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刚铎的话,大家都一脸震惊。

    “什么?!你把阿兰维纳杀了?”

    “难道他的逃命道具是逃到色雷斯使团营地的吗?”

    “不可能!那道光明明朝着北方天空去了,色雷斯使团驻地在东边啊!”

    “你会不会杀错人了?”

    一团乱糟糟之中,刚铎叹了口气,又发了一句:“我刚才听到色雷斯大使说,他请阿兰维纳去普雷特工坊侦查,条件顺利的话干脆就把普雷特夫妇给杀了所以我就顺手一刀把他捅死了,明白了吗?”

    大家这才明白,原来是弄错了。

    不对……也没弄错,阿兰维纳会来普雷特工坊,的确就是那个大使的主意。

    “杀得好!”普雷特恶狠狠地说,“该杀!”

    “对,该杀!”熊猫也表示支持。

    “该杀1!”

    “附议!”

    “2!”

    一群人纷纷附议,没有谁不赞成刚铎这一刀的。

    过了一会儿,普雷特又担心起来:“色雷斯大使就这么死了,会不会出大事?”

    “再怎么大的事,也不会比阿兰维纳重伤逃回去更大。”王土豪说,“你就放心吧,接下来理查德不会有心思再来找你的麻烦了。”

    “没错,阿兰维纳都送掉了半条命,理查德绝对不可能有胆子再来找你麻烦现在他要担心的是,我们去找他的麻烦!”熊猫恶狠狠地笑了。

    他环顾周围,问:“我打算去一趟色雷斯城,看看能不能把阿兰维纳找出来杀了,又或者是能不能刺杀理查德。你们谁愿意同去的?”

    十几个声音乱七八糟地回答,不少人干脆举起了手。

    熊猫转头看向普雷特:“我们这一走,水晶宫的建造进度大概要拖慢不少……”

    “没关系,正事要紧!”普雷特打断了他的话,严肃地回答。

    熊猫点了点头,使用了回城指令,整个人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片刻之后,一大群人来到了人间大炮旁边。

    “你们确定都要去色雷斯城?”管理人间大炮的沃利贝尔大叔问,“这么多人?”

    “没错,我们是要去找理查德麻烦的,人少了可不够。”熊猫回答。

    沃利贝尔想了想,笑了:“找那个暴君的麻烦?我赞成!去帮我也砍他一刀,那个混账活该千刀万剐!”

    当初他和熊猫一起去观察雷顿之战,亲眼目睹了被色雷斯军屠杀之后的雷顿村庄惨状。虽然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但他一直念念不忘这事。现在穿越者们要去找理查德的麻烦,他只恨不能一起去!

    片刻之后,一个个人影划破夜空,呼啸而去。

    差不多夜里三点上下,已经从虚弱状态恢复的穿越者们聚集在了距离色雷斯城不远的一间农庄。

    “咱们怎么干?”狮人雷丁问,“是现在就直接打进去呢?还是等明天潜入,然后夜里动手?”

    “当然是等明天夜里。”熊猫笑了,“反正阿兰维纳伤得那么重,一天时间不可能治得好。我们多等一天,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色雷斯王宫里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刺客教官阿兰维纳阁下刚刚进阶传奇,结果第一次出门就被人敲了一棍子,浑身是血气息奄奄地回来了。当他出现在王宫的秘密传送阵里面的时候,整个犹如从血水里面捞出来的一般,连呼吸都快停止了。

    守在秘密传送阵的侍卫们几乎吓死,他们迅速拿出了最高级的治疗药水,但即便是可以让死人都暂时缓过气来的珍贵灵药,也没有能够将阿兰维纳完全治好。他身上的大部分伤口都愈合了,但偏偏有一条贯穿左肩的,始终不肯愈合。

    ……那是“嗜血飞刀”技能的效果,它造成的伤势,治疗无效。

    对于玩家们来说,“治疗无效”无非就是挂一次的事情而已。但对于阿兰维纳来说,这样的伤势却犹如在原本就快要被压死的骆驼背上再放上一根稻草,几乎就要了他的老命。

    好在这时候消息已经传到国王那里,理查德国王立刻带着他的亲信牧师赶到。那位牧师的实力非凡,经验更是老到,一看这种情况,二话不说就请寒冰剑圣出手,将那条无法愈合的伤口周围的血肉骨骼全部切掉,然后再施法治疗。

    这一招总算奏效,阿兰维纳身上的外伤算是都治好了。但他的情况并没有多大好转几十种不同的力量都侵入了他的体内,光是诅咒效果的手段就有好几个不同的流派。那位本领高强的牧师给他小心诊断,越诊断脸色越凝重,最后这位不止一次将眼看要死的人救回来的高手摇头,说:“他的情况太复杂,我不敢治。”

    “不敢治?”理查德纳闷地问,“为什么?”

    “他体内……光是我已经发现的不同的力量就有十四五种,这些力量有的互相促进,有的互相冲突,乱成了一团。现在这些力量勉强形成了平衡,所以他才能够活着或者说,能够用治疗药水吊命。”牧师回答,“如果我贸然动手,破坏了这个平衡……”

    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摇头叹气。

    理查德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皱眉问:“那你觉得,谁可能有本事治疗?”

    “我也不知道,总之先请一位大主教来吧。”

    于是侍卫紧急离开王宫,请来了跟王室关系很好的战争之神教会大主教。

    这位白发苍苍却依然能够一拳打死一头牛的老主教也同样仔细检查了阿兰维纳的情况,越检查脸色越难看。最后他摇头叹气,表示这情况自己没见过、甚至没想到过,真的不敢治。

    “就不能试一试吗?”理查德问。

    大主教摇头:“要是普通人,试一试也就试一试。就算治死了,反正我就在这里,立刻就用复活术的话,问题也不大。但是传奇强者是不能接受复活的……我不敢试。”

    理查德无可奈何,又去请了生命之神教会的大主教。

    生命之神教会和色雷斯王室的关系并不好,但听说要救人,年过五旬却风姿犹存的大主教还是来了。可她检查了阿兰维纳的情况之后,同样也是摇头,说了句“不敢治”。

    “那究竟谁可能治好阿兰维纳卿呢?”理查德焦急地问。

    两位大主教对视一眼,还是战争之神教会那位老肌肉男回答:“或许……您可以去请圣者大人出手……”

    听到这话,理查德愁眉苦脸,简直犹如被人逼着吃了一大盆苦瓜似的,简直都要滴出苦瓜汁来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