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五点钟,太阳偏西,但天气依然挺热。

    农夫们正在田里忙碌,这片田地和别处不同,栽种的不是不怎么需要管理的木薯,而是类似水稻的作物。农田里面形成一个个高低相间的垄,作物栽在垄上,垄间是至少有一个巴掌那么高的水,水里有小鱼在游。

    洛克穿着破麻布衣,身上黑一块白一块,脏不拉稀,正跟农夫们在研究该怎么安排垄间的水流,以便让这些鱼既不会被水冲走,也不会因为水流太慢而导致田里水质不好。

    他们全神贯注,所以并没发现空中有一点模糊不清的光芒。

    在至少五六十里外的一片小森林里,圣职者们注视着空中的魔法投影,议论纷纷。

    “那是深水稻吗?”一个农民出身的圣职者好奇地问,“这可是很稀有的农作物,他们能够种得好吗?”

    “不知道,深水稻的种植,最大的难点就在于需要有洁净的活水。但稻子种在泥土里面,从泥土旁边流过的水,怎么能够洁净呢?所以这种作物只能极少量地种植,价值一向很高。”另一个圣职者回答。

    这世界上的圣职者来源很广泛,既有从小接受训练的,也有成年之后因为理念和行为契合教义而受到神力感召的法厄同自己就是后者。这次他带来的学生们之中,同样以后者为多。这些圣职者们平常除了训练之外,也经常参与农业生产,所以十几个人里面,倒有一小半的人懂得农业。

    不过,他们可没有栽培深水稻的经验。

    这种稀有的作物是精灵族的特产之一,价格昂贵,甚至于比水果还贵了好几倍。但它当然也有贵的资本,第一是口感极好,香糯可口,秒杀其它的谷物,第二是营养丰富,长期食用的话,能够有效促进体质提升,甚至有一定的抗衰老效果。

    所以贵族和大富翁们对它一向趋之若鹜,无论精灵族拿出多少来卖,都会一下子就被买走,几乎没办法在市场上见到。

    这东西这么昂贵和畅销,当然也就吸引了很多人试着栽培。精灵族并没有刻意控制种子事实上他们也很烦那些盯着他们要购买深水稻的人,巴不得别人能够栽种,让自己轻松一些。然而除了精灵族在森林里面自己经营的一些田地之外,外界的田地几乎没办法能够栽种这种娇贵的作物,就算勉强种出来了,收成也会很悲剧,算算价格,还不如找精灵们买合算。

    光明之神教会也有几块试验田,试验栽种一些昂贵的作物或者药材,深水稻就是其中之一。法厄同看着那些正在忙碌的人们,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初在教会试验田见到的情景。

    那时候的情况和眼前所见的也差不多,身份崇高的圣职者们打扮得跟农夫们一样,在田地里面劳作、研究。他们和农夫同吃同住,努力琢磨究竟该怎么才能让那些稀有的东西生长好了,为此花费无数的时间精力。

    但是,教会栽培深水稻的尝试,并不成功。他们的深水稻亩产也就比一般贵族的稍稍高一些,远不能和精灵们相比。

    而为了达成这种效果,他们每天都要在提供水源的溪流之中祈祷,久而久之,甚至将负责祈祷的那一段溪流都给神圣化了。

    神圣化,就是光明之神教会找到的提升深水稻产量的方法。经过神圣化的水流,能够稍稍提升农田里面的清洁程度,改善深水稻的生长环境。

    但是神圣化的“度”却是个大难题,用力过猛的话,深水稻就会发生变异,变成蕴含神圣力量的稻谷。那样的稻谷蕴含的营养更加丰富,但这种营养却有了强烈的神圣属性,除了光明之神教会的圣职者之外,别人吃下去就会消化不良,要是邪恶之徒的话,甚至会上吐下泻。

    而且……如果想要神圣稻谷的话,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直接找普通的稻田,让高阶圣职者在里面举行个祝福仪式就好了。

