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雷特深深地吸了口气,迈步走进了婚礼会场的大门。

    在他迈进大门的一瞬间,一阵寒风吹过,原本被“布幕”笼罩的会场,有四分之一展露了出来。

    展露出来的这片会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冰雪”。

    这片会场完全被冰雪覆盖,和季节完全相反的皑皑白雪堆了厚厚的一层。在白雪之中摆放着许多各式各样的冰雕,有人有兽,有花有草,有山有水,但一切都是静止的,就好像时间凝固了一般,让人只看到这样的景色,就从心底产生了“冷”的感觉。

    “好大的手笔!”观礼台上的贵宾们纷纷站了起来,连声惊呼。

    以他们的身份,当然见过魔法师在夏天施法制造冰雪。但就算是厉害的魔法师,也只能制造出一场大雪,在这八月底九月初的夏末,再怎么厉害的法术,也无法将冰雪维持得太久。

    要制造这么一大片冰雪世界,需要消耗多少魔力?又需要动用多少法师?

    有懂行的估算了一下,脸色顿时就变了。

    “这该不会是找传奇法师做的吧?”一位地方派的贵族低声说。

    “可当代并没听说过有善于冰雪魔法的传奇法师啊。”一位王都贵族反驳。

    “如果不是传奇法师的话,谁能做到这种事呢?”

    锡安王子侧头做了个颜色,他身边的幕僚立刻明白了意思,说:“集中上百位中阶乃至更高的魔法师,应该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贵宾们更加惊叹这样的规模,已经差不多相当于一支大军的法师团了。也就是说,威斯克斯侯爵女儿的这场婚礼,光是为了布置四分之一的会场,就动用了一个法师团的力量。

    剩下的四分之三会场,会是什么样子?

    相信就算不如这片冰雪世界,至少也不会差得太多。

    换句话说,想要完成整个会场,大概需要三到四支法师团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恐怕已经超过了特雷拉王家的法师团,至少要王室加上几个大贵族,才能拼凑出这样一支庞大的法师团来。

    “老威斯克斯真是深藏不露!”王子的幕僚低声赞叹,“难怪他能够得到陛下的信任,兼任两个军团的团长!”

    对于这样的赞叹,原本大家是会不以为然的特雷拉王室的核心武力是特雷拉城防军和王家禁卫军,威斯克斯侯爵麾下那两个军团,只不过是特雷拉城防军的一部分罢了。其中真正有价值的只有那个重步兵团,那个骑兵团老实说不过是摆设,毕竟特雷拉并没有比较厉害的骑兵。

    但是此时此刻,在威斯克斯侯爵所展示的深厚底蕴面前,这样的称赞就很令人信服了。

    “难怪陛下把那个骑兵团交给他……”

    “是啊!虽然看起来是摆设,但我们特雷拉总共才几个骑兵团!能够统领其中一个,就算是摆设,那也是身份的象征啊!”

    “这老头可藏得够深的!要不是他女儿结婚,他没准会藏一辈子吧?”

    “等宴会的时候,一定要他为这些年隐藏实力的事情多喝几杯!”

    一片欢笑之中,唯有锡安王子微微皱眉。

    这样庞大的魔法力量,绝对不可能出自一群籍籍无名的冒险者。难道威斯克斯真是父王的心腹?他此刻暴露这份力量,也是出于父王的授意?

    父王……您究竟是什么意思?

    观礼台上贵宾们的事情,普雷特自然完全不知道,他有些诧异地左顾右盼,为这和季节截然相反的景色而赞叹,然后听到了魔法的传音。

    “别傻站着,走啊!”

    他这才回过神来,立刻迈开步子,走进了冰雪世界。

    在冰雪世界里面,有一条冰雕的长廊,长廊两侧布满荆棘,每一条荆棘都覆盖着坚冰,阳光落在冰上,犹如宝石一般熠熠生辉。

    在这些荆棘里面,却偏偏有一些小小的花绽放,而那些花朵虽然不大,但光芒却更加璀璨夺目。

    当然,荆棘也好,花也罢,其实都是冰雕。

    一个观礼者用能够看清远方的魔法眼镜仔细看了一下,忍不住惊呼起来:“天啊!那些花……是宝石做的!”

    贵宾们立刻纷纷拿出了类似的魔法道具,或者干脆施展魔法,仔细观察起来。

    果然,只要仔细一看,就能发现那些隐藏在荆棘里面的小花,每一朵其实都是一块宝石。这些宝石颜色各异,形状也各不相同。被人巧妙地镶嵌在了冰雕的荆棘里面,周围又雕刻了一些辅助的花纹,看上去就像是荆棘丛里面绽开的一朵朵小花。

    这条冰雕的荆棘长廊弯弯曲曲,至少有上百米,两边的荆棘丛里面五彩光芒闪烁,也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宝石!

    “天啊!”

    “这该有多少钱啊!”

    “也许我该去找威斯克斯借笔钱,好修缮一下我那座已经差不多十年没大修过的庄园……”

    锡安王子的眼睛也睁大了几分,嘴巴不由自主地轻轻张开。

    虽然他是王子,理论上将会继承整个国家,但至少现在还没有。而且……就算继承了国家,国王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宝石来吗?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回忆自己曾经进过的国库,然后暗暗摇头。

    就算是国库里面,也没有这么多的宝石。

    威斯克斯哪来这么多钱?难道真是那群普雷特的朋友们提供的?他们这么有钱?

    不可能!财富和权力总是紧密相连的,有这么庞大的财富,不可能没有与之相伴的权力地位。所谓“隐藏在暗处的庞大组织”之类,不过是吟游诗人虚构的故事罢了!这些宝石绝对不可能是真的,肯定是魔法伪造出来的……或许只是一块块五颜六色的冰块罢了,反正隔着这么远,谁也没办法看清的。

    嗯!没错!一定就是这样!

    他的想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还真猜对了。

    那些五颜六色的的确不是宝石,而是玻璃。

    穿越者里面也有学化工的,穿越之后不久,就有人提出要搞肥皂玻璃等一系列所谓的“穿越者神器”,遗憾的是想要建设一座合格的玻璃厂并不容易,穿越者们也不是那些可以筚路蓝缕艰苦奋斗,从无到有整出一套工业体系的强人,最终那座“玻璃厂”的产品,就是一堆五颜六色的彩色玻璃。

    虽然它们并不值很多钱,但用在这个地方,却恰到好处。

    至少,唬人是足够了。

    看着那些绽放在荆棘中的花朵,一个笑呵呵的猪头人拍拍身边瘦子的肩膀,说:“你看,虽然搞不成什么穿越者神器,但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嘛!”

    “要是你这个学硅酸盐工艺的肯来帮忙,没准我就能做出很好的玻璃了。”

    “我才不干呢!天天吃吃睡睡多幸福!我才不要在玻璃窑旁边把自己熏成一只黑猪!”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