祭旗的待遇了,等送到龙头岛,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传统的绞刑架,以及很经典的“悬尸示众”配套服务。

    已经把厨师等级升到道士等级还高的柳道青特地向他们保证,等他们被绞死之后,一定会为他们好好腌制,绝对不会让蛆虫或者食腐鸟类把他们的尸体吃得不成样子。

    对于柳道青严肃而认真的保证,这些海盗头目们抱以死了爹妈的表情,如此的不合作,让柳道青很不满意。

    “我本来以为能当海盗头目的,都是一群杀气腾腾,不把自己性命当回事的好汉。就算死到临头,也只会唱两句戏文,再喊一声‘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什么的……结果竟然全是一群怂货,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吃晚饭的时候,他如此抱怨。

    赫鲁克船长笑了:“其实他们的确是很凶恶,在战斗的时候也常常真的不把死亡当回事。但是战斗时候是一回事,打了败仗被抓起来,等着送去上绞刑架的时候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柳道青若有所思地点头,明白了几分。

    “说白了就是,在战场上不怕死,在法场上不怕死,跟在牢里不怕死,那是两码事。”熊猫笑着说,“我记得好像是鲁迅先生说过,‘勇士在酒桌上最多,在牙科手术台上最少’,大致就这么个道理吧。”

    “这话真是鲁迅先生说的吗?该不会又是什么网络名言,借用了他的名字吧?”

    “天晓得,我是学计算机的,不是学文科的反正道理对就行。”

    正说着,一直在专心吃饭,食不言睡不语的种子娘突然开口了:“熊猫,你不是说,这次的货船可能会被走私组织拦截吗?但从今天审问的情况看来,那群海盗跟走私组织没什么关系,只是碰巧路过而已。”

    “是啊。”

    “那走私组织还会不会来?”种子娘的眼睛又亮了,金色的光芒在瞳孔里面闪耀,“如果来的话,他们会不会也有好几艘船?船上是不是也会有很多的金银财宝?”

    熊猫这才明白她的意思,思考了一会儿,摇头:“我觉得他们来应该是会来的,但是船上估计不会有多少金银财宝。”

    种子娘犹如被雷劈了一般的震惊:“为……为什么?!”

    “他们是来打劫的啊,船上要带那么多的金银珠宝干什么呢?海盗们把钱随身带着,是因为他们没别的地方可以存钱。但这些走私组织又不一样。”

    种子娘长大嘴巴,用来吃粥的调羹掉在了桌子上,满脸的惆怅和痛苦。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