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雷斯城遭到袭击,五百禁卫军溃败,王宫被迫开启守护法阵,甚至连色雷斯城的城墙都被拆掉了一大半……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西陆。

    听到这个消息,莫来的几位公爵都哈哈大笑,笑得最开心的是塞勒斯公爵,他当时正在吃早饭,结果蜂蜜茶呛进了气管,咳得几乎把肺都喷出来。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在笑,笑得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要含笑而终那么夸张。

    特雷拉的大佬们当然也很开心,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黑王子殿下都难得地露出了笑容,菲斯娜公主则给新月宫的所有仆人们都额外发了一个月的薪水作为奖励,至于国王陛下,据说他因为笑得太用力的缘故,下巴有点脱臼。

    雷顿公国的高层们倒是没有这么失态,但很多人那天早上就开始喝酒,喝到中午的时候一个个都醉醺醺的,却还是不肯放下酒杯,笑得跟傻瓜一样。

    西文莱卡方面,因为事不关己的缘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大家都笑呵呵看色雷斯王室的笑话,仅此而已。

    至于南海群岛……根据尤涅若的说法,群岛的各路大佬们都表示这种事情是迟早的,他们一点也不惊讶以色雷斯的力量,想要到处侵略,被人打脸有什么好奇怪?不如说,他们到现在才被人打脸,反而才让人觉得有一点点惊讶呢。

    色雷斯内部,对这件事情的反响也很激烈。

    一直闭关不出的皮杜茨家族老祖宗“盾之山”欧文斯·皮杜茨终于离开了他很多年都没离开过的隐居山庄,前往色雷斯王宫拜访,而艾兰茨家族则关门闭户,摆出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谁都不要来找我”的架势,以洗清自己的嫌疑。

    任谁都看得出来,刚刚遭受沉重打击,差不多已经颜面扫地的理查德国王陛下,急需找点东西来打击一下,以挽回自己的权威。在这个时间点,不管艾兰茨家族私下跟别的大贵族作了多少联系,商量了多少大逆不道的事情,至少在明面上,他们绝对不会表现出来。

    但在艾兰茨城堡小小的会议室里面,气氛却很轻松。

    “真是想不到!你的那些朋友们太厉害了!”卡特琳娜左手拿着蛋糕,右手端着奶茶,笑呵呵地说,“刚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我真的吓了一跳!”

    “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柳道青面不改色气不长出地扯谎,“我也没想到他们原来这么能打。”

    卡特琳娜笑了笑,没有戳穿他的意思。

    但她给柳道青面子,奥托可不给,这位有着“燃烧的钢铁”之名的猛士用力拍拍柳道青的肩膀,拍得他一个踉跄:“古柳啊,你这就不够朋友了!你的朋友们有多大本事,你真不知道?”

    柳道青干笑两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有空帮我联系一下吧,我想要跟他们切磋切磋。”奥托说,“跟强者比武,才有助于提升我的实力。”

    “你想要跟谁比?”柳道青问。

    “那个‘屠龙者’潘达就很不错,他有空吗?”奥托问。

    柳道青想了想,说:“我也不能确定,但我可以帮你联系。”

    “就用你们那种特殊的联系方法吗?”贤者洛佩斯微笑着问。

    柳道青点头:“那个办法虽然限制很大,但用起来真的是很方便。”

    在自家人面前,他倒也并不掩饰穿越者之间一些独特的本领反正想要瞒住洛佩斯这位传奇大魔法师,本来就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唉……这件事情一出,康迪大叔那边就有麻烦了。”卡特琳娜突然叹了口气,“本来他已经逼得王室的官员快要让步,结果现在……只能让他回来了。眼前实在不能再刺激王室了。”

    “可是,我们的独门战法泄露的事情,该怎么办?”奥托·斯宾诺拉不是个善于思考的人,比起用脑子,他更擅长用斧子,闻言惊讶地问。

    卡特琳娜看向目光差不多一直都在自己身上的柳道青:“这件事情,可以委托给你的朋友们吗?”

    柳道青愣了一下,笑了:“需要他们做到什么地步呢?先说明,杀人全家这种事情,他们一般是不做的。他们的风格是冤有头债有主,惹事被砍死理所当然,但祸不及家人。”

    卡特琳娜思考了一下,说:“也行,其实我也不是真的非要杀个血流成河不可。反正现在王室的权威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这个时候也不宜搞得太引人注目那么就这样吧,请他们查出究竟是谁泄露了我们艾兰茨家族‘暴风冲锋’的秘密,或者是究竟谁在研究和模仿我们的独门战法。直接的责任人可以弄死,也可以抓来给我们杀。如果真有人学到了暴风冲锋,那给他们两条路,一条是签下魔法契约,加入我们艾兰茨家族;另一条就是用生命给我们保密。至于没有直接参与这件事的,或者没有能够学到东西的,放过也无妨。”

    柳道青沉默了,他知道这委托一旦答应下来,就是至少上百条人命。

    他并不是什么慈悲为怀的佛系圣母,但一句话就决定上百人或者更多人的生死,他暂时还做不到。

    他想要开口,却觉得心中沉甸甸的,实在张不开嘴。

    卡特琳娜也看出了他为难,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到了他的面前。

    “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她说,“要杀他们的不是你,也不是你的朋友,是我。害他们的不是我们,是想要窃取艾兰茨家绝技‘暴风冲锋’的人。这件事就算有责任,也是我的责任,是那些想要窃取我们家族绝技的人的责任。你们权当是一个很普通的雇佣任务就好,不用想太多。”

    柳道青接连做了几次深呼吸,终于下定了决心。

    “抱歉,我不能答应这件事。”他看着卡特琳娜,诚恳而严肃地说,“我们可以帮你追查,但我们不能帮你去抓捕或者杀人我知道,我的朋友们之中,有很多人是不在乎刀剑上沾染无辜者鲜血的,但我很在乎,我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卡特琳娜……这件事,真的需要流那么多的血吗?”

    卡特琳娜笑了:“古柳,你是个温柔善良的人,但在这个世界上,仅仅温柔善良,是不够的。”

    她的眼中露出了森然的寒光:“你见过动物之间厮杀争斗吧?或者吃别人,或者被吃……人间其实也没什么区别。艾兰茨家族是一只庞大的巨兽,所以我们尤其要注意保护自己。如果不能及时地将敌人吓住,那么等待我们的下场,将会十分悲惨。”

    “我不为难你,反正这事暂时也不着急。你可以先等等看,看看失去了威慑力的色雷斯家族,将会因此付出多么沉重的代价,就会明白,为什么我非要流那么多的血……”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