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亲朋好友们的鼓掌声中,普雷特终于走到了白玉台前。

    按说这个时候,伴娘应该陪着新娘过来迎接他,但此刻白玉台上依然空荡荡一片,别说是伴娘和新娘,就连哪怕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站在白玉台前,普雷特有些懵。

    他们这是搞什么啊?珍妮人呢?

    观众们也议论纷纷,婚礼会场并不大,谁都能看到新郎面前那空空如也的白玉台。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了鸟鸣。不是一两只鸟的声音,而是至少几百只甚至更多鸟的声音。

    众人急忙抬头看去,只见不知道多少飞鸟正组成整齐的队形,拉拽着一艘小小的独木舟飞过来。这些鸟儿并不大,也没有抓住什么东西,只是有一道道淡淡的白光将它们和那艘小船连在一起,宛若无数纤绳一般。

    在独木舟上,坐着三个年轻女郎。左边那个一头红发红裙,身材火爆,顾盼间艳光流动,所有跟她目光相对的男人,都不由得心神摇曳,心中绮念纷生;右边那个一头栗色短发,穿着利于行动的便裙,看起来很有几分假小子的味道,显得活力十足;而坐在中间的自然就是新娘了,她戴着宛若后冠一般的头饰,身上的礼服繁复得超乎想象,透出雍容华贵的感觉,平时的飒爽英姿此刻全然不见,静静坐在那里,透出一种别样的恬静。

    “天啊!竟然是飞过来了!”

    “那艘船居然在天上飞?!”

    “鸟儿拉船……这想法太有趣了!”

    观众们议论纷纷,惊叹声,赞美声,笑声,连成一片。

    “我简直不敢相信!”菲斯娜公主瞪大了眼睛,失声惊呼,“那是珍妮?我可从来没见她这么安静过!”

    “穿着那身衣服,想不安静也不行啊。”赛米拉米斯促狭地笑了,“那身衣服虽然漂亮,可行动起来是很不方便的。稍稍不小心,就会让摆好的姿态变形。所以她当然只能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菲斯娜愣了一下:“我还以为是束衣勒得太狠的缘故……”

    西大陆无论男装还是女装,礼服一般都会讲究个“束”字,只要勒得够紧够巧妙,男人可以勒出倒三角的雕像般身材,女人可以勒出吸人眼球的婀娜身段,其中的奥妙,堪比韩国的整容、日本的化妆、中国的PS修图,也就比泰国变性要差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然而美观和舒适往往是死对头,要风度就很难兼顾温度,要勒得好,人自然就会很不舒服。某些极端的礼服,甚至能够把一个精力十足的大活人勒得病怏怏的,人为制造出“病美人”的效果来。

    菲斯娜印象中的珍妮是个活力十足的人,比旁边的伴娘还要更加有活力。此刻见她竟然会安安静静地坐着,自然就想到了恶名在外的束衣。

    此刻听了赛米拉米斯的解释,她不由得好奇起来究竟要多么精致的衣服,才会让珍妮不得不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坐着,以免破坏造型?

    “这礼服还有吗?我也想要一件。”她说。

    “没问题,不过要量身定做。等婚礼之后,我帮你量一下尺寸,大概半个月就能做好。”

    菲斯娜吃了一惊:“这衣服是你做的?”

    “当然,除了我,还能指望谁?”赛米拉米斯叹了口气,“难道还指望那些男人们把精神放在裁缝手艺上?”

    菲斯娜轻轻点头,心中却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普雷特的朋友们……应该是有一个组织的,这个组织内部的关系很好,大家的地位应该大致上平等。这群人的本事很厉害,不仅多才多艺,而且身怀绝技。铠甲大师也好、超级明星也罢,哪怕是屠龙者,和别的伙伴比起来,都只能算是各有千秋,并没有谁特别强。

    要是能够跟他们搞好关系,请他们帮帮忙的话,或许特雷拉的形势就可以稳定很多了吧。别的不说,光是找到那位“朱利安”,请他帮忙训练出一批重步兵来,就可以大大增强我们的军事力量!

    但她什么也没说,现在可不是适合说这种煞风景话题的时候。等婚礼结束之后,大家可以一起吃个饭聊聊天,到时候再探探赛米拉米斯的话风,看看自己的打算有没有实践的可能。

    反正不管怎么说,能够认识这么一群人,已经很好了。

    就在她们说话的时候,那艘由大量鸟儿拉着飞行的独木舟已经飞到了婚礼会场,在白玉台上方缓缓降落。伴随着独木舟的降落,刚才普雷特走过来的这片花海里面,扬起了无数的花瓣,化作一片花雨洒落。

    花雨之中,仙精们的音乐声越发轻快悠扬,很不可思议的,音乐的节奏和花雨的落下之间,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关联,尽管两者本该风马牛不相及,可每一个听着音乐看着花雨的人,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两者是一个整体。

    在音乐声中,普雷特走上了白玉台,伸手接住了从独木舟上走下来的珍妮,而两个伴郎则一左一右,和伴娘相对他们不用伸手接人,这是新郎新娘的仪式。

    熊猫对面的,正是那个活力十足如同假小子一般的女郎。她饶有兴趣地看着熊猫那张黑白相间憨态可掬的脸,抿着嘴笑了。

    从她的眼睛里,熊猫分明看出了“真有趣”之类的评价。

    人类的婚礼很少会找兽人当伴郎,虽然彼此的种族关系并不算差,但毕竟大家相貌差别太大,并不合适。但普雷特的婚礼上,两个伴郎却都不能算是人类,一个是纯种的兽人,还有一个是人类与兽人之间的过渡种,那双如同野狼一般的眼睛,就是最好的证明。

    相比之下,珍妮的伴娘就很中规中矩。两个都是人类,而且都是出身王都贵族家庭的未婚女性。不同的是,那个身材火爆的红发女郎是从事文职的,而栗色头发的活泼女郎则是一位女骑士。

    兽人和人类站在一块儿,并不是很协调。好在今天婚礼的主角不是他们,也没谁会在意配角们也许有人会觉得古怪,但古怪就古怪吧,反正这场婚礼上古怪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不在乎更多一些。

    熊猫无所谓地笑了笑,退后几步,将白玉台中央的位置留给了普雷特和珍妮。

    还有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婚礼主持人。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