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普雷特工坊到威斯克斯侯爵府,距离并不算很远特雷拉城无非也就那么大,这里又不像一些现代化大都市有限行或者堵车,别说寻常居民,就算是城防军都会给威斯克斯侯爵面子,或者是给昨天特地来打了招呼的菲斯娜长公主面子,一路上十分顺利,没有半点耽误。

    迎亲队伍走得不快,早上七点左右出发,七点四十左右才抵达侯爵的府邸。

    亚历山大·威斯克斯虽然贵为侯爵,但没有封地的宫廷侯爵说白了也就是个虚衔,所以他的府邸并不很大,大门、栅栏以及院墙的装饰也并不十分华丽,总的来说,相当朴素。

    但是今天,侯爵府完全变了模样,原本黑色的栅栏全都变成了黄金一般灿烂的颜色,昂贵的五彩丝绸缠绕在栅栏上,做成了一团又一团的大号绢花,更有无数的鲜花沿着栅栏内侧生长出来,花从也不高,约莫齐腰,但红的鲜亮、黄的灿烂、白的皎洁、粉的温润,颜色漂亮得让每一个路过的人都不由得停下脚步驻足许久。这些花的香气更是奇妙,一般来说花太多的话,香味浓郁到一定程度,就会让人有少许不适。但也不知道这些花是什么品种,明明绽放的花朵多到不计其数,可散播在空气中的却是一股清淡而宜人的芬芳,只让人心旷神怡,没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

    若非今天是侯爵独生女儿的大喜之日,不适宜打扰,怕是早就有人凑过去,询问这些鲜花的来历,或者是想要移植一些在自己家里了。

    但抱着这种想法的人注定是要失败的,因为就算侯爵自己,也不知道这些花是哪里来的。

    直到昨天夜里,他家还跟平时没什么区别。按照特雷拉的传统,婚礼的重头戏在典礼会场,双方的家庭都只要做好清洁卫生就行。所以他并没做什么特别的准备,但那些不请自来的普雷特的朋友们昨天晚上却自顾自地在他家里忙碌起来,那个帅到不像话的小伙子说:“按照我们的传统,婚礼肯定是要装修房子的……老爷子您就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们准没错!”

    现在看来,似乎的确是没错。

    ……当然不会有错,那些装饰用的丝绸绢花也就算了,只是用城堡魔力合成的,跟普通丝绸并没多大区别,但那些鲜花可非同小可,它们乍看上去只是普通的花,实际上是德鲁伊传奇技能“自然花海”的效果。

    这个法术能够制造出一片绝美的花海,身处花海之中,一切自然生物的能力都会被极大程度提升,同时一切“反自然生物”包括并不限于机械、死灵、地狱……则会受到严重的削弱。

    在游戏里面,死灵势力的第一君王就是陨落在这一片花海里面,那段CG的主题就是“自然与死亡的战斗”,精灵族德鲁伊的各种自然法术和死灵势力的各种死亡法术层出不穷,让人眼花缭乱。

    当然,威斯克斯侯爵府栅栏内侧这一大片鲜花,只是削弱版“自然花海”的效果。穿越者们绝对不可能在这里放出原版的传奇法术,万一被行走人间的精灵德鲁伊看到,会出大事的。

    至于这个削弱版的,就好解释多了。能施展这种法术的大德鲁伊,当今世界多少还是有几个的什么?你问威斯克斯侯爵哪来的这个面子?德鲁伊阵营里面,颇有一些脑子有问题,除了他自己谁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的人,大德鲁伊之中连喜欢艹各种动物的强者都有,施法给人庆祝婚礼,又算得了什么?

    迎亲队伍到了门口,崭新出炉的白马王子普雷特在仆人的接引下翻身下马,踩着名贵地毯铺成的道路,来到了侯爵府内庭的门口。

    按照传统,这个时候他应该拿最符合自己身份的东西当聘礼。然而大喜之日拿一套全身铠甲来当礼物,实在是有些不妥当威斯克斯侯爵对此并无意见,但穿越者们很激烈地反对。最终妥协的结果,是旁边充当伴郎的熊猫和三余抬着一个金色的箱子,铠甲放在箱子里面。

    这箱子也做得美仑美奂,箱子通体金黄,看起来像是黄金打造,六个面上分别用浮雕手法添加了许多装饰,有展翅飞翔的天马,有昂首咆哮的狮子,有交颈而眠的水鸟,有盘旋于云中的巨龙;有在花园中小憩的少女,有骑着骏马冲锋的骑士,光是看这箱子,就是一件美观的艺术品。

    但这箱子的分量也着实够重的,要不是熊猫和三余力气都大,换成两个普通壮汉来的话,只怕会被它压得抬不住,掉在地上砸断脚趾。

    三人来到门口,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等待。这同样也是特雷拉婚俗的一部分,新郎迎亲,总是要在门口等上一等。有些特别的情况下,甚至会让新郎等上几个小时。

    威斯克斯侯爵当然不会这么不通人情虽然他想要稍稍晾一晾把自己宝贝女儿娶走的家伙,然而珍妮不答应。于是三人仅仅等了不到五分钟,门就开了。一身盛装的威斯克斯侯爵低声嘟囔着“还没嫁过去呢就要丈夫不要老爹了”之类抱怨的话,面带笑容带着几个骑士走了出来。

    接下来的对答自然也是按照传统来的,反正无非是“我把女儿托付给你了”、“我会好好对她的”这类台词的修饰版。看得出来威斯克斯侯爵是很想要多说几句的或许他想要看看女婿有没有准备足够多的赞美珍妮的话,但新娘又不答应了。

    听到门内传出的不耐烦的轻轻跺脚声,威斯克斯侯爵无奈地挑了挑眉毛,让骑士们收下聘礼,自己转身回屋,几秒钟之后,牵着珍妮的手走了出来,并将它放到了普雷特的手上。

    一向英姿飒爽的珍妮今天很难得地穿着一身完全不适合运动的拖地礼裙,复杂的衣饰和繁复的装饰品让她看起来犹如婚纱店里的模特儿。而那些装饰品上泛起的魔法光芒,则将她有些羞红的脸映得越发光彩夺目。

    附近的围观者里面很多都是识货的,看到她那一身装饰品,不止一个人为之惊叹。

    “威斯克斯侯爵的家底原来这么厚实啊!”

    “天晓得,那一身魔法道具怕是足够买几座城堡了吧……”

    “把几座城堡穿在身上,我也好像要这么奢侈一回啊!”

    而普雷特则完全没在意这些价值连城的珍宝,他的目光只落在珍妮的脸上,和她的目光相交,没有须臾分离。

    “你真美!”他说。

    “你应该多打扮打扮,今天的你比平时帅气一百倍!”她说。

    白色的骏马很有灵性地屈膝跪了下来,让新娘新郎很方便地乘了上去,然后它就站起来,昂首挺胸,以宛若巡视领地一般的骄傲姿态,前往婚礼的会场。

    当这匹马走出侯爵府大门的时候,栅栏后面所有的鲜花一起发出低鸣,无数的花瓣飞了起来,化作一片纷纷扬扬的花雨,欢送他们带着香气而去。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