    所以总的来说,光明之神教会栽培深水稻的实验是失败的。

    那是快四百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看到洛克主持的栽培深水稻试验田,法厄同就想起了往事,不由有些出神。

    过了片刻,他在学生们的询问下回过神来。

    “老师,您觉得他们能成功吗?”学生问。

    法厄同摇头:“很难。我们当年也试着栽培过它,这种稻谷其实不算难生长,但产量却很低只有精灵族,才能凭借亲和自然的天赋,建立和维持能够确保它产量的农田,别的种族就算成为德鲁伊,也很难做到这种事。”

    学生们纷纷点头,他们的看法也跟老师差不多。

    这时,又有个学生说:“真是想不到,这个危险的‘北境魔王’竟然会像农夫一样在田地里面工作。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的话,我怎么也不会相信,那个脏兮兮没有半点仪容可言的人,就是威震塔拉汗的恐怖魔王!”

    “传言未必可信。”法厄同说,“所以我们圣职者才需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耳朵去听。因为我们是手持利剑的人,我们的剑,必须在确保正确的情况下,才能挥舞出去。”

    学生们连连点头。又有一个学生说:“老师,北境魔王约我们今天晚上在附近的山上见面,他会不会设下埋伏对付我们?”

    “也许会。”法厄同说,“虽然看他和那些农民们相处得很好,但那些农民威胁不到他这世界上有不少人都是如此,面对没有威胁的人,他们就和蔼可亲,可一旦别人对他们有了威胁,立刻变得凶残狠毒。”

    学生们沉默了一下,刚刚那个学生小声问:“那么……如果他原本和别人没什么矛盾,也不受到威胁,但我们的到来,让他受到了威胁……我们应不应该跟他战斗呢?”

    法厄同也沉默了,过了许久,他才说:“这种事情,要跟他当面谈过之后,才能够确定。”

    他解除掉窥探远方的法术,仰望着天空,慢慢地说:“天底下没有什么能够一贯有用的做事方法,我们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调整自己的做法,才能够保证自己正确。”

    一个年轻的学生又问:“我看那些农夫们在北境魔王面前显得很轻松,他们的生活似乎也很不错。如果我们讨伐了北境魔王,他们将会重新被领主统治,到时候他们还能这样轻松地生活吗?”

    法厄同深深地叹了口气:“眼前的利益和长久的利益如何取舍,是足以让贤者也愁到掉光头发的难题。我们是圣职者,不是贤者,没那个能力考虑得太远。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确定对方是否邪恶,是否给人间带来威胁如果是的话,就算会因此让那些农夫们回到过去并不愉快的生活,我们也必须要战斗!”

    “为什么邪恶会让人们幸福和快乐呢?”

    “因为邪恶往往能够从别处获得充足的资源。”法厄同说,“我少年时代生活在黄金沙漠里面,那时候沙漠里面有不少绿洲,其中一些绿洲的人过得很轻松很快活,他们有充足的粮食和水源,还有来自各地的稀有商品。”

    他停顿了一下,说:“但是这样的绿洲,其实都是邪恶势力的巢穴。他们依靠走私、勒索、抢劫等种种手段,获得了大量的财富,然后和族人一起分享财富,过着幸福的生活……你们觉得,我们是否应该毁灭他们的幸福呢?”

    学生们只思考了一会儿,就纷纷回答:“应该!”

    “没错,所以你们记住,破坏别人的幸福,未必就是错误的。”法厄同说,“我们圣职者的剑,是衡量是非的天平。如果你确定这件事应该去做,就不要在乎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可以不伤害任何人而履行的正义,连太阳有时候都会晒死人,何况我们?”

