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一段时间,柳道青回来了。

    他并没有回到原本由他坐镇的“白金枪鱼号”武装快船上,而是直接来到了“大嘴鱼号”上,和大家见面,顺便报告了他的侦查结果。

    “六艘船,都是海盗。”他说,“来头还不小呢,其中一艘船的船长,是从‘红胡子号’上下来的。”

    熊猫愣了一下,刚想要问,赫鲁克会长和大副却都已经变了脸色,失声惊呼。

    “‘红胡子号’?!”

    “这些人是海盗王的手下?!”

    他们的惊讶和紧张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脖子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种子娘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觉得他们和那些平时遇到自己的普通人很相似。

    海盗王巴巴罗萨……真是威风啊!仅仅只是他的名号,只是他船上下来的一个人,就能吓得这两个人腿脚都在哆嗦。要是我也能有这份威风就好了!

    黑龙少女思考着。

    该怎么才能加强我的威风呢?或许我可以学习那些龙族前辈,找几个交通方便但实力弱小的村子去袭击一下?只要绕着村子上空飞几圈,再咆哮几声,最后拆毁畜栏抓走两只羊,就可以营造强烈的恐怖感了吧?

    转念一想,她又有些担心。

    这样的话,会不会太过火?要是引来讨伐者怎么办?来个货真价实的屠龙者,事情就难办了!我倒不怕被杀死,但别人辛辛苦苦屠一回龙,结果我别说金币或者装备,就连龙鳞龙皮龙牙什么的都不爆,只象征性地捐一点血……是不是有点不合规矩?人家会不会骂我是世界上最吝啬的龙?这样出名倒是出名了,可名声很不好听啊!

    于是黑龙少女陷入了苦恼之中。

    熊猫当然没有种子娘这样的苦恼,一个来自于海盗王巴巴罗萨门下的海盗船长,并不足以让他在意巴巴罗萨名声虽然响亮,但跟寒冰剑圣、天罚圣火这个层次的比起来,还差了实实在在的一大截。就算在海上,西陆海域第一强者也不是他,而是人鱼女王前代的人鱼女王。

    熊猫跟寒冰剑圣交过手,跟天罚圣火瞪过眼,跟移山贤者谈笑风生,他的学生杰克,很可能就是下一代的海盗王;他的朋友贾科莫,未来正是围杀海盗王的传奇强者之一……传奇强者,他是真的见得多了。

    远的不说,前些天,一个叫阿兰维纳什么的,不就被他打得五劳七伤,也不知道一条命还剩下多少;再稍后一点,那个天弓艾米薇,要不是跑得快,现在早成龙粪了。

    传奇强者很了不起吗?也就这样了吧。

    别说这次来的只是区区一条巴巴罗萨门下走狗,就算海盗王巴巴罗萨亲自来了,他也有勇气去怼上一怼不对,要是巴巴罗萨亲自来了,葛力等人肯定二话不说就急匆匆赶来,他可眼馋巴巴罗萨那艘当代全世界唯一状态良好的魔法船“红胡子号”很久了。

    所以他微微一笑,说:“从海盗王那艘船上下来的海盗船长,在这南海上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很稀罕吗?”

    哈鲁克会长和大副一愣,脸上的恐惧之色顿时减少了很多。

    正如熊猫所说,海盗王纵横天下多年,他那艘“红胡子号”上前后已经换了好几代船员。现在南海的大海盗,没有几个不能跟他扯上关系的。一支六艘海盗船的大船队,哪怕只是临时的,船队里面肯定也少不了跟他有关的人。

    虽然一个直接从他船上下来的海盗船长,的确让人心中犯嘀咕,但再怎么犯嘀咕,其实也就那样了。

    过去这些年,从“红胡子号”上下来的海盗,死在外面的难道少了吗?谁见过巴巴罗萨为他们报仇?

    这时候,柳道青也添了把火:“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我可以负责把这家伙抓走。我相信愿意绞死他的势力多得是……比方说,送到西文莱卡去。别人怕海盗王,西文莱卡人可不怕!”

    哈鲁克会长连连点头西文莱卡以海贸闻名,海军之强大举世无双。他们跟海盗王打过好几仗,各有胜负。但海盗王自己顶得住,那些寻常海盗可顶不住,所以在西文莱卡的海域内,几乎看不到海盗的踪迹。要是把这个海盗船长抓了送给西文莱卡人,那就算是海盗王巴巴罗萨,也只能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至于迁怒什么的……海盗王可丢不起这个人。他堂堂传奇强者,杀自己手下的人不敢去招惹,只敢拿阿猫阿狗出气?传奇强者自有传奇强者的尊严,这种事情,巴巴罗萨是不会干的。

    放下心来之后,他们就不再担心什么海盗王的问题,继续讨论战术。

    其实战术真没什么好讨论的,那些海盗船正在集体转向,寻找合适的风位,准备等一下冲过来,直取这边的几艘货船。作为被袭击的一方,他们只有两艘快船,想要先发制人是不可能的,只能按照常规迎击。

    至于在海上怎么迎击海盗的问题,海上男儿们大多心里有数,根本不需要提前准备。

    到最后,他们讨论的主要内容,其实就是怎么使用种子娘这一强大的作战单位而已。

    一条巨龙的战斗力肯定远远超过一艘海盗船,但怎么用好了,却是个大问题。五人足足商量了差不多十分钟,才讨论出一个自我感觉稍稍靠谱的作战方案来。

    随后,柳道青就纵身下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过了一会儿,他用私聊发来消息,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动手。

    种子娘也跳了出去,再次变成大鸟飞上天空,很快就消失在幽深的夜色之中。

    过了一会儿,海上起了雾气。

    这雾气来得莫名其妙,让人不知所措按说在这种前后不靠的远海,是不应该有雾气的。

    雾气很快就变得极为厚重,甚至快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所有的船上都安排人手开始敲钟打锣,以便别的船只能够依靠声音判断距离,避免相撞。

    和商船相比,海盗船的情况就有些尴尬。

    他们是来袭击别人的,当然要保持隐秘,不能用这种方式联系。但不这么联系,他们又怕撞船。结果原本还算整齐的阵型顿时七零八落,有的向前,有的落后,再也不成队形。

    而这个时候,一艘海盗船附近的空中,突然响起了极为猛烈的风声。

    海盗们抬头看去,却只能看见厚重的雾气,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那风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赫然是从天空直奔这里来了。海盗们惊慌失措,不止一个人干脆跳到了海里,剩下的也纷纷逃进船舱,没有哪怕一个人敢留在甲板上。

    几秒钟后,一团黑影轰然落下,重重撞在海盗船的中段,将坚固的船体撞破了一大块。几个倒霉被撞到的海盗,更是直接就变成了血人,死状凄惨。

    伴随撞击的巨响,一个少女的声音回荡在海面上。

    “死亡,从天而降!”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