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术对抗是“质”与“量”综合比较的结果,穿越者们身上的隐身术等级很高,可一旦和战争级法术对抗,依然是敌不过的要潜入军营的话,相比会引起法术对抗的隐身术,反而是盗贼系的潜行技能更加妥当一些。

    这些事情,穿越者们当然也知道,不过他们也不在乎能够靠近到反隐形法术笼罩的范围,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当身上的法术消失的时候,他们没有半点犹豫,立刻冲了出去。一个个身影如同离弦之箭,让色雷斯的哨兵们根本来不及反抗。反应快一些的,还来得及大叫“敌袭”;反应慢一点的,甚至连大叫都来不及,就被一下打晕。

    “走!”

    熊猫一声令下,众人毫不拖延,立刻就带着被抓住的哨兵跑了。等色雷斯军中高手们赶到的时候,只看到坍塌的哨兵帐篷,几个哨兵已经没了踪影。

    他们当然不肯罢休,立刻派出人手四处搜寻。可在这昏昏夜色之中,哪里能够搜寻得到?直到天色大亮,他们才总算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循着这些痕迹找过去,找到了穿越者们的临时营地,却还是没找到穿越者们。

    “他们究竟哪里去了?”早已人去楼空的临时营地里面,一个色雷斯的追踪高手仔细观察着周围那些痕迹,纳闷地说,“七八个人的行踪,不应该就这么消失啊!”

    “或许是飞到天上去了。”另一个善于追踪的侦察兵叹道,“不到十个人就敢来袭击我们的大营,要说他们能够飞走,我一点也不会感觉到惊讶。”

    追踪高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唉声叹气,无法可想。

    在天上飞行当然也会留下痕迹,但想要追踪这种痕迹,就不是凡人能做到的了。至少也要是大魔法师,才可能勉强做得到。

    何况,追踪到了,又怎么样呢?没准直接就掉进陷阱里面了。

    色雷斯人最终放弃了追查,只是将遭到袭击的事情报告给了国王,等待国王的裁断。

    “继续进军!”理查德得到消息之后,沉思了许久,最终作出了决定。

    在他看来,就算是消息走漏,也不影响色雷斯军的作战。塔拉汗伯爵领几年之前遭遇过魔灾,为了对抗恐怖的恶魔和它麾下的魔物军团,塔拉汗的精锐部队几乎损失殆尽,就连有着“北地狡狐”之名的前代塔拉汗伯爵,都因此重伤不起。随后塔拉汗家族发生内乱,长子企图趁着父亲重病夺权,结果被一举拿下,次子反而成了继承人,并在不久之后正式成为伯爵。

    虽然那位新任伯爵和他继位之前的粗鲁野蛮形象截然相反,是个温和而勤勉,自律又节俭,善于招揽人才、发展领地的优秀领主,可塔拉汗领毕竟之前已经伤筋动骨,想要弥补几千精兵的损失,绝对不是短短两三年能够做到的事情。现在的塔拉汗领,就是一只虚胖的肥羊,有钱,但并不能打。

    而现在的天气,足以让那些想要支援塔拉汗的领主们难以及时派出大军年末年初,正是天气最寒冷的时候。虽然特雷拉王国的天气稍稍暖和一些,但想要在这种天气集结大军出征,依然十分困难。

    那些实力强大的人拥有斗气护身,倒也罢了。寻常士兵在这种天气里面,顶着寒风和大雪长途跋涉,很容易患上疾病,或许不等开战,就要死掉一半甚至更多。

    特雷拉的领主们,不可能为了支援塔拉汗领,就付出这么巨大的代价。

    至于特雷拉王室,道理也差不多。

    让传令官将命令传下之后,理查德国王坐在椅子上,又思考了许久,才对身边的寒冰剑圣说:“你觉得,特雷拉王室会怎么做?”

    “大概会派出一些高手去塔拉汗助阵。”

    “我觉得也是。”理查德点头,“帮不上多大忙的。”

    这个时候,穿越者们已经带着被抓住的几个哨兵,来到了距离色雷斯军营超过百里的一座山上。

    就像追踪高手们猜测的那样,他们在离开了色雷斯军营之后不久,就施展飞行法术,直接从天上走了。一口气飞出上百里,才找了个山峰落下来。

    落地之后,他们并没有立刻开始审问那些色雷斯哨兵,而是先建设临时营地,用法术将这几个士兵催眠,让他们暂且躺下。

    这当然也是为了安全起见,法术的世界神妙莫测,没准这时候正有人在施法,想要借助这几个士兵的意识追查他们的下落。直接催眠他们,让他们昏昏睡去,可以有效地避免追查。

    忙碌了好几个小时,布置了好几重遮蔽法术,他们才动手弄醒了一个色雷斯哨兵。

    在穿越者们的魔法之下,普通人根本没办法保守秘密,真的是有问必答。但遗憾的是,这个哨兵只是个骑士扈从,他什么都不知道。

    按照他的说法,他是色雷斯王家直属军团的成员,前不久得到命令出征。他所效忠的骑士似乎有什么心事,但从来没跟他说过,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事实上,几个哨兵的回答都差不多。

    他们都是骑士扈从,跟随骑士作战。虽然实力不错,但他们的地位并不高,当然也不可能知道那些真正的隐秘。但从他们的话语之中分析,却也能够发现一些问题。

    比方说,他们这支骑兵是先出发的,到了边境上德雷克侯爵的领地,才跟后面加入的那支步兵汇合这意味着,那支步兵应该是早就已经在德雷克侯爵的领地集合,甚至可能已经训练了一段时间。

    又比方说,那支步兵的指挥体系是完全独立的,和骑兵互不干涉。大家平时也没什么来往,骑士们甚至告诫麾下扈从,要他们不许随便接近那些步兵这不仅意味着双方的关系不好,更意味着那群步兵里面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需要小心隐瞒。

    经过仔细盘查,穿越者们终于找到了一条非常隐秘又非常重要的线索:一个骑士扈从在当初出兵的时候,曾经偶尔和几个步兵近距离接触过。

    对于那个骑士扈从来说,大家只是擦肩而过,并没有交谈,他也不记得什么情报。但用催眠法术将他深度催眠,让他的记忆回到当时那一刻,他却说出了一件惊人的事情。

    那几个步兵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有些呆滞。

    听到这个描述,穿越者们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他们已经知道了这群怪异“铁军”的真相!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