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特雷拉骑士们在混战之中不断获得优势,一个又一个色雷斯骑士被打下战马,渐渐地战场上能够骑在马上的色雷斯人越来越少,特雷拉一方的优势已经快要转为胜势,但观战台上的诸位大佬,却都已经渐渐心不在此。

    刚才那个皮杜茨家族骑士失声叫喊出来的话语,他们都听到了。

    山峦之阵!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但其中透露出的意思,足以让任何人为之颤抖战栗。

    暴风冲锋、山峦之阵,这是整个西陆公认的最强骑兵和步兵战法,至少在当代,说到骑兵,人们就会想到艾兰茨家的暴风冲锋;说到步兵,则会想到皮杜茨家的山峦之阵。

    世界各国都想要得到这两个绝招,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能够成功。

    并不是说艾兰茨、皮杜茨两个家族没有人落到别人手上,但这两个战法的核心一直都被两个家族高层掌控着,除了高层的少数人之外,绝大多数掌握这两个战法的将领们,其实都只是“会用”而已。

    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说的就是他们的情况。

    他们就算是投靠了别人,按照自己的经验展开训练,也练不出能够施展这两个独特战法的军队来。

    在过去的岁月里,这种事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各大势力才算是死了心,不再试图窃取两大战法的秘密。

    所以刚刚“暴风冲锋”在艾兰茨家族之外的人手上施展出来,才会让卡特琳娜等人为之失态,甚至于杀气腾腾。

    就算只是一个伪劣的山寨品,有人能够模仿暴风冲锋这件事,本身就值得艾兰茨家族高度重视。

    但是和刚才盾骑士朱利安施展出的“盾山”相比,区区山寨版暴风冲锋,却又不值一提了。

    或许在外行人看来,朱利安那一招既不绚烂也不华丽,没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但内行人都看得出来,他刚才分明是以一己之力,带着一群压根什么都不会的人,施展出了“山峦之阵”。

    这种本领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别说是外人,就算是那位皮杜茨家族的骑士,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在他看来,大概只有皮杜茨家族秘密基地里面负责传授这门技艺的老教官,才可能做得到这种事。可那几位老教官里面,最年轻的也有六十多岁了,而刚才施展这一招的,却是一个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的年轻骑士!

    更重要的是,他是代表特雷拉王国参赛的!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只要让他担任教官,用不了多久,特雷拉王国就会拥有一支能够施展“山峦之阵”的重步兵!

    能够当上一方大佬的没一个傻瓜,三方的首脑或许没有这位皮杜茨家族骑士那样清楚内情,但只要看到朱利安能够带着一群外行施展“山峦之阵”,他们就能猜到几分。

    于是特雷拉国王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菲斯娜公主捏紧了拳头,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就连一直镇定自若的锡安王子,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脸色微红,呼吸急促。

    因为地形的缘故,特雷拉王国的骑兵一直都不够强,步兵才是这个国家的主力兵种。要是能够将山峦之阵在特雷拉王家重步兵军团之中普及,那就意味着特雷拉王国的战斗力将会有质的提升。

    到那时,特雷拉就算正面对上色雷斯,也不会有半分畏惧!

    而布雷夫·塞勒斯则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最后微微一笑。

    盟友的实力变强了,这是好事。

    至于为什么特雷拉王家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展露在这种场合……或许他们是想要通过这种方法让莫来安心吧?

    毕竟,用来防守的话,山峦之阵可比暴风冲锋合适多了。

    只是……或许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和来自特雷拉的“山峦”并肩作战了吧?

    想到这里,他不仅产生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命运这东西,真是神秘莫测,让人无法猜度啊!

    至于色雷斯大使,他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

    特雷拉人掌握了山峦之阵,谁教他们的?教了多久?为什么会教?……这些问题,他不愿意想太多,因为他不敢深入地去想。

    他在心中对自己说:你不要想那么多,眼前只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年轻奇才,这人就像是当年皮杜茨家族创始人一样,凭借自己的天才掌握了一门绝技而已。

    嗯,仅此而已!

    再深挖下去,绝对不是他一个区区大使能够承担得起的。甚至于……不是色雷斯王国能够承担得起的!

    别忘了,皮杜茨家族的族长才刚刚为国捐躯没多久。这时候追究山峦之阵的问题,皮杜茨家族的人会怎么想?万一因此闹出什么乱子来,理查德陛下肯定会拿他的人头去平息事端。

    所以他下定了决心,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他自己要一口咬定,那个特雷拉骑士施展出来的技艺,只是看上去很像山峦之阵而已,绝对不是什么山峦之阵!

    所以他挥挥手,让那位皮杜茨家族的骑士过来,低声说:“接下来,在回到色雷斯之前,你闭上嘴巴。不管跟谁都不要说哪怕一个字,明白了吗?”

    那个骑士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正要说什么,他却又冷厉而阴森地说:“胡乱开口,以泄露军机处置!”

    那骑士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下这个命令,但看到他的眼神,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二话不说闭上了嘴巴。

    泄露军机之罪,当场处死,杀无赦!

    这骑士能够参加使团,当然不是没眼色的夯货。就算他没有色雷斯大使想得那么深,但至少他绝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试试大使是不是说到做到。

    解决了这个问题,色雷斯大使才轻叹了一声,对特雷拉国王说:“特雷拉果然不愧是历史可以追溯到第二纪元的文化古国,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佩服!佩服!”

    特雷拉国王笑了笑,没有回答。

    虽然他压根就不知道那个能施展“山峦之阵”的年轻骑士是怎么回事,但一点也不妨碍他摆出这幅高深莫测的样子来。

    这个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色雷斯大使却没有就此罢休,继续说道:“说起来……我记得这次的比武,贵方的主持人是菲斯娜长公主殿下,对吧?”

    他的目光落在了长公主的身上,脸上露出了敬佩之色:“想不到长公主麾下竟然有如此俊才,真期待看到他日后完全成长起来的风采啊!”

    说完,他就闭上了嘴巴,重新看向赛场。

    自始至终,他没有跟锡安王子说哪怕一句话。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