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初升,鲜艳而明亮。

    十几位穿着朴素的圣职者一起面朝朝阳肃立,低头闭目,默默祈祷。

    他们犹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甚至连存在感都渐渐稀薄,如果有普通人路过的话,或许会下意识地忽略他们,就当这里根本没有人,只有一些不值得注意的树木。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当朝阳的光芒变得猛烈起来的时候,这群圣职者们才结束祈祷。他们纷纷作着深呼吸,每一次呼吸之中,都有无数金色的光点在口鼻间吞吐,宛若是能够施展喷吐攻击的魔兽一般。

    在这群圣职者中,有一个脸色枯槁的中年人,口鼻间喷吐的金色光点远比别人要多。别人看起来好像是吞吐火星,他就像是在吞吐火焰。

    他就是光明之神教会的传奇强者之一,“天罚的圣火”法厄同。

    法厄同的真名无人知晓,人们只知道大概四百年前,这位强者以苦修士的身份登上世界舞台,在特雷拉南部海滨的一次鱼人大侵袭之中,他用一条熊熊燃烧的木条作为武器,一口气打死了好几十个鱼人族的高手,领衔击退了这一次的鱼人侵袭。

    当时他穿着破旧的麻布长衫,看起来宛若落魄的乞丐一般,甚至连像样的武器都没有,随手从一座正在燃烧的茅屋之中抽了根木条,就和那些鱼人族的高手战斗起来。他一边咆哮着,一边将神圣力量和手上木条的火焰融合,那根普通的木条燃烧得无比猛烈,金红色的火焰甚至连天空都照亮了。

    在这个手持“火焰剑”的圣职者面前,嚣张的鱼人族很快就溃不成群,狼奔豕突。战斗结束之后,他将那根还在燃烧的木条插在海边的石头上,被强大力量改造的木条化为了琉璃一般五彩缤纷的颜色,当阳光照在上面的时候,光芒流动,仿佛还在燃烧一般。

    这块石头现在依然伫立在特雷拉南部海滨一个小镇的码头上,而那次大战的日子,就成了当地的节日。每年的这一天,当地的居民都会举行庆典,歌颂拯救他们的英雄。

    而在鱼人们的嘴里,他就成了可怕的魔怪。传说他挥舞着火焰,仿佛从天空坠落人间的战神,气势汹汹,不可阻挡。鱼人的贤者们用了一个传说中的名字“法厄同”来称呼他法厄同,就是传说中一个熊熊燃烧着,从天空降落人间的神灵。

    从此,法厄同就成为了他的名字。他本来的名字无人知晓,人们都用“法厄同”来称呼他。

    不久之后,光明之神教会的大主教亲自邀请他正式加入教会,从神力感召的流浪圣职者类似熊猫这种,转变为登记注册的正规圣职者。

    而他登记的名号,就是“法厄同”。

    法厄同是个很容易愤怒的人,他也知道这样不好,所以大多数的时间都在闭门静修,一方面提升自己,一方面也避免发怒。只有当邪恶的魔怪横行之时,他才会拔剑出鞘,带领着光明之神教会的圣职者们勇敢地冲上最前线,将那些魔怪们击退。

    最近几十年,人间还算安定。虽然有战争,可大规模的魔物肆虐情况倒是没发生过,距离法厄同上一次拔剑出关,已经快五十年了。

    五十年的时间,足够一个普通人从出生到长大到老去,如果他寿命不够长的话,甚至已经老死了。所以法厄同的名声也渐渐淡薄,记得他的人越来越少了。

    法厄同当然不在乎这个,他不是那种喜欢人前显圣摆谱的人,相比籍籍无名,他倒是宁可自己永远都不被人们记得那意味着,人间没有魔怪肆虐。

    但理想和现实是两码事,法厄同半个世纪的安闲,最近终于被打破了。

    关于“北境魔王”的消息,被大主教派人传给了他。

    他明白大主教的意思,便结束了自己长久的闭关,带着一些学生们出关,前往塔拉汗的北境。

    那个北境魔王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他在北境究竟干了什么?法厄同决定亲眼去看一看,然后再决定怎么做。

    他已经不是年轻时候的他了,如果是四百年之前的他,或许直接就去寻找对方,然后一剑砍死。但现在,他已经不是那么在意“魔怪”的问题。

    他在意的,是“肆虐”。

    魔怪也是这世界上的生灵,也有权力像别的生灵一样享受幸福安宁。只要它们不把自己的幸福安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法厄同就不会对它们出剑。

    这是他对自己定下的约束,这是他自行立下,束缚宝剑的誓言。

    这誓言让他的宝剑难以出鞘,却也让宝剑出鞘的时候,威力会更加的强大。

    实力到了法厄同这个境界的强者,对于命运已经有了模模糊糊的预感。他预感到在不是很遥远的未来,将会有极大的黑暗降临大地,到时候,他将会迎来人生中最后也最壮烈的战斗。

    为了那一天,他愿意忍耐。

    他的学生们可没老师想得这么远,祈祷结束之后,他们一边收拾露营的工具,一边谈论着关于“北境魔王”的话题。

    “听说那个魔王刚一出现,就杀了好几个领主,他生前是被领主迫害致死的,所以很有怨气吗?”

    “也许吧,这世界上有很多领主的确是不怎么像样,这种事情并不罕见。”

    “但是就算不像样,有领主也好过没领主。这个北境魔王正在推行没有领主的社会,那可不行!”

    “没有领主的社会是什么样的?”

    “我无法想象……你们呢?”

    “我也想不出来,老师,您觉得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法厄同微微一笑,摇头说:“不要胡乱猜想,那很容易在心中形成偏见。我们掌握着强大的力量,一举一动都可能给别人带来麻烦,所以更要谨慎地使用力量。这份谨慎,首先应该表现在看待事物的态度上。”

    学生们纷纷点头,但年纪最小的学生还是忍不住问:“那么……北境魔王的事情,我们也应该不去想象吗?”

    “当然,到了北境,用我们的眼睛看,用我们的耳朵听……看过了,听过了,看足够了,听足够了,才轮到脑子去想。”法厄同点头说,“在那之前,我们不要去自行揣测和想象,我们是人间的光明,不能用自己的喜好去审判别人。”

    说着,他微微转头,目光扫过了不远处的树林。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