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已经落在了下风。

    虽然从场面上看,双方依旧打得有来有回,但双方都知道,优劣之势已经渐渐清晰。

    奥托优势,熊猫劣势。

    这并非因为双方的等级或者属性方面有所差距,也不是彼此装备相差很大,而是因为武技方面的差距。

    熊猫的双剑剑术,基础部分来自于“剑术”技能自带,技巧部分则来自于他在地球上接触到的武术虽然他没有真正学过器械武术,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各种器械武术的理论,使用它们的常识,以及一些著名的招数,他还是知道的。

    这些技巧不能说不高明,然而它们却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都是针对双方都不穿铠甲的情况下设计的。

    但是此刻,他和奥托都穿着厚重的全身甲,铠甲异常坚固,想要打破这样的铠甲,需要使用经过魔法强化的武器,那样的武器他们当然有,但不可能用在友好切磋里面。现在他们手上用的,只是未经强化的精制武器罢了。

    要使用这样的武器打破铠甲,要么灌注斗气强化攻击威力,要么使用特殊的技巧。无论前者还是后者,双方都会,但问题在于,熊猫只擅长前者,而奥托两者都很擅长。

    因为切磋的缘故,大家都要控制招数的威力。摧金碎玉的斗气攻击是不能用的,普通的斗气强化,无非就是和对方的斗气护体抵消,没办法额外提升武器的杀伤力。而在不灌注斗气的情况下,熊猫自然就吃了大亏。

    且不说重兵器本来就比轻兵器更利于破甲,光是彼此截然不同的战斗习惯,就导致了双方在破甲技能方面的熟练度有天壤之别。

    对熊猫来说,他平时使用的佩剑是经过高等附魔的,虽然不至于削铁如泥,但一般的铠甲还真不够看,稍稍用点力气就能一剑两段。至于身穿宝甲的对手,迄今为止,他也没遇到过几个,根本不用考虑这些。他出手的招数只追求打中,破甲什么的,从来没有仔细考虑过。

    而对奥托来说,他从小接受的就是穿着铠甲战斗的训练,“破甲”几乎成了他的战斗本能,除非是牵制性质的招数之外,他的每一次攻击都能够破甲,或者说,不能破甲的招数,他压根就不会用。

    熊猫也会破甲技能,实际上他在战斗中已经发现了问题,一口气把破甲技能升到了相当高的水平纯粹以技能等级来说,没准他的技能等级比奥托还高。可技能能用经验值升上去,战斗习惯却改不了。想要改变固有的战斗习惯,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这就像当初穿越者们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大家能够凭借技能得到很多战斗的知识,但真正等到战斗的时候,很多人依旧是王八拳随便抡尽管他们的王八拳也很有威力,打死几个职业拳王绝对没问题,但在他们通过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练习,真正改变战斗习惯之前,他们其实只是一群孔武有力的非战斗人员罢了。

    直到现在,穿越者里面依然还有一些技能等级很高,身体素质很强,但跟人动起手来就是王八拳的比方说整天待在城堡里面的那一群,他们当中大多数都这样,脑子里面大堆大堆的战斗技巧,就是等实用的时候依旧王八拳招呼。

    熊猫在穿越者里面,当然属于战斗经验丰富的。可此时此地,他丰富的战斗经验反而拖累了他。

    比方说,他明明脑子里面知道“出剑的时候要停顿一下,稍稍蓄个力,然后用爆发的刺劲,像凿子一样打过去”,但手上下意识的就是行云流水般一划一拖这招绝对是有威力的,一划拉就是一条至少半尺长的伤口,不管你功夫有多猛,身上被划拉这么三五条伤口,只要一会时间,流血就能流死你。对此熊猫绝对是权威,他是有切肤之痛的。

    但奥托完全不用在乎这种问题,尽管他的铠甲上已经被熊猫划拉出了许多伤痕,一些比较严重的甚至快要穿透铠甲,但别说还没穿透,就算穿透了,他也不在乎。

    穿过铠甲再划伤,严重不到哪里去。

    相比之下熊猫就有些狼狈了,奥托的攻击全都是带着冲劲或者钻劲的,他一下都不敢挨。以他的眼力可以看得出来,自己身上那套同样切磋用的普通铠甲,挨不住哪怕一下连他用剑切割划拉,这铠甲都不是很挡得住,更不要说斧枪的冲钻了。

    所以他必须躲闪,实在躲闪不过了,才用兵器格挡,就算格挡,也要小心翼翼,拉近距离。

    这样打起来,他当然吃亏,当然落在下风。

    观战的卡特琳娜等人也不是外行,当然都看出来了。卡特琳娜纳闷地问:“潘达先生不是圣武士吗?可看他的剑术,怎么像是吟游诗人或者流浪剑客之类?”

    “还有点贵族剑术的感觉。”皮耶德·康迪说,“贵族在宴会中友谊切磋的时候,也常常用这样的剑术。”

    柳道青听得一头茫然,他的技能里面完全没有刀剑类技能,太平道的法器是杖,他就算要跟人打斗,用的也是棍棒一类,什么着甲剑术非着甲剑术的,他完全不懂。

    但他至少能看得出来,熊猫的形势的确不大妙。

    两个人比武,一个人不躲不闪步步进逼,另一个连连后退不断躲闪,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谁占优势谁吃亏!

    又打了一会儿,熊猫叹了口气,摇头认输。

    “你要改变战斗习惯了。”奥托当然也心知肚明,说,“你现在的战斗习惯,不利于这种切磋比武。”

    “事实上我很少跟人穿着铠甲比武。”熊猫叹道,“面对穿铠甲的对手,我的习惯是斗气全力开启,然后正面砍过去。”

    大家都笑了。

    这样的习惯能不能用在战斗中?当然能。以熊猫这样的高手,一旦斗气全开,哪怕手持树枝都能把身披重甲的对手一下插个透心凉。

    但是这样打的话,那就是真的一出手要分生死的场面了。

    既然是友好切磋,当然不能这么打,哪怕柳道青吹嘘说“脑袋掉了我都能接上”也不行。

    稍稍休息之后,熊猫还是觉得不爽,提出要切磋一下空手格斗。

    自负勇力的奥托没有拒绝,然后就被熊猫给虐了。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熊猫摔了他十二个跟斗,还制住了他三回,完全是一边倒。战况之惨,让他的朋友们连连摇头,纷纷劝奥托还是别打了。

    但这个有点蛮子气的猛将偏偏就犯了拧,一定要跟熊猫继续打至少也要打到一两拳吧,打了半天,一拳头都没能打到别人,这也太丢脸了!

    结果直到卡特琳娜看不下去,冲上去把他踹倒,跟皮耶德一左一右拖着两条腿把他拽走,他也没能哪怕打到熊猫一拳头。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