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行军,绝对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虽然冰冷的铠甲都摆在辎重车辆上,骑士和士兵们只穿着相对轻便的冬装,但光是在这寒冷的天气走路,就足够让人不舒服的了。

    北风从背后吹来,吹得人浑身冰冷,尽管佩戴的魔法道具能够提供一些温暖,让人不至于冻死冻伤,可那种冷飕飕的感觉却是没办法阻挡的,那种仿佛要从背后吹透身体、吹进心窝的感觉,无论经历了多少次,也没办法适应。

    纳鲁·色雷斯骑着他的战马,不急不慢地走在路上,身边是同样骑着马的骑士们。在他们的后面,则是拉成了一条长龙,几乎看不到边际的大军。

    虽然天气寒冷,但大军行进的时候,却几乎听不到有人抱怨或者说话,沉默得好像是死人一般。

    虽然他们其实还活着,但在很多人看来,他们跟死人也没多大区别了。

    “将军,我总觉得事情有点让人不舒服。”走在纳鲁身边的一个骑士低声说,“我们怎么和死灵法师合作了?堂堂色雷斯,居然需要借助这些鬼蜮之辈的力量?真是想一想就难受!”

    “死灵法师可以提供最好的炮灰。”纳鲁说,“那些受到他的法术影响的士兵们,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感到害怕,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敌人,都能老老实实地执行命令,上去战斗和厮杀。对于我们将要面对的敌人,这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死灵法师难道不是邪恶的啊?难道不是所有生者的敌人吗?我们见到了死灵法师,不剿灭他也就罢了,怎么还跟他合作呢?”

    “战争无所谓善良或者邪恶,只有胜利或者失败。”纳鲁说,“如果我们能赢,那什么都不是问题;如果我们输了,那什么问题都不用考虑了。”

    “总觉得不大对劲……”

    “这就是战争,世界上没有能够让人觉得对劲的战争。”纳鲁叹了口气,“或者说,会对战争感觉不大对劲,正证明了你还是个正常人,没有疯掉。如果有一天,你会觉得世界上有‘对劲’的战争,那你距离发疯也就不远了。”

    年轻的骑士看着身边老骑士那一脸沧桑,忍不住也叹了口气,什么都没再说。

    这支骑兵是色雷斯王室的直属军队,两千骑兵之中,姓色雷斯的超过百人。虽然他们大多并非色雷斯王家的直系血统,很多人干脆就是通过联姻之类手段改变了家名的外系贵族们的后代,但几百年下来,他们也已经成为了色雷斯一族的嫡系,是色雷斯国王最可靠的支持者。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理查德也不会让他们来打这一仗。

    生者和死者联合作战,这种事情简直闻所未闻。要不是这些士兵们忠于国王,而且让那些被死灵法师控制了的杂兵们去当炮灰,对于他们的安全大有好处,怕是很多人都宁可装病。

    事实上,装病的人真的不少,原本两千人的军队,已经只剩下一千六七百人了。

    对于那些装病的,纳鲁将军并没有惩罚他们,只是叹了口气,叮嘱他们好好修养。

    他知道,这些人其实没生病,只是心里不舒服而已。

    他心里也不舒服,但相比心情,他更在乎战争的输赢。

    作为敌人,冰冷而机械的死灵是极为可怕的,但作为战友,他们却极为可靠。

    比方说现在,那些跟在他们后面,机械式地走路,完全不会抱怨,队形整齐得如同一条线的士兵们,谁看得出来他们其实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辅兵?

    经过几次战争,色雷斯的精锐部队损失很大,但如果只是这种比民兵稍稍强一些的辅兵,那依然要多少有多少,别说几千人,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都能够轻松凑出来。

    而借助死灵法师的秘药和魔法,这几千辅兵差不多已经完全失去了活人的情感。他们不会恐惧、不会犹豫,更不会想各种无聊的事情。他们只会机械式地执行命令,沉默、稳定,不会犯任何的错误。

    这样的一支军队,无疑是极为强大的。

    也只有这样的军队,才能够和那群强大的“异人”战斗。

    在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纳鲁曾经在王宫的望楼上,亲眼目睹那群异人的可怕力量。即便是色雷斯最为忠勇的禁卫军,在他们面前也不堪一击,很快就被打得士气崩溃四散逃跑。

    纳鲁没有责怪那些年轻人的意思,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靠意志就能做到的,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所以当国王召见他,询问“如果要和那些异人作战,你打算怎么指挥”的时候,他就很老实地回答:“我没有任何办法,就算我自己可以不怕死,士兵们也不可能不害怕。”

    “问题只在于‘害怕’吗?”国王问。

    “是的,只在于‘害怕’。”纳鲁回答,“那群异人们的实力其实并不是真的无可匹敌,只要军阵稳定,配合战争魔法,应该是能够拦住他们,或者跟他们打成消耗战的。他们的数量终究不多,打成消耗战的话,死一个少一个,胜算并非没有。”

    “但是问题在于,我们的士兵会害怕。”纳鲁说,“按照我的估算,大概五十到七十人,可以交换一个‘异人’。这种战损,没有士兵会不害怕,我们的军队无法承受这种损失。”

    几天之后,国王再次召见他,问:“如果给你一支没有感情,不会害怕的军队呢?”

    纳鲁很快就明白了国王的意思。

    于是他从王室直属的军队里面抽调了两千人,充当这群军队的指挥中枢,以及在关键时刻投入关键的战斗之中。

    至于那些普通的士兵,他们的任务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充当消耗品,去消耗那些“异人”们的力量和生命,一点一点推动战斗走向胜利。

    临行的时候,理查德国王询问他有什么计划,他如此回答。

    “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无非是前往塔拉汗,逼异人们来正面和我们战斗而已。”

    “如果他们不愿意来呢?”

    “那就占领塔拉汗,让他们成为无家可归的游魂野鬼!”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