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正式和“当地人”打交道的种子娘很兴奋。

    因为种族的关系,她平常都昏昏欲睡,偶尔清醒过来,精神抖擞那么几天,往往也找不到事情可作你不能指望一条龙能够和普通人作正常的交谈。她当然很愿意,然而除了穿越者们之外,她试图接触的所有“当地人”反应都差不多。

    惊讶、惊慌、惊恐……大致上按照这个顺序来。

    其中某些心脏不是很好,又或者血脂过多,再或者可能有动脉硬化之类症状的人,往往会突然脸色煞白倒下,不止一个倒霉鬼因此送了命。

    就算是那些心脏够强大的,比方说詹姆,他也没兴趣跟一条龙多作交流其实这并不是种子娘的问题,而是詹姆自己的问题。那时候他正在逃命,心神不宁,而且高空中很冷,风很大,他光是用斗气护住身体就已经竭尽全力了,真的腾不出更多的精神去跟那条带着自己飞行的黑龙聊天。

    像现在这样面对着自己,不仅没有吓瘫吓死,还能有精神和自己说话的情况,种子娘还是第一次遇到。

    所以她很高兴。

    她很高兴的结果,就是话很多。

    “我还是第一次乘船。”她说,“平时我都躺在水里,毕竟我是会游泳的,而且能够在水下呼吸。”

    赫鲁克会长和“大嘴鱼号”的大副笑着点头,作附和状。

    种子娘踮起脚尖,欢快地从甲板上跳到了船舷上,窄窄的船舷也就比她的脚尖稍稍宽一点点,让人担心她会不会摔下去。

    “风月那个家伙拿着一本他自己默写的DND设定集,信誓旦旦地说黑龙是不会水下呼吸的,因为背景故事里面有一条被冒险者们用水灌进肺里而窒息死亡的黑龙我觉得他搞错了,把他自己编的故事写了进去。”

    赫鲁克会长和大副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里只看到懵逼。但他们依然笑着点头,作附和状。

    种子娘纵身一跃,在空中转了两个圈,很漂亮地落在地上,双脚一点晃动也没有。她站直身体,摆出一个体操运动员的姿势,说:“做龙真的很不方便,一年十二个月,至少有十个月在打瞌睡,剩下的两个月里面,多半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上次他们跟色雷斯人大战,杀得满地红通通,结果居然没叫上我,事后还说什么‘你被寒冰剑圣砍伤了,需要多休息’……可恶啊!明明知道我只是犯困!”

    赫鲁克会长的眼睛亮了一下,先是有几分向往,随即意识到问题,用警告的眼神看了看大副。大副微微点头,很严肃地用眼神回答自己一定会保密,才让他的眼神不那么凶恶,缓和了下来。

    当然,在用眼神交谈的同时,他们依然露出很真诚的笑容,不停地点头,附和着种子娘的话。

    “这次居然要海战……真是有趣!我还从来没有在海里跟人打过仗呢!我等一下可以去开第一枪吗?我想要飞到他们的头顶上,把酸液像雨点一样洒下去。这里天气很热,相信他们不会穿很多衣服,被酸液浇在身上,一定会很疼。”

    “他们很可能穿着铠甲。”熊猫开口了,“就算什么都不穿,为了防止被火焰或者别的什么伤到,往往也会在身上涂抹油脂,这会大大降低酸液的效果毕竟酸对脂肪不是那么管用,这是碱的专长。”

    种子娘思考了一下,轻轻地叹了口气:“好像有道理啊,我记得生理卫生科上说过,脂肪是在肠道里面被碱性的消化液消化的……那我最厉害的手段岂不是派不上用场了?”

    “你飞到他们头顶上去吼两声,效果就已经很显著了。”

    “但我喜欢效果更好一些的。”种子娘说,“或者我可以冲下去,一口咬住一个人,我对自己的牙齿很有自信,就算是石头也能咬得碎,绝对能够把他咬成两段。”

    “那样会有很多血喷在你的嘴里,你不会觉得恶心吗?”熊猫问。

    种子娘露出了明显的犹豫之色,她并没有茹毛饮血的习惯,而是坚定的熟食主义者。

    熊猫继续说:“被你咬断身体的话,从大动脉里面会喷出血来,很多很多的血,绝对不是电影电视里面那么一点点,而是会像……嗯,至少在半秒钟到一秒钟里面,会喷得好像喷泉一样。虽然因为压力不够的缘故很快就会减缓,但血喷得最快的时候恰恰就在你的嘴巴里。据说有些巨龙,或者是别的什么强大的巨型肉食类生物,很热衷于享受这种鲜血喷在嘴里的感觉,你呢?”

    种子娘连连摇头:“我还是另外想个办法吧你觉得,用尾巴狠狠抽打他们,怎么样?”

    “我不是很擅长用尾巴,但如果对手只是海盗或者什么走私组织的话,我觉得还是可以的。只要抡起尾巴,狠狠地抽出去就好我用这办法,曾经打烂过好几个包裹铁皮的硬木靶子。”

    “用尾巴攻击的话,你需要先站在船上,站稳了身体,然后才能甩动尾巴,对吧?”

    “是啊。”

    “那么如果你站在船上的时候,有人用长矛攻击你呢?”熊猫问。

    “我会闭上眼睛!伏低身体!”种子娘轻快地回答,“风月教过我,说巨龙最脆弱的就是眼睛,其次是肚子。所以只要闭上眼睛、伏低身体,就能有效保护自己的弱点,然后用尾巴尽情地横扫就可以了。”

    熊猫暗暗皱眉,想了想,又说:“那样的话,万一有人用长矛捅你菊花怎么办?我可记得‘毛多弱火、体大弱菊’来着。”

    “我在甩尾巴,没那么容易捅到吧……”种子娘虽然这么说,却打了个哆嗦,“但你的说法的确不能不防,我还是谨慎一点好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熊猫终于笑了,看向赫鲁克会长和大副:“海战的问题,他们才是专家,你该怎么打,我觉得问他们最靠谱。”

    于是种子娘立刻向两位“专家”询问自己在战斗中该如何发挥,态度之友好,让两人颇有受宠若惊的感觉,急忙绞尽脑汁,为种子娘构思适合她发挥实力而又足够安全的战术。

    但赫鲁克会长依然记得在百忙之中向熊猫微笑,用眼神致以感谢。

    熊猫微微一笑,扬了扬眉毛,回了一个“不用谢”的眼神。

    打仗可不是开玩笑,他之所以要连哄带吓地说服种子娘,既是为了大家好,也是为了她自己好。

    难得她兴致这么高,当然要打一个漂漂亮亮的胜仗才行!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