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者们回到普雷特工坊没多久,就有同伴从城堡赶来,带来了一件特殊的装备。

    那是用一条看起来很普通的红线穿着的普通兽牙,就像是随处可见的低级冒险者作为纪念的护身符。但实际上兽牙只是伪装,在兽牙外壳的里面,是用珍贵的材料经过极其复杂的手段制作的东西。这件名叫“谎言之牙”的装备并非穿越者们的作品,而是一件任务奖励。它原本的主人是一个死去多年的职业骗子,这骗子借助这件偶然得到的宝物,一辈子不知道骗了多少人。结果晚年的时候却被人所骗,一生积蓄让人席卷而空,带着寥寥无几的随身物品被扫地出门,羞愤之下自杀而死。

    在游戏里面,要得到这件宝物,需要先接触到那些欺骗他的骗子的后代,为这个骗子家族完成一些任务,最终在任务过程中发现蛛丝马迹,发觉被骗。然后跟这群骗子翻脸,砍死他们,才能发现他们秘密处理尸体的地下坟场。在地下坟场,玩家们会见到老骗子的鬼魂,如果之前将骗子家族斩草除根了,老骗子就会告诉你他最珍贵的宝物下落,然后就可以按照他的指点去寻宝。

    穿越者们当然不会这么麻烦,当时去寻找这件宝物的射手斯凯和牧师弗拉斯,也完全没有去被那群骗子们坑一回,然后恼羞成怒杀人全家的意思,他们对照游戏里面的经验,花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搜索,最终找到了老骗子的骸骨,在骸骨上取走了那件珍贵的宝物。

    在他们取宝的时候,老骗子的鬼魂曾经出现,试图阻扰他们,结果被弗拉斯给直接超度了。

    虽然这老骗子有点可怜,但他一辈子害人无数,也没什么值得同情的。何况他念念不忘的就是要杀仇人后代的全家,这种事情他们当然不可能答应。

    所以,他们让他去了死者该去的地方。一切的恩恩怨怨,都让它随风逝去好了。

    得到了这件宝物,普雷特郑重地将它挂在脖子上,让同伴们施法测试了一下,才算是松了口气。

    “最大的破绽终于补上了!”他如释重负地说,“这个有魔法的世界真的是太麻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是一个侦测谎言砸过来……”

    “你可不能靠这个骗老婆,比方说明明要出去花天酒地,却告诉老婆说要加班……”

    “靠!我是这种人吗?”

    “男人有钱就变坏,你现在有钱吗?”

    面对拉伊莎有些单纯却直取要害的询问,普雷特顿时哑然,他转头看了看,眼前一亮,指着熊猫说:“你看,熊猫也很有钱,但他可没变坏!”

    被无辜牵连的熊猫诧异地指着自己:“我是兽人!”

    “兽人就不是男人吗?”

    “我一个兽人,要怎么才能在人类的主要生活区域‘学坏’啊?”熊猫哭笑不得地问。

    “据我所知,很多风月场所并不拒绝兽人。”使用门板一般重剑的诺亚说,“我经常在剿灭魔物之后去放松一下,不止一次见到过一起来放松的兽人。”

    熊猫瞪着眼睛,无话可说。

    “这么说来熊叔也学坏喽?”拉伊莎问。

    寻欢老手诺亚看了熊猫一会儿,摇头:“他应该还没。”

    “为什么呢?不是说‘男人有钱就学坏’吗?”拉伊莎好奇地问。

    诺亚笑了:“大概是……因为他傻。”

    熊猫深深地叹了口气:“你们慢慢聊,我锻炼去了。”

    在一片银铃般铜铃般杠铃般的笑声中,他步履急促地离开工坊,没好气地翻着白眼。

    什么鬼啊!为什么有钱就要变坏?有钱是我的错吗?而且我算什么有钱啊!真正有钱的人,那都是店铺一间挨着一间,土地一片连着一片的。我这个吃存款的,怎么算得上有钱!

    他愤愤不平地想着,背负重物,在宽阔的街道上奔跑。

    而且……为什么不学坏就是我傻?我这是洁身自好!非要跟那群管不住裤腰带的家伙一样,才算正常吗?简直莫名其妙!

    就在熊猫愤愤不平地用锻炼来将心中的怨气和汗水一起挥洒出去的时候,特雷拉的继承人之一,平素不显山不露水的锡安王子,正在自己的宫殿里面和幕僚商谈。

    “事情不能就这么过去!”他说,“普雷特一定隐藏了一些秘密,很重要的秘密!”

    幕僚们纷纷点头,一个幕僚说:“皮杜茨家族的前辈高手,没理由突然跑来帮他的忙。他们之间必定有关系!”

    另一个幕僚则说:“据我们所知,普雷特自己也是善于使用盾牌的高手。那个朱利安跟他……很可能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没错!或许他们两个人都是那位前辈高手的学生……所以得知学生要结婚的消息,那位隐世不出的老前辈才会来到特雷拉城。”

    又一个幕僚若有所思地说:“不仅如此,那个皮杜茨家族的老前辈为什么要隐藏身份?目前我们两个国家之间还算和平,皮杜茨家族的人来特雷拉城参加朋友的婚礼,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没有任何隐藏身份的必要。”

    “他之所以隐藏身份,很可能是他的身份在这里见不得光。”

    锡安王子的眼睛猛地眯了起来,杀机一闪而逝。

    身份见不得光?一个前辈高人,身份怎么会见不得光?就算他年轻时候有什么江湖恩怨,几十年过去,人都换了几代,什么恩怨不随风而去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人当年在特雷拉惹过事,有血海深仇,哪怕过了很多年,一旦曝光,立刻就会有仇家的后代不惜一切来报复寻仇!

    “给我细细地查一下,过去的五十年不,一百年里面,有那些皮杜茨家族的高手,跟我们特雷拉人有过血仇。”锡安王子眼帘低垂,掩饰住了杀机,“记住!只要查就好了,不要做别的任何事情!”

    幕僚们纷纷点头。

    “还有,拉拢那些年轻骑士的事情,不能放松。”他说,“这些年轻人是特雷拉未来的希望之星,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就得到了特雷拉的支持。所谓人心民意,说白了就是看骑士们、贵族们愿意支持谁。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你们一定要分清主次!”

    “遵命!”

    等幕僚们纷纷散去,在游戏里面有着“黑王子”之名的特雷拉王子才抬起头,看向门外的天空。

    “要是刚才直接用侦测谎言的话,问题早解决了。可惜姐姐也想到了这个,居然事先就叮嘱魔法师们,不要作出失礼的事情我这个姐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特雷拉王国,绝对不能交到这样一个人的手上!”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