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威名赫赫的“阴影之王”浑身是血狼狈不堪,别说反击,就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依靠珍贵的保命道具传送回去,穿越者们满脸兴奋,欢呼雀跃。

    这个世界是一个武力至上的世界,强大就可以为所欲为,小到偷鸡摸狗,大到屠城灭国,只要你够强,什么都不是问题。

    就像海盗王巴巴罗萨,他一辈子杀的人,不知道可以塞满多少艘船,但是自从他成为海盗王,天底下就再也没有敢去找他麻烦的,弱者低头臣服,强者无奈妥协,任由他驾着魔法船纵横四海,肆意妄为。

    穿越者们大多不赞同巴巴罗萨的所作所为,却很少不羡慕他那份无拘无束的自由。

    是什么支撑着这份自由的呢?是巴巴罗萨的强大。

    因为强大,所以干什么都行。因为强大,所以谁都拿他没办法。

    这种事情,很多人都是嘴上批评,心里羡慕。

    就像穿越前的地球,不知道多少国家在批评美帝的霸权主义,但批评归批评,他们其实也是羡慕的,是很羡慕的举个例子,当看到某些国家抗议中国霸权主义帝国主义的新闻时,中国的网民们罕有心中不暗爽的。

    这次打跑了“阴影之王”,对于穿越者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阴影之王阿兰维纳,可是在游戏剧情里面,只凭着他一个人的威慑力,就能够让色雷斯虽然风雨飘摇,却始终没有解体的强者。

    以威慑力来说,他甚至比寒冰剑圣更让人惧怕。

    寒冰剑圣要杀某个人,那人至少还能逃跑。但阴影之王要杀谁,那人就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他真的杀过,杀过传奇强者。

    特雷拉的“老贤者”,特雷拉魔法协会会长,已经活了快一千年的前辈大魔法师。

    就是因为在王都之战中,激战特雷拉圣祖迪文的时候,挨了这位老贤者的法术,寒冰剑圣才会留下了难愈的内伤。如果不是因为他当时有伤在身,大雪山北地人的大长老再加上那几位传奇种族的长老,最多也只能将他逼退,不可能把他打到伤重难愈,只能留在色雷斯城养伤。

    在游戏里面,阴影之王踏入传奇之后的第一次暗杀,杀的就是这位老贤者。也正是这位老贤者的鲜血,才震慑了国内国外的各方势力,避免了色雷斯在“狮子王”理查德死后彻底崩溃。

    “真是想不到……我们也已经这么强了!”看着地上那摊血,熊猫有些唏嘘,“才短短几年而已……记得刚穿越的时候,我们连城堡的门都不敢出。但现在,我们却把传奇强者阴影之王给打到重伤逃命了……”

    “他可不是‘重伤逃命’,他是靠保命道具逃走的。”普雷特说,“这意味着,如果没有那件保命的宝贝,他这次是绝对要被我们给打死的。”

    熊猫点头,笑了。

    “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来着?”王土豪笑着走过来,“我们很强,是这句台词对吧?”

    “你是从神奈川某学校里面跳出来的红毛猴子吗?”熊猫大笑,“但这句话真的很合适我们很强!”

    “嗯,没错!”不止一个人点头。

    和阴影之王的这一战,时间其实很短,前后可能也就半分钟甚至还不到。但对于穿越者们来说,这一战的意义却无比巨大通过这一战,他们终于彻底认清了自己的实力,奠定了自己的信心。

    在被潜入偷袭的情况下,他们都能够反杀阴影之王,这意味着人间的传奇强者们也已经威胁不到他们了别的传奇强者可没有阴影之王的潜行能力,只要落了单,他们一拥而上,就算寒冰剑圣也很可能被他们直接一波打死。

    虽然在此之前,攻略组不止一次估算过“我们已经有正面对抗传奇强者的能力”,但嘴上说出来的话,总没有摆在面前的事实有说服力。

    现在,大家才算真正相信了攻略组的估算结果。

    不,实际上攻略组还估算得太过保守,他们把穿越者的武力值还估算得太低。

    “不过我们也不能因此得意忘形。”三余在聊天频道里面说,“这次的情况严格来说属于特例,毕竟三十好几个人聚在一起的情况是很少见的,而且阿兰维纳的技能也正好被乌鸦嘴雷亚斯给克制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我们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优势。”

    这个时候,穿越者们兴奋的心情也已经渐渐平静,大家回忆这场短暂战斗的经过,纷纷点头,赞成三余的说法。

    雷亚斯的被动侦测和标记诅咒这两个技能,实在太克制阴影之王了。如果不是有他在的话,就算有三十几个穿越者,也未必能够胜得过那位世界上最厉害的盗贼。

    仔细想想,要是没有雷亚斯……只怕有很大的可能,是穿越者们被阴影之王悄悄地一个一个捅死,各个击破。

    想到这种可能,大家纷纷冒出了冷汗。

    “我觉得……我们应该赶快追到色雷斯去,趁他病要他命,把阿兰维纳彻底弄死!”普雷特说,“他不死掉,我始终没办法安心啊!”

    大家都善意地笑了,明白他为什么不能安心。

    他是不死之身,可他老婆不是啊!

    “这说法也没错,趁他病要他命,省得他养好伤之后来报复。”熊猫第一个表示赞成,“而且……这次色雷斯人跑来暗杀咱们,这口气绝对不能就这么忍了!不去还他们一刀子,我念头就不大通达啊!”

    “赞成!”

    “对!要报复!狠狠地报复!”

    聊天频道里面,亚伦突然开口了:“当初我跟爱丽丝研究瘟疫的时候,曾经折腾出一种相当强力的瘟疫病毒。如果要报复的话,把这种病毒散播到色雷斯城里去,用不了一个月,色雷斯城至少要死五分之一的人口……”

    “这不行!”熊猫立刻否决了他的提议,“冤有头债有主,阿兰维纳做事,理查德出的主意,我们要报复,当然也是冲着他们报复。滥杀无辜,不是好汉!”

    “那你准备怎么办?”三余问。

    “我现在就出发。”熊猫说,“赶去色雷斯城看看究竟,如果可以的话,找到阿兰维纳,弄死他。”

    “如果不行呢?”

    “回来练级,过些天纠集一班兄弟,去弄死理查德!”

    “好!就这么说定了!”

    “也算我一个!”

    众人纷纷支持,气氛热烈。

    就在这时,刚铎发了一句话:“不用等那么久,我已经报仇了。”

    “什么?”

    “这次阿兰维纳过来,是来协助色雷斯大使的。”刚刚在公会大厅复活的刚铎脸色苍白,却笑得很开心,“我刚才已经一刀捅死了那家伙。”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