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锡安王子的询问,洛克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回答,却反问起来:“你们既然来找我,想必对我已经有所了解最重要的是,对我在北境的所作所为有所了解,对吧?”

    “没错。”锡安王子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很谨慎地回答,没有多说哪怕一个字。

    洛克又微微一笑,说:“那么,你们如何看待我制定的那些政策?”

    对于这个问题,锡安王子自然早有准备,立刻很有礼貌地回答:“每一位领主都有权力决定他领地内的政策,对于国王不会过问。”

    洛克摇头:“我不在乎你们过问不过问,我问的是,你们怎么看它们?觉得它们如何?”

    他的态度稍稍有点没礼貌,但锡安王子和幕僚却一点也没生气,反而觉得理所当然魔王是什么?魔王是远远凌驾于凡人之上的强者。这样的强者,他客客气气跟你说话,那是他脾气好;他用鼻孔看你,拿吐沫星子喷你,才是正常的状态。

    习惯了当人上人的他们,一旦确定对方是比自己更高层次的人物,转变角色以人下人自居,倒也一点都不麻烦。

    对于这样的问题,锡安王子同样也做过准备,稍稍沉吟了一下,在脑海中又重温了一回,才慢慢说:“就我个人而言,任何能够让特雷拉强大的政策,我都很喜欢。您的那些政策确确实实地让北境变得繁荣和强大了,所以它们是好政策。但这些政策之所以能够推行,关键在于您压倒性的武力。我们没有您这样的武力,无法效仿。”

    洛克稍稍扬起眉毛,对于这样的回答有些惊讶,过了几秒钟,才问:“难道说……你们还考虑过在整个特雷拉推行我的‘农村合作社’政策?”

    考虑过吗?

    当然没有!

    但锡安王子可不会老老实实地回答,他也不会说谎,以免被对方觉察,而是又采用了迂回的手段:“作为未来的国王,我会在考虑国策的时候参考任何我能够得到的政策法令,从中汲取营养,寻找可以用在特雷拉的部分。”

    洛克没他这么多的心机,立刻微笑了起来,对这个黑王子的看法大为改善:“很好!出乎我的意料!你是个很有才能的人啊!”

    他脸上的喜悦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安东尼立刻就暗叫不妙,急忙在聊天频道里面说:“洛克,冷静!这家伙是在忽悠你呢,不要上当!”

    洛克当然也开着聊天频道,立即注意到了安东尼的话,随即回过神来,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但他刚才的笑容已经被锡安王子和幕僚看得清清楚楚,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有几分得意。

    他们之前讨论的时候,就曾经猜测这位“北境魔王”会不会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虽然这位魔王不像一般的理想主义者那样,被人稍稍吹捧一下,忽悠几句,就忘乎所以。但只要能够确定对方的喜好和倾向,接下来的交涉就方便多了。

    相比一个喜怒无常的魔王,一个追逐理想的魔王显然要好说话得多!

    锡安王子并没有傻乎乎地露出笑容,而是继续装作很礼貌地微笑着,说:“魔王阁下,我想要问一下,如果特雷拉给予您足够的政策支持,您是否会进一步推进那个‘农村合作社’政策深入发展?”

    洛克点了点头:“当然,我还有很多的想法想要实践不过你们给不给我政策支持,那倒是无所谓的。我不需要也不在乎这个,目前我既不缺钱也不缺人手,只需要时间而已。”

    “有适当的帮手,可以大大节约时间。”锡安王子说,“如果您愿意成为一位领主的话,就可以借助王国的渠道,向全国招募人才……”

    洛克还是摇头:“我不需要,招募来的人才,未必符合我的要求。想要什么样的人才,我会自己培养。”

    锡安王子心中微微一惊,虽然他知道这位魔王一直在白天练兵晚上教学,大有文武一肩挑的趋势,俨然是一个上马为将军下马为宰相的全才,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位魔王居然还是个谨慎的人,为了确保领地不被别人渗透,宁可不招募人才,全靠自己培养。

    如果人才全靠培养的话,这些培养出来的人才自然会对他十分的忠心。这么一来,对于领地肯定是大有好处的,但对于王国却未必。

    王国一般并不会对各地领主的政策指手画脚,但在每一处领地都安插着不少间谍。这些间谍里面,大部分潜伏在民间,也有一些出任各级官吏。相比前者,后面那些,才是间谍之中的精华。他们可以得到的情报最珍贵,他们在关键时刻能否发挥的作用也是最大。

    可是……如果“北境魔王”真的全靠自己培养的人才建立政权的话,那只怕就没办法在他的地盘上安插成为官吏的间谍了……

    这绝对不是好消息,让锡安王子不由得有些担忧。

    他随即将这些有些遥远的担忧赶到九霄云外,微笑着劝道:“自己培养人才,用起来当然是最顺手的,但那实在是太慢了一点。对外招募的人手,或许不能用在关键的岗位上,可至少能够应急啊。”

    洛克摇头:“我这个人一向是用人不疑的,如果我委任一个人做什么事情,就会完全相信他,不会对他有任何的怀疑。”

    锡安王子稍稍一愣,问:“您有办法确保别人不背叛?”

    洛克笑了笑,没有回答。

    为了今天的见面,他也做过一些功课。虽然这些功课远不如锡安王子和幕僚做得那么细致,但这个问题,恰恰就是他准备过的。

    见他如此反应,锡安王子顿时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立刻道歉。

    洛克倒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主动改变了话题:“我不明白,为什么特雷拉王国想要让我当领主?让一个魔王当领主,难道你们不担心引来各个教会的愤怒吗?”

    “神权和王权的敌对,由来已久。”锡安王子苦笑一声,说,“我们双方的关系本来就不能算是很好,一些激进的圣职者甚至一直在宣称‘领主统治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之类……您觉得,如果能够博取您的友谊,我们会在乎引起各个教会的愤怒吗?”

    洛克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

    他在聊天频道里面感叹:“黑王子不愧是未来能够领导特雷拉,在风风雨雨之中稳如泰山,一直延续好几十年的人物!连我都忍不住有点喜欢他了。”

    这句话立刻引来了穿越者们回答,其中最多的回答是“朋友!NoGAY!NoGAY啊!”

    “滚!”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