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工坊这边欢乐的气氛相比,另外几处和今天婚礼相关的地方,气氛却并不那么轻松愉快。

    莫来使团的驻地,布雷夫·塞勒斯大使眉头紧锁,一个人独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仆人们知道他思考事情的时候讨厌打扰,走路做事都避开这间书房,但使团里面的几个副手可不像仆人们这样小心,直接就闯了进来,询问究竟。

    “塞勒斯将军,今天看到的那个送史莱姆还扔飞刀的……是不是亚伦贤者?”一个副手很直截了当地问。

    他们大多是军人出身,不喜欢绕什么花花肠子,有问题直接就问了。

    布雷夫叹了口气,点头。

    “这就怪了,亚伦贤者不是应该在闭关研究新式的合成兽吗?”那个副手也接触过亚伦,疑惑地问,“当初铁锁要塞之战胜利后,他曾说在这次的战斗中,发现合成兽存在很大的问题,最重要的就是攻坚力量不足,要去研究善于攻坚的类型……现在怎么跑到特雷拉来参加婚礼了?”

    布雷夫苦笑:“我也不明白。据我所知,他应该在那个秘密研究所研专心搞研究才对。”

    “那么……要不要问一问?”一个副手问。

    布雷夫看了他一眼:“我没有联系亚伦贤者的办法,整个联邦,只有我父亲才知道如何跟他联系。”

    “那么……请元帅问一下?”

    布雷夫冷笑起来:“问什么?问他为什么抛下研究所出门?还是问他怎么离开秘密研究所的?”

    他摇摇头,叹道:“亚伦贤者并不是我们莫来人,他也不是军人,我们对他原本就没有约束。他之所以愿意帮助我们,不是他欠我们什么,也不是他需要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仅仅只是他觉得这样做有意思罢了……他是个逍遥自在的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约束他。”

    “可是……如果他投靠特雷拉的话……”一个副手担心地说。

    布雷夫笑了:“放心,他不会投靠特雷拉的。对他来说,最有趣的事情是做研究。而他的那些研究,除了我们莫来,应该也没别的国家能够支持他了。他要是来到特雷拉,只怕会被人当做邪魔外道。到时候别说是安心搞研究,或许连性命都难以保全。”

    一个曾经见过亚伦实验室的副手顿时想起了当初见到的场面,脸色有些苍白。

    “没错!他那种做法……太恶心了!太恐怖了!要不是莫来现在岌岌可危,为了保卫国家,什么道德人性都要扔到一边,我甚至都有想要砍死他的念头!”

    “是啊,连我们都有点受不了他,何况特雷拉人?”布雷夫点点头,说,“总之大家放宽心,不要担忧。明天我去普雷特工坊拜访一下,顺便问问他还在不在。”

    “如果他在呢?”

    “他在的话,我正好跟他谈谈新式合成兽的研究计划。他要是不在,那多半就是回研究所去了。”布雷夫想了想,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普雷特大师跟他的关系很好,以至于他肯为了给对方庆祝婚礼,特地离开研究所,千里迢迢跑来特雷拉城送礼祝贺。这意味着我们也应该跟普雷特大师搞好关系,日后不管是拉拢这位铠甲大师也好,还是借此增进和亚伦贤者的合作也好,都不是坏事。”

    副手们纷纷点头,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另外一边,特雷拉王宫的晨星宫里面,锡安王子听着幕僚的汇报,眉头紧锁。

    “失败了。”幕僚叹道,“两个死士,出发前特地向恶魔献出了灵魂,确保不会被追查到任何可能。结果还没来得及等到新娘出门,就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然能量彻底摧毁,化为灰烬。我们的人事后赶到,甚至连他们的灰烬和衣服都没找到。”

    “监视者怎么说?”锡安王子问。

    “那两个监视者是完全不知情的盗贼,通过拐弯抹角的打听,才得知他们只看到了两个恶魔信徒被可能是来自威斯克斯侯爵府的魔法力量摧毁,除此之外,他们什么都没看到。”

    “可能?”锡安王子的语气加重了一些。

    幕僚有些惶恐地低下了头:“是的,仅仅只是‘可能’而已。事实上他们并没看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看到威斯克斯侯爵府栅栏里面的大片鲜花绽放,然后那两个死士就突然化成了灰烬。”

    锡安王子沉默了好一会儿,问:“你觉得……这是普雷特那些朋友们的手笔,还是威斯克斯自己的本事?”

    “肯定是那些朋友们做的!”幕僚毫不犹豫地说,“威斯克斯要真有这样的本事,怎么可能这些年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王都贵族里面,可是很需要一个真正的高手的!”

    锡安王子点头:“王都贵族数量虽然多,占的位子虽然要害,但在个人武力方面却始终不行毕竟他们大多数只是文职,天天忙着跟文件、表格打交道,根本没时间去修炼成长。威斯克斯的实力,在其中已经算是不差。但和那些地方贵族之中的强者比起来,其实也不算什么厉害人物。”

    他却有话没说这种情况,正是特雷拉王室刻意制造的。对于特雷拉王室来说,自己掌握武力,忠心的仆人掌握政治力量,主次分明,正是他们所追求的统治秩序。

    幕僚问:“那么,我们是否还要继续试探下去?”

    “不用了,暂时中止吧。”锡安王子挥了挥手,“反正等那个展览馆建好了,会多的是自己送上门去的炮灰。到时候我们很容易就能得到需要的情报,无需再浪费自己的力量。这件事,就先这样搁下好了。”

    “……这件事非同小可!”魔法通讯里面,色雷斯国王理查德面沉如水,严肃地说,“给我查清楚,那个有着黑白脸色的熊人,究竟是不是潘达本人?如果是的话,顺藤摸瓜,给我把另外几个人也找出来!”

    色雷斯大使连连点头。

    “我知道你这边人手不够,会尽快派出支援。但是你要在支援到来之前,把他们拖在特雷拉城。”理查德冷冷地说,完全没说“尽力”或者是别的。

    色雷斯大使脸色一凛,他当然明白国王的意思这件事要是做不到,那支援到来的时候,也是自己政治生涯结束的时候。

    色雷斯的狮子王,从来就不是什么宽厚大方的人物!

    在这个晚上,那些知晓内情的各路大佬里面,只有新月宫的菲斯娜长公主能够安心睡觉。

    “不知道那个展览馆建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她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忍不住笑了,“等我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借用一下那个展览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