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历七八零年,八月三十日。

    目送好友乘车离去,菲斯娜长公主微微皱起了眉头。

    “只是婚礼而已,有必要特地来找我,让我出面和城防、禁卫以及各路负责防务的头头脑脑打招呼吗?”她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珍妮和普雷特究竟打算怎么搞?难道还打算参考国王大婚一样,弄十几里长的车队,上万人的仪仗队,大批魔法师施展法术制造五彩光芒什么的……那也太离谱了吧!”

    普雷特和他的朋友们既有本事也有钱,这一点她是知道的。比方说前天晚上,他的朋友们就在王都一家高档饭店从傍晚吃到了夜里,一口气吃掉了一万金币。

    一万金币其实也不算是很多,毕竟这是一场大型的宴会,赴宴人员有一百六十多人,其中不少人都是大肚汉根据饭店服务员的说法,最能吃的是一个看起来小小的很可爱的黑发小姑娘,她吃掉了估计有一千二三百斤的东西。

    对于这说法,菲斯娜当然不信。天底下哪有那么能吃的小姑娘!一千二三百斤就算都是肉,堆起来也比一个人大出好几倍了,她怎么吃得了?肯定是那伙计忙昏了头,把几个相貌相似的人吃的东西都算在一个人的身上了。

    但消耗的食材总量是明明白白的,肉类、禽蛋类、水产、蔬菜……这些其实都是小头,真正的大头是香料,这一顿大餐吃掉的香料,足以让很多相当有身份的贵族家庭一年甚至几年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能够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来吃一顿饭,而且还能吃得这么多,无论从财力还是武力的角度考虑,都足够惊人,让菲斯娜不得不对普雷特的朋友们高看一眼。

    一般人或许只会看到这群人多么有钱,而她看到的则是这群人的自由不羁。

    有钱的人比比皆是,能够掏出这么一笔巨款的也不是没有,但是这样的人,必定会选择一些较为私人的场所,不受人注意地大吃大喝。比方说王都的大贵族们,每到新年前后,他们就会聚集在王都附近的湖泊上,将几十艘船连接成临时的水上平台,在其中享受奢侈放肆的生活。短短几天,花掉的金币或许就会有好几万。

    这才是有钱有势的人正常的享受方式。

    可普雷特的朋友们却不同,他们有钱也有本事,却选择像是普通的冒险者一样,随便找个高档点的饭店就开吃。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完全不在乎身份或者面子。

    有这样心态的人,是最为自由的。对于强者来说,如果连面子问题都不能束缚他,那他差不多就算是无拘无束了没有谁会发神经用利益去束缚强者,会这么做的都已经死了,而且大多死得很惨。

    要束缚强者,最好的手段是感情,其中又以家族纽带最为合适。以特雷拉自己为例,那位性格孤僻的老祖宗绝对是个冷血无情的人,就算有几万人死在他的面前,他都不会多眨一下眼睛。可即便是他,对于自己的家族血脉延续,也有着相当程度的重视。

    而色雷斯那边,号称人间最强的寒冰剑圣,正是被当年初代色雷斯国王为了救他而牺牲自己性命的情谊所感动,才会以传奇强者的身份,甘当色雷斯国王的护卫。

    可是,用感情束缚人,是很难的。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准备,还需要运气的配合。普雷特的这些朋友们来得突然,估计等婚礼之后也会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去。短短的几天时间,完全不足以创造能够束缚他们的感情纽带。

    所以一般这种情况下,如菲斯娜这样的统治者,都选择使用面子之类的手段来约束他们只要他们在意身份在意面子,多多少少就会受到一些约束。这正是避免强者动摇统治的最常用手段。

    但面对一群不在乎面子的强者,事情就不好办了……

    菲斯娜思考了很久,最后深深地叹了口气,离开了自己的宫殿,前往城中各路防务官邸。

    无论是出于和珍妮的交情,还是出于交好普雷特那些朋友们的必要,她都应该把这件事做好了。

    就算真的不考虑这些,光是从安全角度来考虑,她都不得不走这一趟要是明天那些人折腾得过分,跟城防军或者禁卫军起了冲突,或者是跟城里的各路人马对上了,到时候喜事就变成坏事了!

    虽然普雷特那群朋友一个个都籍籍无名,但她可不敢因此小看他们。

    那顿规模惊人的晚宴,负责付钱的是著名的屠龙者潘达,而根据饭店老板和服务员的说法,在那群人里面,潘达并没有一言九鼎的领袖感觉。总的来说,他们之间显得比较平等,看不出明显的身份高低。

    看不出身份的高低,或许就意味着实力相差不多。也就是说,那一百六十多人里面,肯定有不少实力跟潘达差不多的,甚至有可能他们大多数人都达到或者至少接近了潘达的实力。

    想到明天会有一百六十多位“屠龙者”聚集在一起,菲斯娜就忍不住担心。

    这么一群人聚集起来,如果他们和别人发生冲突的话,恐怕就算是传奇强者,也不得不暂避锋芒吧……

    所以这个下午,她不辞劳苦地走遍了所有在特雷拉城里有安保任务,或者在意安保问题的部门和组织,一个一个叮嘱明天不要大惊小怪,不管看到什么也别惊讶,更不要去触别人婚礼的霉头。

    当然话不能这么说,但总之意思就是这样了。她还特地跟几个性格桀骜的刺头反复强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务求这些人明天不闹事。

    为了他们自己的小命起见,他们千万不能闹事!

    如果闹事的话,他们将会面对的,是一群连色雷斯宰相都杀了,连堂堂国王都敢刺杀的无法无天之辈。

    到时候一刀两断,人家扬长而去,谁能有什么办法?

    这一个下午,她花费了很多的吐沫和精神,等到傍晚事情办完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有些要累趴下的意思。

    看着傍晚的夕阳,色雷斯的长公主长长地吐了口气,笑了。

    “珍妮啊,我能帮你的,都已经帮了。你的婚礼顺利不顺利,就看命运的安排吧!”

    她不知道的是,在王宫的另外一处宫殿里面,此刻已经有人在安排给婚礼捣乱的事情。

    “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试探一下普雷特那群人的底!”锡安王子对幕僚说,“派死士去办,当场就死了,不要留下任何线索。”

    “遵命!”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