    学生们连连点头,陷入了沉思。

    时间缓缓过去,天色将晚,法厄同带着他的学生们吃了点干粮,就出发前往今天凌晨,由魔法传讯告知的那座山。

    他并不惧怕有埋伏,相反,如果北境魔王真的在山上作了埋伏的话,他的心里反而会轻松很多。

    圣职者们不畏惧战斗,相比战斗,“选择”其实更加困难一些绝大多数的圣职者都和熊猫差不多,他们未必没脑子,但比起用脑子,他们更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

    这群圣职者实力非凡,陡峭的山崖丝毫不能阻挡他们,当月亮刚刚升起的时候,他们已经登上了山顶。

    山顶上摆着桌子凳子,一个脸色黑白相间的兽人,一个有着狼一般眼睛的英俊青年,一个有着显著精灵特征却须发皆白的背剑老者,三人正坐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到来。

    法厄同看着他们,并没有开口作自我介绍。那三人也什么都没说,平静地坐在那里,不言不语,一动不动。

    聊天频道里面,剑十三问:“这要真打起来怎么办?”

    “凉拌。”三余说。

    “凉拌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打呗。”熊猫轻松地说,“不用在意,如果他想要打的话,我们陪他打这一仗就好。”

    “打得赢吗?”剑十三问。

    “估计打不赢。法厄同很有名的,在生死之战里面,他可是曾经一个人对付三个死灵君王来着。”三余说,“虽然最后被打死了……”

    “我们也不需要打赢他,只要表明一下态度就行了。”熊猫说,“法厄同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何况如果他真正确定了要打,多半会暂时撤退,把自己的学生们送走,然后孤身过来从他这次带着学生们过来,我就觉得他大概不是来跟我们打仗的。”

    “希望你猜得对吧……”剑十三暗暗叹了口气,后悔为什么要跑过来帮洛克撑场面。

    他并不介意挂一回,但跟法厄同这位传奇强者结怨的话,总是很麻烦的事情。

    除了妹妹的需求之外,剑十三觉得什么事情都很麻烦。他理想的生活是住在森林的树屋里面,看看书,种种花草,吃点清淡的饮食,偶尔出门跟朋友聚会一下……

    现在,他差不多就过着这样的生活。他在北境森林里面担任蛮族的长老,除了需要调解一些纠纷,教小孩子练武之外,平时就像植物一样安稳地生活着。只有妹妹星照需要搞科研的时候,他才会恢复一些活力,过去帮忙。

    星照的目标是制造一颗人造卫星,飞到这世界的宇宙里面去,这个目标很难实现,直到现在,她连第一步的计划制造高空气球都还没成功呢。

    就在剑十三心中嘟囔“好麻烦啊”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夜空突然昏暗了下来,一片乌云以惊人的速度飞过来,一会儿就到了面前,落在了山顶上。

    乌云消散,出现的是一个穿着华美礼服的白发青年,他相貌英俊得让男人眼红女人脸红,身上那股清冷的气质更是令人一看就觉得肯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在他的周围,还有四把颜色形状各不相同的宝剑,在空中缓缓飞舞。

    “北境魔王”洛克来了。

    看着他的模样,圣职者们都不由得有些呆滞,无法将眼前这个气度非凡的青年,和白天见到的那个农夫一般的人联系起来。

    法厄同向前走了一步,注视着他。

    洛克平静地和这位光明之神教会的传奇强者对视,没有一点退缩。

    过了一会儿,法厄同说:“我是光明之神教会的圣武士,人们都叫我‘法厄同’。”

    “我是那些农民们的首领。”洛克说,“很多人都叫我‘北境魔王’。”

    他们只说了这么两句话。

    又过了一会儿,法厄同点点头,带着学生们下了山。

    在山脚下的时候,一个学生说:“北境魔王……真是个奇怪的人。”

    “是啊,但也是个很厉害的人。”法厄同说。

    “他会是我们的敌人吗?”学生问。

    “我希望不会。”法厄同说,“如果他成为我们敌人的话,那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他肯定会成为足以影响整个世界的大人物,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名字以反面角色的形象出现在历史书里面!”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