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这个‘朱利安’根本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朱利安’?!”菲斯娜长公主美目圆瞪,惊讶到站了起来,失声惊呼,“这是怎么回事?”

    普雷特苦笑一声,回答:“我认识的朱利安的确长这个模样,可他绝对没有这种本事。用斗气勾连整个军队,施展出足以正面抵挡‘暴风冲锋’的战法技艺,这种事情我连听说都没听说过您身份高贵,可以接触到的机密资料很多,听说过这样的本事吗?”

    菲斯娜摇头,叹了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过了片刻,她问:“那么,你的朋友朱利安,究竟有什么本领?”

    “就像之前这人所展露出的一样,朱利安是个很厉害的盾骑士,能够娴熟地使用大盾。”普雷特说,“他最厉害的本事,是能够以盾牌为媒介,施展斗气化作光之盾,无论是刀剑枪斧还是魔法攻击,都能够大大削弱这是盾系的招牌技艺‘大盾’,我也会,但我所见过的高手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大盾’效果有他那么强。”

    菲斯娜点头,倒也并不觉得奇怪。

    普雷特年纪虽然不大,却是赫赫有名的锻造大师。虽然他只做铠甲,或者说只做重甲类的工作,但就算是那些著名铁匠大师,也都承认他的技艺可谓出神入化,至少在铠甲方面,当世应该无人可及。

    朱利安既然是他的朋友,自然应该有非凡的本领。把盾系很大众化的技艺修炼到无人可及的高深境界,正和普雷特的风格相似,也难怪他们会成为朋友。

    她想了一会儿,问:“你觉得……会不会是他在你面前,一直隐藏着实力?或者……你们相处的时候,他一直都用不着这一招,所以没施展过?”

    普雷特摇头,笑了起来:“公主殿下,我也是善于使用盾牌的。虽然我是个工匠,但要说盾牌上的功夫,我自信并不输给很多有名的骑士。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越是我们这种内行,越明白刚才那人施展出的绝技是多么的高深莫测,多么的令人震撼。这样的技艺绝对不会凭空而来,它的背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深厚底蕴。如果朱利安真有这样深厚的底蕴,我过去不可能一点都看不出来。”

    “你不是说,他把‘大盾’修炼到了无人可及的地步吗?”一直静静旁观的布雷夫·塞勒斯忍不住问,“那样的底蕴,难道不深厚?”

    普雷特连连摇头:“差得远了!朱利安的本事虽然高明,但至少我是看得明白的,无非‘熟能生巧’四个字罢了。熟能生巧,是世界上绝大部分所谓‘绝技’的来源。但这些‘绝技’终究是凡人可以做到的事情……而刚才那人施展的本事,我真的是无法想象,凡人究竟要有怎样的底蕴,才能掌握如此绝技?”

    他满脸的惊叹,眼中都是不可置信和憧憬,显然既有震惊,也有向往。

    但在场的众人可看不到,在普雷特的技能面板里面,“表演”、“伪装”技能已经被提升到了极高的水平,甚至于开启了好几个相关的专长。

    他说的这些,当然都只是胡扯。但只要演得够逼真,就算胡扯也是能骗到人的。

    毕竟有菲斯娜长公主在,别人就算再怎么怀疑,也不可能对他用“侦测谎言”的法术。而只要过了眼前这一关,他立刻就会让穿越者同伴们帮他弄个能够回避“侦测谎言”的魔法道具来。

    三方的大佬们面面相觑,他们当然没有就这么轻易相信普雷特的一面之辞,但不可否认,普雷特说得也很有道理。

    更重要的是,如果那人真的是普雷特的朋友朱利安,他练成如此绝技,难道会甘心默默无闻,成为一个浪迹天涯的流浪骑士吗?

    他既然跑来参加骑士比武典礼,自然是个向往荣誉的人。有什么荣誉,比得上立功受赏,得到册封,从此开创一个家族,光耀后世呢?

    他明明立下了大功,又身怀绝技,此后少不了高官厚禄和爵位册封,在这种时候,他居然会离开?这完全不合理!

    也只有像普雷特说的那样,这人根本就不是朱利安,而是化妆成朱利安模样的某个前辈高人。也不知道这位高人究竟在想什么,偏偏化妆成朱利安的模样,来游戏红尘,玩了这么一出。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那神乎其技的“山峦之阵”。

    “估计这位前辈,年龄至少有一百岁以上了吧?”菲斯娜公主低声说,“人一老,想法就会变得很奇怪,完全无法理解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穿越者们听到了她的话,不由得暗暗留心。聊天频道里面,赛米拉米斯更是直接说:“菲斯娜肯定认识迪文·特雷拉!而且他们还不止一次见过面,说过不少话,否则她不会有这样的感叹……这特雷拉城里面要说‘老头子’,第一个就是这个特雷拉家族的祖先!”

    而色雷斯方面,之前面沉如水的大使,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虽然不知道那位施展绝技的前辈高人究竟是谁,但只要他没加入特雷拉,就什么都好说。

    在过去的岁月里面,皮杜茨家族未必不会有一两个身怀绝技却脱离家族,过着流浪生活的高手。虽然从这位高手的行为看来,他对于色雷斯怕是没什么好感,但不管怎么说,他至少没有把绝技传给特雷拉人的意思。

    这就足够了!对于那些老前辈们,也没办法要求得更多。

    布雷夫却眯起了眼睛,看着普雷特好长时间,最后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那个老前辈既然会化妆成朱利安的模样还没被识破,表明他肯定对朱利安有很深的了解。再考虑到朱利安所擅长的恰恰也是盾系的技能很可能这位前辈就是朱利安的老师,或者至少是他正在考察朱利安,考虑收对方为徒,传授绝技。

    但普雷特明显不想惹麻烦,这些话说出来只会给他徒增烦恼,那么,还是不说算了。

    他相信在座众人里面,能够想到这一点的不在少数,但既然特雷拉、色雷斯双方都不开口,他也不会枉做坏人。

    过了一会儿,立下功劳赢得胜利的特雷拉骑士们纷纷走下了观战台,普雷特面带遗憾之色,心中却长长地松了口气。

    这次的麻烦,总算是过去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