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释放的死灵法师离开了营地,并没有立刻去寻找自己的同僚们,而是先找了个地方,冥想了一两个钟头,完全恢复法力之后,给自己先后用了几个防止侦测和追踪的法术,才动身去寻觅别的死灵。

    他当然有办法和别的死灵联系上,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找到了隐藏在一个地下洞穴里面的死灵们。

    和当初浩浩荡荡几百人的大队不同,此刻还留在这附近的死灵只有十几个。因为战争的失败,大队人马早已返回他们的据点,留下这些人,只是为了方便联系罢了。

    “什么?那些人类要跟我们做生意?!”听了他的介绍,负责这个据点的一个高阶死灵法师十分震惊,只剩骷髅的下巴几乎掉在地上,“他们脑子有问题吗?”

    “大概有,但我觉得至少他们的思路很清晰。只谈生意,不谈战争。我当时也问,如果做生意的时候又打起来怎么办?他们表示,要打,欢迎;要做生意,也欢迎。”

    “……活人的思维方式真是难以理解!我们当初活着的时候,可从来没这么考虑过事情。”

    “天晓得,毕竟我们已经死了很久。”

    两人死人也算是人吧?讨论了一会儿,大致上就决定了这件事,然后就是用魔法联系死灵势力的高层,请示顺便申请物资。

    要给七千人治疗,需要的药物可不是小数目,这个据点不大,根本拿不出这么多的药物来。

    听说穿越者们要跟自己做生意,死灵势力的高层也被雷倒了,他们再三追问,把几个简单的问题翻过来覆过去问了很多遍,如果不是死灵不受幻术影响的话,他们甚至怀疑这个队长是中了法术。

    但最终,他们还是答应了这笔生意。

    反正只是给七千平民解药而已,能够换回二十几个已经初步成材的死灵法师,怎么看都不亏。

    而且,对于那个能够召唤出巨大魔兽,还能正面击退传奇强者的势力,他们也存着交好的心思。

    现在的死灵势力还不是未来那个震动世界,让西陆各国都为之惊骇的庞然大物,虽然他们的实力已经很强,但分为若干个组织,尚未真正统一,甚至连初步的盟约都没有。“行尸荒原”这个组织在死灵势力里面并不算特别强大,因为他们特长的是训练大批中低级的兵种,至于那些高端兵种,他们别说训练不出来,就连他们自己,在死灵职业里面都不算是高端的。

    整个“行尸荒原”里面,传奇位阶的强者总共也就两个,自然没有能跟穿越者们对着干的底气。

    而且……他们也觉得穿越者们说得很有道理。

    战争归战争,生意归生意。

    他们愿意和色雷斯人做生意,也不介意和色雷斯的敌人做生意,何况这笔生意很安全,只要他们死不承认,就算是穿越者们宣称解药来自于他们,色雷斯那边没有证据,也拿他们没办法。

    但当他们的使者去拜访穿越者们临时营地的时候,还是特别强调“不要把这笔生意的事情外传”。

    穿越者们当然表示绝对不会外传别人可不像他们这么想得开,活人跟死灵做生意,是很犯忌讳的事情,他们可不想惹麻烦。

    在双方都很有诚意的情况下,这笔生意顺利地谈成了。穿越者们用那批俘虏作为代价,换取了能够解除那七千壮丁所中毒素的解药。

    至于法术的问题……法术方面不是问题,穿越者里面有不止一位死灵法师,想要解除法术,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

    只是如果不先解毒,解除了法术之后也没什么用处,反而可能让这些人慌乱甚至病倒。所以他们才先考虑解毒问题,将解咒放在后面。

    解药是一些粘稠的药水,将它溶于大量的冷水,然后给那些中了毒,呆若木鸡的色雷斯人服用一些,他们一番呕吐和腹泻之后,就能够解除毒素。

    两天之后,毒也解了、咒也解了,站穿越者们面前的,是来自色雷斯东部和南部边境地区的七千平民。

    是的,只是平民,连民兵都没有。

    他们虽然已经初步恢复了正常,还刚刚饱餐了一顿,但一个个却精神萎靡,双眼无神,看起来比之前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穿越者们已经跟宣布,这次被抓住的人,将因为入侵塔拉汗的犯罪行为,受到严厉的惩罚。

    在西陆,要说“严厉惩罚”,那大概无非是鞭打、剁手或者绞死三选一,就算三者之中最轻的鞭打,也常常有受刑者因为伤口感染而死去的情况,剁手就更不用说了,流血过量死人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这些平民们胆子并不大,听到“严厉惩罚”这个词,心里就都已经慌了,能够勉强站得住,已经托了刚刚那顿饱餐的福。

    三余站在临时搭起来的台子上,用威严的目光扫视这群人,但凡被他看到的色雷斯平民,就算没有和他目光相对,也觉得心惊胆战,不少人直接就站立不稳,瘫在了地上。

    三余的那双豺狼般的眼睛,是他很重要的一个天赋,借助这双眼睛,他可以施展好几种特殊技能,“威压”就是其中之一。

    面对他的威压,这些平民就算心里没鬼都会害怕,何况他们本来就害怕。

    过了片刻,在一片战战兢兢之中,三余宣布了他的惩罚方案。

    劳役。

    “你们的罪行,会折算成劳役。”三余说,“在劳役完成之前,你们将没有休假,也没有工资,更不要说成家立业。所有的这一切,都要等到劳役完成之后再说。”

    “考虑到你们只是这次入侵行为的从犯,我们可以从宽处理,将原本应该长达十年的劳役降低到五年。但不要幻想能够逃走或者反抗……说实话,其实我倒是有点期待,想要看到一两个不知死活的人那么做,好让你们见识见识我们的手段……”

    台上,三余用很凶恶的表情,不怀好意地笑了。

    台下,被俘虏的色雷斯平民们很不配合地一脸茫然,面面相觑,脸上没有半点恐慌。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