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雷斯城的士兵们当然也听到了龙吼,看到了穿越者们气息冲天搅动风云的异象。他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紧急命令立刻被传达下去,所有休息的士兵全部起床,全副武装。禁卫军在王宫前面摆出了齐整的阵势,守卫国王。城防军则派出了一个小分队,朝着龙吼的方向赶来。

    “小喽啰来碍事了啊。”天空中,狮鹫人阿特拉斯冷笑着说,“我去击溃他们。”

    “当心点,别阴沟里面翻船。”熊猫叮嘱。

    阿特拉斯用沙哑的声音哈哈大笑,作为回答。

    他扇动翅膀,强而有力的双翼让他的速度在短时间里面就快得宛若狂风,在呼啸风声的伴随下,他很快就来到了那支二十多人的城防军小队面前,在空中手持阔剑,冷冷地看着他们。

    “离开这里!”他大吼,吼声在夜空中回荡。

    回答他的,是从地面射来的箭矢。

    “呵呵,这可不能怪我了……”

    原本脾气就相当暴躁的阿特拉斯露出了嗜血的笑容,他虽然不喜欢滥杀无辜,但既然对方敢用箭射他,那肯定已经做好了被他砍死的准备。

    用剑对人者,就要有死于剑下的觉悟,这道理在哪里都说得通嘛。

    狮鹫人用力扇动双翼,狂风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起来,犹如一袭厚重的护甲,将所有射来的箭矢全都吹偏,而他自己则挟着风势,朝着里面狠狠地冲了下去。

    用伊洛工坊出品的坚固合金打造的阔剑被高高地举了起来,重重地劈向地面。

    “吃我神圣的大跳劈!”

    剑未落,风已至,在狂风之中,这些也算精锐的士兵们一个个晕头转向,连站都站不稳。而紧随其后落下的剑,更是将他们之中为首的队长劈成了一滩血花。

    阿特拉斯的大跳劈可是附加爆裂伤害的,一剑下去,挡得住的话,只是被炸退几步;挡不住的话,整个人直接就变成血烟花了。

    士兵们看到这一幕,跟队长关系好的几个顿时暴怒,狂叫着冲过来要跟阿特拉斯拼命。但更多的士兵却心中发冷,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此刻阿特拉斯已经露出了他狮鹫人的真容,头如鹰隼、身如狮虎、一双猩红的眼睛闪闪发光、一条粗重的尾巴在空中不时甩出猛烈的脆响,他微微张开嘴巴,白森森的牙齿在黑夜中时不时闪烁寒光,而他手上那把阔剑,更是犹如燃烧一般,散发着火焰的光芒。

    他完全放开了自己的威压,但凡跟他目光相对的士兵,就算是最勇敢的,也不由得心惊胆战这无关勇气,而是隐藏在血脉之中,对于恐怖掠食者的畏惧。

    要知道,即便是狮鹫人的平民,也是能够赤手空拳捕猎猛兽的。普通人类在他们面前,简直跟纸糊的玩具一样脆弱。

    面对那几个冲上来拼命的士兵,阿特拉斯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意思,阔剑一挥,爆炸声和惨叫声就连成了一片。

    仅仅几秒钟之后,他的周围就只剩下了一片血泊。

    他倒也没有追杀那些战栗着后退的士兵,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们,问:“还想打吗?”

    士兵们拼命地摇头,有人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更有好几个人的身上传出了屎尿的味道。

    阿特拉斯点点头,再次扇动翅膀,带着狂风冲天而去。

    等他飞远了,这些侥幸逃得一命的士兵们才颓然坐在地上,他们互相看着,从彼此的脸上都看到了恐惧和庆幸。

    虽然有些可耻,但面对那样强大的魔物,他们居然活下来了……

    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士兵们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哭声之中并没有什么悲伤,而只有深深的恐惧和不安。

    哭泣不是这些色雷斯士兵们的风格,但此时此地,唯有通过一场大哭,他们才能宣泄心中的恐慌,将在那短短的不到一分钟时间里面积累的压力消除。

    否则的话,这里的众人至少要疯掉一小半。

    阿特拉斯很快就回到了同伴们之间,穿越者们速度很快,他们一边朝着朝着色雷斯王宫前进,一边继续勾连彼此的气息,不断增强气势。

    在他们的头顶上,黑云和狂风咆哮着、碰撞着,无数的雷鸣声在其中传来,这雷鸣声宛若神魔的怒吼,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为之胆寒。

    色雷斯城的边缘,一座高耸的魔法塔顶层,几个魔法师围着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老魔法师,正忧心忡忡地看着那边。

    “老师,那是怎么回事?”一个已经中年的魔法师问。

    “传奇强者的气势。”老魔法师回答,“在那个地方,有传奇强者正在毫无顾忌地释放自己的气势而且,可能还不止一个。”

    他的脸色凝重,脸上的皱纹宛若刀刻一般,眼中有明亮的光芒闪动:“咱们的‘狮子王’陛下,这次惹到了很大的麻烦。”

    “有多麻烦?”一个比较年轻的魔法师问,“难道有剑圣坐镇,陛下还会有什么危险不成?”

    老魔法师笑了:“就算面对几位传奇强者,剑圣阁下也不大可能会输或者就算他正面打不过,至少也能安然无恙地逃走。但是……咱们陛下可没剑圣的实力,传奇强者打起来惊天动地,一般人哪怕只是被他们战斗的余波扫到,都会死得不能再死。你们觉得,陛下有能力在这种战斗之中保住性命吗?”

    他的弟子们之中,不止一个露出焦急之色:“那咱们可以为陛下做点什么吗?”

    “不要胡思乱想!”老魔法师的表情变得很严厉,“色雷斯王室人口众多,死了一个国王,马上就能再选出一个继承。我们能为色雷斯做的,就是到时候支持新国王,避免国家陷入纷乱!”

    “那……难道就看着陛下去死吗?”

    “树不会无缘无故地倒下,没有云的天空也不会下雨。”老魔法师叹了口气,“从陛下发动对雷顿战争的那一天,我就知道这种事情是没办法避免的……”

    “只需我们去打别人,不许别人来打我们,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就在这位色雷斯魔法协会会长的叹息声中,穿越者们已经来到了色雷斯王宫前面的广场上。

    面对着严阵以待的禁卫军,为首的熊猫笑了。

    “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们?”

    说着,他拔剑,挥出。

    勾连着三十多位穿越者气势的一剑,卷起狂风,撕裂广场上的石板,化作一道挟裹无数碎石的龙卷,呼啸着冲向色雷斯禁军的阵势。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